第四十三章 山间得顿悟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女配她又美又强是万意随风起的经典作品。穿到大男主修仙文中登场两次就领盒饭的女配身上,姜妙芜则表示自己除了美貌实际上实力也很很不错。适逢修仙盛世,无数少年天才名震九霄,某小白花奋然直追,坚决不如书中所述做他人的踏脚石。妖兽相伴左右,归时随心,且看姜妙芜如何于漫漫修途上企图续命,披荆斩棘直踏青云!注:传统形式女主修仙文,无cp。她借着书本的遮掩悄咪咪的看向手机屏幕,当看到那句“傅傲天眉头一挑,霸气狷狂的气势引得周围一众女修心中小鹿乱撞”时撇了撇嘴。。“当家的的!孩子还得修真呢!”妇人急道,小胖子作势也哭了出声。“呜呜呜,我也要修真!我也要变的有钱的人变的很厉害!呜呜呜。”小胖子又趴在地上闹不停地。“蠢婆娘,银两紧要!”汉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想了想但是蹲在自己的儿子面前道,“二宝别哭了了,等有钱的人了“呜呜呜,我也要修仙!我也要变得有钱变得厉害!呜呜呜。”小胖子又趴在地上闹腾不停。。...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第四十三章 山间得顿悟全文阅读

“当家的!孩子还要修仙呢!”妇人急道,小胖子作势也哭了出声。

“呜呜呜,我也要修仙!我也要变得有钱变得厉害!呜呜呜。”小胖子又趴在地上闹腾不停。

“蠢婆娘,银两要紧!”汉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想了想还是蹲在自己的儿子面前道,“小宝别哭了,等有钱了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以后爹再给你讨个十房八房的小老婆陪你做游戏好不好?”

“好,”小胖子立刻止住了哭声,“那村里李老头的女儿我也要,就让她当我的大媳妇吧!”

你个死小子,那李老头的女儿是你老爹我看上的!汉子心里骂道,嘴中却应道:“好好好,爹都听你的。”

“既然如此,签吧!”她拿出那一纸契约,夫妇不会识字自然也不会写字,最后是押的手印。

“你们都是自愿的,可不是我逼你们的。”姜妙芜伸手递出银票缓缓道。

“是是是,我们都是自愿的!”汉子接过银票宝贝似的塞进怀里,再不肯拿出来。

“既然如此,那你们走吧!”你们多待一刻我就要多付一个时辰的灵石,可把她心疼的不行。

“你弟弟真没办法塞进宗里去?”妇人走了几步又回头试探着问,“实在不行你回来让你弟进去啊!”

“诶?”姜妙芜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你现在可别说错了,我们既断绝了关系,我又哪来的弟弟呢?”

妇人被她这句话气的瞪直了眼睛,却无奈是事实根本无从辩解,刚想撒娇打诨呢就听姜妙芜又道:“不过我倒有一法子能让他进宗。”

“什么法子?”这下夫妻二人都来了精神。

“爹,我不要进宗门,我要好吃好喝娶媳妇!”小胖子这时反而不情愿了,刚想继续哭闹却被妇人捂住了嘴巴只能“唔唔唔”的挣扎。

“你快说。”妇人满脸期冀的望着姜妙芜,后者缓缓道:“就如你方才说的,你去山门口儿去闹啊,你闹的好宗门想息事宁人自然会让这小胖子进去啊。”

“你喊谁小胖子呢!”小胖子正要继续闹又被妇人给捂住了嘴巴。

妇人的眼珠子转了转,“这,要是他们被我们闹得要打我们娘俩怎么办?”

姜妙芜勾唇一笑道:“这怎么会,堂堂仙宗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会打你一个凡妇呢?”

“只要你坚持闹下去,必定会成的!”说完她再不迟疑转身离去。

“婆娘,真要去闹啊?”汉子有些犹豫,现在他的心啊都粘在李老头家那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身上呢,巴不得快点飞回去把她娶回来摸摸那一双小手嘿嘿。

“你懂什么!”妇人剜了他一眼,“头发短见识也短的东西!只要我们去闹以后儿子不就上去了么,到时候赚钱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等他有本事了再狠狠收拾这个死妮子,让她居然敢这么和我们说话!”

汉子的胳膊现在还在疼呢,只见他嘴角狠狠往下一撇怒道:“好,我们去闹!”

