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孩子的承诺

魅祸异世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魅祸异世是小小鱼水中游的经典作品。它是一团能量,经过时间隧道时倒霉透顶的遇到了能量风暴,接着回到了一个新世界。一出生于就被亲爹当灾星,和母亲俩个人被扫地出门了。很好很强悍,你扫就扫吧,嘛我脑袋里什么也也没是知识多,看我怎么轻松玩转异世,逐步建立商业娱乐王国,成了最夺目的女人。魅兰莎在第二天把从迷惘森林里带出的新伙伴详细介绍给了家里人,莉莎外婆和戴纳妈妈很不喜欢仓,但是在看见小尖尖而且明白仓是都属于一种名为百宝鼠的种族以后,除了魅兰莎以外得人都默了。听福柯爷爷说,仓的种族但是不强悍,本身而已6级的魔兽,但十分很难得,是出还有小尖尖,腾蛇,九级魔兽。听说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很强,还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和仓的族群有关,就是只要吃了一只百宝鼠,本身就有了百宝鼠所有的能力。但是腾蛇是个族群观很强的魔兽,从不单独出没,加上它们自身变态的攻击力外加防御力,想抓住它们就比屠龙简单那么一点点。腾蛇的唯一弱点就是还处于蛋以及出生后的三个月内,这时候的它们,没有一点点的攻击力。可是腾蛇对孩子又宝贝的很,除非是像小尖尖这样的变异魔兽,不然谁都别想得到幼兽。如果腾蛇能飞的话,那简直就是堪比巨龙了。。...

魅祸异世小说-第十二章 孩子的承诺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魅祸异世》在线阅读

魅兰莎在第二天把从迷茫森林里带出来的新伙伴介绍给了家里人,黛拉外婆和戴纳妈妈很喜欢仓,不过在看到小尖尖并且知道仓是属于一种名为百宝鼠的种族以后,除了魅兰莎以外得人都默了。听福柯爷爷说,仓的种族虽然不强大,本身只是6级的魔兽,但非常难得,是出了名的寻宝专家,外界有很多人想要这种老鼠,好好培养的话不管隐藏多深的宝都能找到。但仓它们又是出了名的能跑能躲,所以想抓到它们非常的难。再加上数量稀少,仓一族算得上是稀有物种了。

还有小尖尖,腾蛇,九级魔兽。听说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很强,还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和仓的族群有关,就是只要吃了一只百宝鼠,本身就有了百宝鼠所有的能力。但是腾蛇是个族群观很强的魔兽,从不单独出没,加上它们自身变态的攻击力外加防御力,想抓住它们就比屠龙简单那么一点点。腾蛇的唯一弱点就是还处于蛋以及出生后的三个月内,这时候的它们,没有一点点的攻击力。可是腾蛇对孩子又宝贝的很,除非是像小尖尖这样的变异魔兽,不然谁都别想得到幼兽。如果腾蛇能飞的话,那简直就是堪比巨龙了。

魅兰莎听了这些,转头看了一眼仓还有小尖尖,然后对仓说:“现在的意思是不是就是我捡到宝了。”

仓默,“我会寻宝,但范围比我的同类缩小一半,还没有逃跑的能力,普通的跑跑跳跳没问题。还有小尖尖,别看它外表黑黑的,看上去防御力很强,其实,它除了是个魔法高手以外,不管是物防还是魔防基本是正常腾蛇一半。”

魅兰莎眼睛眨啊眨的,慎重的点头,认真严肃的说:“以后你们离我不要太远,也不要一个人出去逛,我们知道你们的情况,其他人不知道。算了,我还是给你们也做个法器吧,起码保险很多。”说完,很认真的开始研究起法器的外形到底该怎么样。

仓发愣。

“来,小苍苍,外婆这里有绿豆饼哦,很好吃的,快过来。”黛拉手里一块糕点诱惑着某老鼠。

然后仓更是黑线,我的年纪起码比你大上一倍,还有,不要叫我小苍苍。

可惜黛拉看不懂它的表情,就算知道了它心里的想法还是会自顾自的玩小苍苍。

小尖尖就乖很多了,刷的把自己变小,整个身子盘在戴纳的手中,一口一个的吃着戴纳喂的食物。

仓和小尖尖算是融入进这个家了。

某天,魅兰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理材料准备炼丹,洗髓丹、培元丹、还有回梦丹等一些但要都可以炼制了,他她正在努力中,尽快让家人可以开始进行修炼。至于丹炉,在迷茫森林里发现了些稀有矿藏,还从人类的铁匠铺买了些,自己炼制了一个。

