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节 心动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是郭怕肥的经典作品。晏七寻五十二岁那一年丧命实验室事故,投胎转世成一个中国古代耕读之家的小农女,八岁那一年家中一场大火后,她莫名的感觉完全恢复了上辈子做为科学方法家的记忆,接着她意外发现,真巧,她全家都完全恢复前生记忆了。 再接着她意外发现,她亲爱的我的家人们个个皆大佬们。 爹是祖龙,娘是泰斗,大哥是始皇太子,姐姐是绝世神医,妹妹是良阆仙葩,二哥直接是神仙。 晏七寻会觉得自己经常因为还不够牛X看起来与亲爱的我的家人们格格不入。 但是没关系,狠狠的打脸升级后靠你们,种地基建还看我。学神则表示,拼爹躺赢的日子,挺好的滴。晏七寻倚在茅草土房的堂屋门框边,看着外面的沥沥秋雨,心里万分惆怅。。昨个豆腐脑送了一瓮,老太爷也就用了一碗,剩下的家里人都尝了尝味儿,那滋味爽滑鲜香,她是明白的。虽然这玩意儿是黄豆做出的,但做出的豆腐脑白嫩如玉,一看便也不是卑贱的食物,放在大酒楼里也使。就是摆上富贵荣华人家的餐桌,也不寒酸。这做豆腐的手艺,虽说这玩意儿是黄豆做出来的,但做出来的豆腐脑白嫩如玉,一看便不是低贱的食物,放到大酒楼里也使得。便是摆上富贵人家的餐桌,也不寒碜。。...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小说-第二十四章节 心动全文阅读

昨儿豆腐脑送了一瓮,老太爷也就用了一碗,余下的家里人都尝了尝味儿,那滋味爽滑鲜香,她是知道的。

虽说这玩意儿是黄豆做出来的,但做出来的豆腐脑白嫩如玉,一看便不是低贱的食物,放到大酒楼里也使得。便是摆上富贵人家的餐桌,也不寒碜。

这做豆腐的手艺,哪能轻易传给外人?

若是拿这个当生意,都能发家。

最关健的是,如今外头可没有这叫豆腐的东西。

但凡是别人没有的东西,这就是好生意啊。

是能传家的手艺。

郭氏忙道:“可别瞎说,这哪能往外传?便是我们是血亲,但到底分了家,这可是传家的手艺,能惠及子孙后代的本事,岂可对外说道?往后哪怕是别人问了,也不能说!伯娘的话,你们须得记着。”

七寻昨儿就对灵素说过,豆腐的生意她打算给大爷爷这一房。不过也不叫人白承情,毕竟人情债最难还。

她只教个做豆腐的流程,没打算实际参与。毕竟做豆腐说白了,又不是什么复杂工艺,赚的就是个辛苦钱。就问她家这几人,谁能受这份苦?

若是叔祖父这一房愿意做豆腐生意,等以后赚了钱,给自家一层份子钱就得了。对于自家来说,多少也是个进项。

何况豆腐生意未必不能做大。

其实主要是,就七寻那脑子和见识,往后赚钱真不难。因此她是真没在意这做豆腐的手艺。再说了,族人们都过的好了,将来她家的好才能不显出来。

对她来说难的是,能保住赚回来的钱。否则再多的银子,都是招灾的根源。

灵素便便笑道:“知道伯娘是为我们好,不过这豆腐的做法,是小寻搞出来的。她说了,做这豆腐,若只自家吃的一点,费些事儿罢了,但若做的多,当成生意,却极为辛苦。黄豆原是贱物,就是做出花儿来,也卖不上高价,原就赚的是份辛苦钱。我们家您也知道的,爹和哥哥们要读书,我还得学医,妹妹们年纪还小,也没这力气干重活,且寻常也得读书和学些女红,哪里有空?可放着豆腐这么好的东西不做,也是可惜了。小寻说了,大伯在镇上做账房还好,三叔和四叔却没个长久的生计,与其给外人干活,且不如自家做些生意。这东西做出来不愁卖,倒能长久,家里便有了稳定的进项。往后哥哥弟弟们还得读书呢,光靠那几十亩地,还有叔父们打短工,哪里供得起?若是真能把生意做起来,往镇上也好,县城也罢,开个豆腐铺子,三叔四叔在家负责做豆腐并送货,大伯负责守着铺子,便都有事忙了。岂不比给外人干活强?再则,做豆腐剩下的豆渣,是再好不过的牲口伺料,大伯娘和三婶四婶还能多养两头猪。如今我爹已是举人,咱们家开个铺子,做点小生意,也不怕叫人欺负了。”

