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六公主与九皇子

第三十二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第三十二章是李子谢谢的经典作品。三姑姑出宫了,那武德表哥有留下吗?六公主最关心这个问题,却又不敢问出口,楚既善解人意,在她耳边说道:“伍德表哥没有跟着三姑姑出宫,留下了。”这让六公主喜出望外。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武月望着眼前的少年一时之间呆呆地,他的衣着装扮不凡,仔细一看是个皇子,果真就有小太监见状来找他,唤他”九皇子”。原来是是九皇子楚既。“皇后娘娘让奴婢来请殿下去立政殿。”早上是皇后娘娘举行的家宴,宫里的娘娘、公主、皇子们都要报名参加武月看着眼前的少年一时呆呆,他的衣着打扮不凡,一看就是个皇子,果然就有小太监上前来找他,唤他”九皇子”。。...

第三十二章小说-第二十九章 六公主与九皇子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第三十二章》在线阅读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武月看着眼前的少年一时呆呆,他的衣着打扮不凡,一看就是个皇子,果然就有小太监上前来找他,唤他”九皇子”。

原来是九皇子楚既。

“皇后娘娘让奴婢来请殿下去立政殿。”

晚上是皇后娘娘举办的家宴,宫里的娘娘、公主、皇子们都会参加,特别邀请了平阳公主和她的小儿子柴武德一同参加宴会。楚既正要去立政殿看看有什么是自己可以打下手的。

虽然小太监催得急,但楚既还是走过来,问候了武月几句,问她刚刚有没有被撞疼呀,哪里有没有受伤啊,搞得武月很不好意思,也赶紧给九皇子赔罪。

九皇子的目光在武月脸上定定看了一会儿,每一寸目光都含着温柔笑意,紧接着就被小太监拉走了,自然还不忘一步三回头看武月几眼。

也没别的什么特别原因,就是武月长得太好看了吧!

好看这种事是各花入各眼,比如武月在皇帝眼中没能激起什么水花来,但在九皇子眼中却成了天仙美人。

九皇子一路走一路心里嘀咕,不知道这个小宫女是在哪宫娘娘跟前伺候的,从前怎么从来没见过,真是叫人见了还想见。

等九皇子再回头时,武月已经不见了踪影,只余一棵玉兰树独立风中。九皇子登时心里空落落的。

周皇后见到楚既的时候,楚既的心神都还没有收回来,以至于周皇后问了他好几次话,他都心不在焉的,这让周皇后很讶异。

周皇后一共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楚坤当了太子,二儿子在皇帝众多儿子中排行第四,名唤楚泰。楚泰才华横溢,聪敏绝伦,幼年时书法方面师从书法大家蔚县南,绘画方面师从大画家闫辞,还未及笄,书法造诣和书画鉴赏造诣已经享誉长安。

原本按惯例皇子成年后都应去封地,不得长驻京畿,但楚泰天赋异禀,宠冠诸王,皇帝偏心,特许他留在长安,还准许他在魏王府里设置文学馆,任他自行引召学士。

四皇子楚泰是因为优秀留在了长安,而六皇子楚英却是因为混账也被皇帝留在了长安,虽殊途但同归。

对于周皇后来说,她很以自己两个年长的儿子为傲,楚坤是太子不在话下,楚泰虽不是太子,可是足够优秀,两个儿子都是她的骄傲,唯有这三儿子——九皇子楚既令她有些忧虑。

楚既与两位兄长的性情皆都不同,楚既从小就是个柔弱的孩子,遇事优柔寡断,仁善有余果敢不足,好在,皇帝并没有因为他这性子而对他不喜,反而越发宠爱他,说他将来定能成为辅佐兄长的良臣。

皇帝都不嫌弃,当亲妈的怎能嫌弃呢?

“母后,今晚的家宴有什么是需要儿臣去做的吗?”楚既恭敬地问周皇后。

周皇后就拉着他说母子私房话,别的,也没什么要你帮的,就是你要帮着好好招待你三姑姑,不是为了别人招待,而是为了你六妹妹来招待的。

楚既只是性格柔善,人并不傻,他明白周皇后的意思了,母后这是打算让六妹妹嫁给武德表哥。

先前也是在立政殿,七公主也来求过皇后关于与柴武德的婚事,楚既凑巧有听了那么一耳朵。

七公主说自己母妃不在了,母妃生前位分也低,就算活着也帮不了自己什么,自己所能依靠的只有母后,请母后帮帮她。

楚既不知道七公主来求皇后对不对,但求总是要求的,毕竟你自己都不求,别人又怎么会帮你呢?可是求归求,别人帮不帮也说不好。

虽然七妹妹和六妹妹一样都没有了母妃,可是在周皇后跟前还是有区别的,毕竟六妹妹是一出娘胎娘就挂了,她是襁褓婴儿呱呱坠地之际就到了周皇后的怀抱里,而七妹妹是由她自己亲娘养大的,这还是亲疏有别。

六妹妹的亲娘是下嫔,一个下嫔之女却能由皇后娘娘亲手养大,楚既这种柔善之人自然不会去想期间能有什么玄机,只会觉得母后是天下第一宽宏大度善良大爱之人。

周皇后特意交代自己为六妹妹筹谋,楚既在心里替七公主惋惜,但也只能遵从母命。

周皇后为什么不让楚坤、楚泰去平阳公主前筹谋,偏偏交代了楚既,那是因为平阳公主最喜欢楚既这个侄子。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生性刚烈如铿锵玫瑰的平阳公主偏偏喜欢楚既这种柔顺的孩子。可惜平阳公主没有女儿,否则定会央了皇帝,让楚既做平阳公主府的女婿不可。

虽然做不成女婿有些遗憾,但平阳公主也更加将楚既当作亲儿一般看待,所以周皇后让楚既在平阳公主跟前替六公主说好话结善缘,算是找对了。

楚既虽然得了周皇后的指示,却也不忘去看看六公主豫章。

豫章公主正在准备赴家宴的妆容打扮,一件花花绿绿十分耀眼的袒胸装正被她穿在身上,宫女们满妆台找着能够搭配这件袒胸装的首饰、头饰,楚既来了,豫章公主就兴奋地拉着他,让他为自己选一套好看的首饰。

楚既的眼光甚好,果然就给她选出了一套满意的。

穿戴停当的六公主很兴奋,双手拉着袒胸装的裙摆在楚既跟前转圈,嘴里问着楚既:“九哥哥,你看,我好看吗?”

楚既含笑,眼里都是宠溺,说道:“六妹妹真好看。”

豫章公主就问:“那我和小七、小十七比起来呢?”

六公主不和定襄县主比,在她眼中,定襄县主不是皇帝亲生,是韦妃娘娘带过来的前夫之女,与她没有可比性。

“是和她们比什么?比岁数吗?那自然是六妹妹你最大的。”公认的好人哥哥也有调皮的时候,豫章公主不由捏起小粉拳捶向楚既。

楚既哈哈笑着,这才一边躲闪一边笑道:“六妹妹最好看。”

“真的?”豫章公主两只眼睛都亮了。

楚既老老实实回答道:“要看谁问,你问的话自然是你最好看,七妹妹问就是七妹妹最好看,小十七问的话那自然是小十七最好看的。”

小十七是不会跑来问他这个问题的,因为小十七与他不投契,与六哥投契。

不知为何,楚既心里突然转过了这个念头。

楚既的话让豫章公主好一顿纠结,兄妹二人纠缠了好一会儿方才放下这个官司,楚既认认真真问豫章公主:“六妹妹是真的喜欢武德表哥吗?”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