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原是阴险计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女配她又美又强是万意随风起的经典作品。穿到大男主修仙文中登场两次就领盒饭的女配身上,姜妙芜则表示自己除了美貌实际上实力也很很不错。适逢修仙盛世,无数少年天才名震九霄,某小白花奋然直追,坚决不如书中所述做他人的踏脚石。妖兽相伴左右,归时随心,且看姜妙芜如何于漫漫修途上企图续命,披荆斩棘直踏青云!注:传统形式女主修仙文,无cp。她借着书本的遮掩悄咪咪的看向手机屏幕,当看到那句“傅傲天眉头一挑,霸气狷狂的气势引得周围一众女修心中小鹿乱撞”时撇了撇嘴。。夫妻二人见姜妙芜答应下来了终于等到收住哭声,汉子狠狠地的用手擤了个鼻涕接着“哗啦”一下摔在地上,把沾了秽物的手在身上随便擦了擦。望着地上那一滩黄白红白相间的物事,不在场的其他弟子争相露着鄙夷的表情,更有几位洁癖的女弟子哇的一声差点儿吐出。但是几息时间玉阶之看着地上那一滩黄白相间的物事,在场的其他弟子纷纷露出嫌恶的表情,更有几位洁癖的女弟子哇的一声差点吐出来。。...

女配她又美又强小说-第四十九章 原是阴险计全文阅读

夫妻二人见姜妙芜答应了终于止住哭声,汉子狠狠的用手擤了个鼻涕然后“哗啦”一下摔在地上,把沾了秽物的手在身上随便擦了擦。

看着地上那一滩黄白相间的物事,在场的其他弟子纷纷露出嫌恶的表情,更有几位洁癖的女弟子哇的一声差点吐出来。

不过几息时间玉阶之上就已没有弟子的身影。

“师弟,你去把那玩意处理一下。”席恒戳了戳自己旁边的张姓弟子,只是这位弟子明显也不愿意,但碍于席恒的威势才皱着眉头施展了一番去尘术。

只见地上的那一滩物事瞬间洁净如新,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呕!”一位恰巧经过的弟子看到了这一幕直接吐了出来。

席恒一个板栗敲在张师弟的头上,“谁让你用去尘术的,要用摄物术!”去尘术只能用来清楚尘土,显然不能用在这坨鼻涕上。

“禁制施展不成、法术判断不明,你一个筑基修士基本功居然如此不扎实!回头你就去外门重新听一遍基础课程!”

“是。”师弟缩着脖子弱弱道。

这一边姜妙芜跟着夫妻二人往山下走着,他们一家三人从家里大老远的赶过来,那一日拿了五百两银票后在附近找了个住处,打算在这里逍遥几天。

“小胖子是在哪里丢的?”姜妙芜问道。

说到这里妇人狠狠的掐了一把旁边汉子的胳膊,疼的后者诶呦一声惨叫,“都是这个该天杀的居然带着小宝去喝花酒,也不怕带坏我的小宝!”

说到这里妇人又是几句怒骂,这汉子自知自己做的不对,只能缩着身子乖乖挨骂不敢反驳。

距离合欢宗最近且隶属合欢宗管辖的大型修仙城池溪华城非修者不能入内,除非他们交得起入城的灵石;

反之溪华城东侧的东禹城却仙凡混居,也正是一家三口这几日的住处。

穿过眼前的这一片山道就到了东禹城,姜妙芜察觉这里出奇的寂静时心头微微一跳,身体莫名紧绷起来。

风吹草动,枯黄的树叶打着旋儿飘落。

危险!

却见一道水剑向她的面门射来,姜妙芜本就因为紧张而精神高度集中,察觉到水剑临近时右手一挥三颗青藤种子落地后瞬间破土而出,交织成一面藤墙来。

水剑不到一息时间便击溃了她的防御术法,姜妙芜疾步术施展身形向一侧躲过。

看见站在山道对面的高挑身影,她眉头皱了皱,神色变得愈发凝重。

“哼,死妮子,等着被弄死吧!”妇人与汉子走到路边,趾高气扬的看着姜妙芜,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丑恶的嘴脸。

汉子一脸期待的对着对面的女子道:“仙子,事情办好了,我们夫妻二人按照你说的把这死妮子带到这里,那你说的金子?”