话是这般说,郭氏也不能因着她一个孩子的话就应下这事,哪怕听的十分心动,还是道:“你且先去看你太爷爷去,这豆腐的事,回头我和你娘说去。”

灵素和二哥帮着把豆腐和千张送进厨房里,又拿碗盛了一碗平桥豆腐,端去了老太爷的屋里。

老太爷这两天腿疼,不便下地,便倚在炕上,小十这小家伙正陪着老太爷说话逗趣呢。

灵素先把碗放到炕桌上,这才和二哥一起给老太爷行礼。

小十跳下炕又给堂哥堂姐行了礼,便瞄了两眼那一大碗平桥豆腐羹。眼馋的很。

但再想吃,那是老太爷的吃食,他也知道不能要。

灵素笑着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姐姐带了一瓮来,送去了厨房里,太爷爷吃不了那么些,你去厨房里,叫大伯娘给你盛一碗尝尝。”

小家伙欢呼着跑了。

灵素便先给老太爷诊脉,又揭了被子,把老太爷的裤脚的挽起,仔细看了两条腿,这才放下裤脚,帮着老太爷把被子盖好。

因她脏了手,便吩咐公玉昊:“行了,二哥,你把炕桌端过来,服侍太爷爷先把这豆腐羹喝了。注意别把汤洒了。”

等老太爷拿了调羹喝汤,灵素才道:“太爷爷这是老寒腿了,只能慢慢养着。回头我给开个方子,让灵舟哥跑趟镇上的药房抓几副,先吃个几天。等我进山采点药材回来,以后便不必去药店买了。午后我来给您先针灸一次,针灸后便不会再疼,不过您也别下床。往后隔三天针灸一次,配上口服汤药的泡脚的汤药,五天后您再下床。只需半月后,您这一冬都不会再犯老寒腿。等到了春天,再给您做一个月的针灸和汤药泡脚,至少三五年不会再犯。”

老太爷怕花钱,忙摆手:“不必吃什么药,也不是很疼,哪里是什么病?就是人老了,懒得动弹罢了。再说我乖孙到底是姑娘家,哪好叫你给太爷针灸?”

灵素嗔道:“您也说我是您乖孙了?我给自己太爷爷看病,谁能说什么?不是什么大病,也就是骨头受寒,有些病症而已,但总归这么疼着不是事儿,又花不了几个钱,只叫灵舟哥抓五天的药就成,约莫百十文钱,别的地儿省些儿,也就省出来了。回头我自己采了药,给您配药,往后一个子儿都不必花。您要是不听话,我可要生气了。”

老太爷一听只要百十文钱,这才松了口气。

人老了,最怕给子孙添麻烦。

曾孙们眼看着都大了,往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他不能帮衬子孙,哪里忍心再给他们添负担?

乖曾孙女做出生气的样子,老太爷不想叫孩子牵挂,乐呵呵道:“好好好,听我乖孙的,太爷且得好好活着,等着看我乖孙找到好婆家,太爷才能放心闭眼呢。”

灵素心道,那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因为有得等了。

老太爷一边喝着羹汤,一边又问公玉昊:“听小寻说你前儿去山里了?深山可不能进啊。多少猎户等闲都不敢进深山。你左家爷爷年青时一把好猎手,远近闻名,却也免不了遇上几次大险,差点把命丢了几次。你年纪还小,可不敢往深山里冒险,进山那都是博命啊。咱还没穷到那份上。虽说如今日子难些,等你爹回来也就好了。我都跟你大爷爷二爷爷说了,让他们送些粮食去,总归你们娘几个的口粮还是有的。”

公玉昊不敢叫老太爷操心,便道:“您放心,我跟着路叔呢,只在山外围转转就成。”(真诚求收藏月票和推荐呀)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