这一边姜妙芜来到方才那位守门师叔门前道:“师叔,我来交灵石了。”

能够做守门弟子的都至少是筑基期修为,毕竟是外人进宗看到的第一道门面,除了修为外他们的相貌也是个顶个的拔尖,瞩目极了。

“一共二十块灵石。”守门弟子悄悄往后退了几步,似乎不想和姜妙芜离得太近沾染了傻气。

姜妙芜听到这价格差点瞪直了眼,咬咬牙后还是掏出灵石递给他。

“对了师兄,你看看这留影石中的记录,日后若还有人打着师侄家人的名义前来,劳烦您尽管把他们赶出去。”

这位守门弟子有些疑惑的接过留影石将神识探入,半晌后点点头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父母的做法是正确的。”

呃,师,师叔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其实是我主动切断关系的!

但是看这位师叔的神色似乎她再怎么辩解他都不会信······

“既然如此师妹就先告退了。”姜妙芜说完掩面而逃。

她实在是不想继续出现在这位师叔面前了!

说来姜妙芜现在只想做几项任务尽快还完邱嘉木师兄的贡献点,然后赶紧赶往阳东城,毕竟那玄黄秘境如何进还没有着落呢。

且看这架势秦姝媛与时嘉月不会轻易放过她,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她既然打不过难不成还躲不过么。

只可惜她尚不知道之后的事并不会按她所想发展······

叹了口气后姜妙芜嘴角又微微扬起来,不过总归解决了一件压在心头上的事儿。

其实关于原主的家世她一直有诸多猜想,毕竟原著之中不曾提及,她还曾幻想着“自己”是一大世家里的小姐,偷溜出来历练呢······

事实虽然相差甚大但总归尘埃落定。

她摸了摸手中的留影石,这是能记录一段时间内某个场景中所发生景象的神奇石头,这还是姜妙芜为了这一次和章佳外出历练而准备的,若有什么不测她便会立刻启用,是她专心留的后手。

却没想到历练没用上倒是用在了这里。

捏了捏手中的留影石,姜妙芜轻轻抿唇。

说来她也改变了很多,再不似刚来修真界时那般纯真,这种后手是从前的她如何也想不到也做不来的。

不过也许这样的自己才更适合这个世界吧!

姜妙芜的心莫名往下沉了沉,不由得又想到秦姝媛、时嘉月等人的残酷冷漠,他们无疑是浸淫于修仙界甚久的“老江湖”了。

包括章佳在内,对自己这么一个毫无瓜葛的人出手似乎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那么她自己呢?她在修真界久了也会变成这样的人么?

姜妙芜扭头朝山下看去,旦见万里祥云铺卷,青山绿水苍茫,峡间偶过清风掀起雾影漂泊。

时移世易,其实世间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缓慢变化,包括山川草木、花鸟虫鱼,连沧海在时间这一至高法则的腐蚀下都会转化为沧田,更何况是在这个世界、这片大陆上犹如蝼蚁的她。

难道在未来的某一日,自己也会成为“他们”么?

她悠悠叹气,那样的自己如何能再称之为“自己”?

姜妙芜双目之中染上一抹烦忧,似乎无法想象会成为如章佳或者秦时二女一样的人。

此时正是清晨,外出行走的弟子并不多,她就这样沿着山路缓缓向前迈步,轻拧着眉头悄悄问心。

熟悉的那只白羽鹤闻到了她的气息,竟欢乐的扑腾着翅膀向她飞来,姜妙芜摸了摸它的脑袋,揪了揪它脑袋上多了几撮的黄毛道:“才多久没见,你大脑袋上的黄毛怎么就多了这么多?”

白羽鹤并听不懂她的话,只是用大脑袋蹭了蹭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欢快欣喜。

可姜妙芜却突然悟了。

自己何必纠结于将来会是何种人呢?未来的她也许会手中染血、眼生杀机,但只要坚守住一丝本心,即便道途再崎岖时光再悠悠又如何?

任凭风霜寒雪,她自潇洒如故。世间波云诡谲何其多,她只需保得心中一抹纯真在。

那么不管是在未来的哪一天,她依旧会是现在的她。

白羽鹤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个熟悉的人类突然站立不动,只是喜欢吃的丹药没到手它才不会轻易飞走!

天地之间的灵气缓缓向姜妙芜所在之地聚集,缓缓竟形成一个灵气旋涡来。

她此时不过炼气中期修士,引动的天地异动动静并不大,是以在这清晨无人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

不知过了多久,姜妙芜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周身灵韵仿若天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