女子嘴角勾起,露出几分不屑来,她右手一扬两道黑色魔力向夫妇二人射去,二人躲避不及应声而倒已不知是死是活。

不错,眼前这个与往常面容相同但神态气质没有一丝相近之处的女子正是秦姝媛。

今天发生的一切居然都是她设的计,为的就是把她引出宗好解决自己!

姜妙芜瞥了一眼地上二人心里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若是说自上次之后还剩下几分“情”,自这对夫妻为了利益把她引入此局开始,就再也不剩什么了。

对于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来说那二人本就是陌生的存在。

看着这对原主叫了八年的“父母”带来的危机,姜妙芜有些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你还挺镇定!”秦姝媛语气之中带上了几分阴险,“也是,死局之中,除了镇定还能如何呢?”

“只是我很疑惑,你是怎么发觉我的本源魔力,又是怎么将其与作为宿主的我隔绝的?”

“是因为什么宝物?还是因为你得了什么传承?”

姜妙芜紧绷着心神以防对面之人突然出手,“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不明白?呵,倒是个嘴硬的!”说完双手一招,一股浓烈的魔力向对面卷去。

姜妙芜银牙暗咬丹田之内灵力再次调动试图施展疾步术躲避,只是这一道魔气来的又凶又狠,二者的速度相差过大根本躲避不及。

她早知如此,所以在施展疾步术的时候将青木盾祭出,随着灵力的注入青色光盾猛地涨大将她包裹。

魔气与光盾相撞,剧烈的冲击力传来使得姜妙芜连退数步,丹田之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灌进法器中,可周身仍感觉被大力撞击,面色已白了几分。

好在这道攻击最终堪堪抵挡下来。

姜妙芜的神情更为凝重,那秦姝媛似乎没有耗费什么力气自己就抵挡的如此艰难,若是她用尽全力那么自己······

“蝼蚁,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秦姝媛睨着她一字一顿的吐出这几个字,若不是此时的她虚弱的厉害,且这具道修的身体用起来颇不顺手,她又怎么会一招解决不了眼前这个小弟子?

她不想再拖延时间,毕竟这条山道也会有不少人经过,若是自己身具魔力这件事暴露了那可就不好办了。

“出来吧,小六!”秦姝媛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灵兽袋,一只足有半丈高的六尾灵狐出现在这一方空间。

不听风声而沙土轻扬。

灵狐的毛发洁白如云霞,六条毛茸茸硕大的尾巴在身后轻轻舞动,一双妩媚的狐狸眼定定凝望着她,就让姜妙芜觉得全身如被冻结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这究竟是何种修为的大妖!

冷汗不停滴下,她身体微微发抖,双腿甚至一时站立不稳就要跌坐在地上。

丹田之内的灵力全力调动才堪堪稳住身形。

这还是因为六尾灵狐没有刻意释放自己的威压,否则引来周围妖兽或者修士的注意就不好了。

饶是如此,也使得姜妙芜的面白如纸,难以遏制的绝望从心底生成。

“来,告诉我,”灵狐缓缓开口,是一道娇媚却也不失清脆的少女声音,其中仿若蕴含着无尽的吸引与诱惑,“你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姜妙芜的神情变得有些迷离,似乎被这道声音操控了心神。

这灵狐明显是打算用自己的妖术探听姜妙芜为何能掐断秦姝媛的本源魔力,毕竟后者如今的实力下降太多,想要搜修为同为炼气期的修士的魂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是因为······”姜妙芜喃喃道,秦姝媛的脸现出笑意,直觉告诉她此女身上的秘密可不简单。

而这不简单的秘密很快就要成为她的了,到时候她于此间行走也就更有依仗了。

就在她和灵狐都竖起耳朵准备听姜妙芜接下来说的话时,却见那位少女右手中突然出现一张符箓,极快的激发之后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是遁符!

秦淑媛面现惊讶,良久后缓过神来双拳紧握,一口白牙差点将双唇咬破。

为什么这么一个小丫头身上会有遁符?又为什么没有受到自己灵兽的迷心术影响?

她不过是一位炼气六层的小修士,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秦姝媛双目中凶邪的目光添了几丝耐人寻味,“等我找到你,一定······”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