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节 进城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是郭怕肥的经典作品。晏七寻五十二岁那一年丧命实验室事故,投胎转世成一个中国古代耕读之家的小农女,八岁那一年家中一场大火后,她莫名的感觉完全恢复了上辈子做为科学方法家的记忆,接着她意外发现,真巧,她全家都完全恢复前生记忆了。 再接着她意外发现,她亲爱的我的家人们个个皆大佬们。 爹是祖龙,娘是泰斗,大哥是始皇太子,姐姐是绝世神医,妹妹是良阆仙葩,二哥直接是神仙。 晏七寻会觉得自己经常因为还不够牛X看起来与亲爱的我的家人们格格不入。 但是没关系,狠狠的打脸升级后靠你们,种地基建还看我。学神则表示,拼爹躺赢的日子,挺好的滴。晏七寻倚在茅草土房的堂屋门框边,看着外面的沥沥秋雨,心里万分惆怅。。“小寻,到我们了。”正恍惚间的七寻被猴哥喊醒,跟在路叔和猴哥身后,交了入城费费,过了二十米的城门道,才算进了城。七寻还感慨,每人一篇文章的入城费,那是真的不贵。驴车二文,货物的城门税,按测算价值交纳,左右将近五十两,以三十两计,收了三十文。她这边正恍惚的七寻被猴哥叫醒,跟在路叔和猴哥身后,交了入城费费,过了二十米的城门道,才算入了城。。...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小说-第三十六章节 进城全文阅读

“小寻,到我们了。”

正恍惚的七寻被猴哥叫醒,跟在路叔和猴哥身后,交了入城费费,过了二十米的城门道,才算入了城。

七寻还感叹,每人一文的入城费,那是真的不贵。

驴车二文,货物的城门税,按估算价值收取,大约不到五十两,以四十两计,收了四十文。

她这边正说人头费便宜,路叔摇头道:“虽每人一文不算贵,但咱们县是又陆交通要道,南北东西往来的客商必经之地,每天出入的人、货不知凡几,这城门税,也是咱们县税收的生要来源,可别小看了。”

七寻一想也是,她们这是来的算早的,因此出城的人多,反入城的人这会儿不算多。

城内又是另一番景象。

城墙内沿墙是十米的宽阔青石板道,这应该是战时的输送物资和战车的应急道,因此并无人在上头行走。石道内是大约五米宽的内城河,河对岸才是城内建筑。

过了城门道和十米石道,踏上石桥,再过了石桥,便是通往内城的主街道。内城东西南北四条主大道在城中心交汇,整个大城呈田字型。最中心的位置,便是县衙和县各行政部门的办公区。

东西南北四条大道都是商业街,街面高三层的店铺鳞次栉比,街面宽达十米,因此虽然人流如织,却并不显得拥挤。车辆行驶亦井然有序。

因怕伤着人,三人都没有坐在驴车上,路叔入城后便牵了驴车,猴哥得了家里美娘的嘱咐,生怕他妹这个不安份的叫人拐走,入城后便一直拉着七寻的手。

七寻看着则序井然的街道,街道上的各色店铺,店铺门头飘着的各色门幌,听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那是兴致昂然。

这可比以前电视电影上看的,要生动的多。

因着还是清晨,一城的烟火生活气息,繁华的不得了。

他们是从正北门入的城,五叔家生活在县城的南东区,因此得过了中心区县衙,再往南走一段,转入南东区,才能到。

因此三人商议了一下,决定先把东西卖了,再去五叔家。

路叔常来县城卖猎物,自有老主顾,三人先把两头虎肉,两只鹿肉,四只狗獾肉,并二十来只鸡和和十多只兔子一起处理给了一家大酒楼。

鹿肉虽好,但也不算多稀罕,虎肉虽说未必有鹿肉美味,但贵在稀罕,一年也未必能得一回,何况这一回就得了两头虎,杀肉后足有四百多斤,大酒楼的掌柜乐的满脸花儿。

按说虎身上最不值钱的就是虎肉了,路叔原以为两头虎的肉,顶多也就卖个五十两了不得了,结果那大掌柜的大手一挥,给了六十两,两头鹿肉也给了十五两,这鹿肉的价格,算是给的贵的。

狗獾六只,送五叔家一只,一只孝敬老太爷,自家留一只,只卖三只肉,虽少,但胜在肉质美味,一只算了一两银子。

至于二十来只鸡,十来只兔子,人家这么大的酒楼,还真不缺鸡和兔,若不是看在虎和鹿的面子上,压根儿不会收,不过给的价格也极公道。算了一两半银子。

路叔收了属于他的十六两半,猴哥也把卖虎肉和獾子肉的六十三两银子往褡裢里一揣,跟掌柜的告辞。

大掌柜心里惋惜的不得了,怎么就没有虎皮虎骨呢?鹿茸鹿胎鹿鞭也没有,这鹿肉一看就是雄鹿的肉,制麝的腺体也未拿来卖,人家大概是自己有地方炮制吧。

他心里还想着,这左猎户如今倒是本事了,往常他倒是拿整鹿过来卖过,但老虎是真没有过。

指着人家以后有了稀罕的东西继续过来卖给他,因此大掌柜的才不惜给了好价格,且人临行前还在殷殷叮嘱:“左猎户,以后有了好东西,可得记着某,价格不是问题,只要是稀罕东西,定给你全城最好的价。”

路叔笑着应下,自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这才往出走。

猎物卖的顺利,没花多少时间,三人打算再把药材卖了。

路叔因他爹常年吃药,对药材铺子和医馆都算熟悉,也知道哪家口碑不错,寻了一家名声极好的医馆,让药童帮着看会儿驴车,带着猴哥和七寻进了门。

路叔觉得这两个还都是孩子呢,因此找了医馆药房的掌柜,把那一篓子分门别类处理好的药材叫人看了:“您给看看,这些药材能卖多少银钱。这些都是炮制的极好的,若是价格合适,往后都往您这送。”

那掌柜的倒是认真,每样药材都他细看了,心里不免赞了一声。

药材不比别的商品,好坏影响的是药效,再慎重都不为过。

人家这药材处理的,那是真的好。

他们医馆最好的郎中处理的最好的药材,也不过如此了。

好药材难寻,这好,不是指药材的贵贱,而是指药性的保存。为着药效,医馆所用药材,但凡是当地是产地的,多是自家炮制,余者才是从药商那里选购。常合作的药商之外,他们其实不大从外头收药材,就是为了保证药方的效果。

他原本还真没把这青年的药材当回事,可这一看,这些药材炮制的绝对算得上顶级品质,委实难得。而且这些药材也不是寻常普通的品种,都是些还算难得的。

当是进深山里采摘回来的。

掌柜心里满意,也不压价:“这些药材品质极好,品种也算难得,我给你们个公道价,这一篓子我全收下,统共给你们十五两银子,若是以后再有品质这般的药材,我们这里也收。这价格你们去其它药铺打听打听,再没有比我们出价高的。我也同你们说实话,你们这药材应该是深山里采来的野生药材,炮制得当,比我从药商那里进的同种药材药效好,若不然,我也不能出这个高价。”

路叔便看猴哥,猴哥火眼金星的存在,当然知道人家掌柜的没说瞎话,便点了头。

拿了十五两银子,猴哥继续往褡裢里装,七寻便问掌柜的:“我们家原属杏林,祖父曾是太医,倒有祖上传下来的医书,算是珍本,你们买不?”

掌柜的差点叫她这话吓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