魅兰莎准备再三看了看,很好,都OK了。刚才已经和家里人说过自己要炼丹,谁都不要打扰她,炼好了某人自己会出来。

打了几个法诀,魅兰莎收敛心神,开始炼丹。其实以她的能力就算把自己的手当丹炉也可以炼药,可是感觉炼丹就是要像现在这样,放法诀再收法诀,炉下烧着神火,再等上个十天半个月,起丹。

看到不断冒火的炉子,魅兰莎很开心的往里面放着药材,然后闭炉,再过三天就可以起了。火在下面自己会烧,不用她时时看着,很好,出门。

晃悠悠的出门,她在房间里闷了两天就已经受不了了,她果然是走活泼路线的。

“小魅兰莎,你出来啦。”是福柯爷爷的声音,魅兰莎笑着转头,然后愣住了,看她看到了谁,绝对不会错的,这位喜欢闭户的大神怎么到她家来了。

“莫罗叔叔,你怎么来了?难道终于发现自己快发霉了,所以出来晒晒阳光?”

莫罗默,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叫福柯是爷爷,而我是叔叔?”他不想平白无故比福柯矮了一截,貌似几个月前那次见面,她也是这样叫他。

魅兰莎很自然的回道:“不知道。”说实话,莫罗和福柯都很年轻,虽然是五十多岁了,但看上去才四十几,因为福柯是家人所以无所谓,但莫罗,她无法叫他爷爷或者伯伯。

莫罗郁闷了一下,“小魅兰莎,以后也叫我爷爷吧,我实在不想比福柯小一辈。”

魅兰莎眨眨眼,说道:“那好吧,不过我决定以后叫你萝卜(罗伯)。”

莫罗感觉还可以接受,就同意了,等以后知道此萝卜非彼罗伯时想改也已经晚了。

“萝卜来这里是看福爷爷的吗?”魅兰莎走到福柯和莫罗身边坐下,两人刚才面前摆着一副象棋,刚才是在下棋。“呀,你们是在下棋啊,那先把这把下完再说吧。”

魅兰莎乖乖的坐在一旁,看着这未下完的棋。

很好,在碰到棋子的时候,传说中的棋士精神上身了,两人脸上原本嬉皮笑脸的表情刷的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严肃。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副棋下完了,两人不愧是西大陆的高手,都有自己的棋风,福柯下棋比较温柔,而且擅于设陷阱,开始时你肯定感觉不错他的进攻,可是一进入攻击范围后,就会很郁闷的发现,每步攻击的下面有还有一招,接连不断,只把你打趴下未知。莫罗和福柯一样沉稳,但是他比较擅于闪躲,对手堵住他的去路,闪,然后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发出一击。

两人开始时奇虎相当,但最后还是被福柯棋高一招赢了。

莫罗抽搐的说要继续,但想起魅兰莎还在身边,就打算把该说的说完了再继续。

从一句‘事情是这样的’开始,然后‘就那样了’结束,魅兰莎知道了莫罗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她和福柯刚离开他家,雷撒的人就找到了莫罗,希望他回皇宫。然后莫罗就开始想下次躲的地方。原本很简单的事,可是莫罗的小火龙离家出走还没回来,莫罗怕某龙会找不到他。就在昨天,这条龙终于舍得回家了,而被皇宫的人烦得不行了的莫罗想也没想的就跑。基于魅兰莎家有福柯,更有他晋级的希望,于是,莫罗想也没想的就准备到这里筑巢了。

因为是福柯的朋友,莫林已经点头,一家之主都说可以了,其他人也不会有其他想法,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被定了下来。

魅兰莎看着莫罗,突然觉得他们若西亚家果然强大,一个剑神还不够,现在更多了一个空间法圣(圣魔导师),起码不用担心宵小上门了。

转身,决定去女儿坊看看。

到了女儿坊,看到戴纳和那位威利科斯夫人坐在一起聊天,魅兰莎好奇的走了过去,话说自从她说闭关以后就没见到斐拉尔了,有点不习惯。抽搐,以前还嫌她烦,现在却想人家,人性都有那么一点点犯贱的。

“你好,威利科斯夫人。“魅兰莎行了个礼。

威利科斯笑着把她抱起了来放到腿上,貌似女儿坊的那些女人都喜欢这样。

“两位女士刚才在聊什么,欢不欢迎我这个小淑女的加入?”

戴纳点了点魅兰莎的鼻子,笑骂道:“就你这小捣蛋精还淑女,也不害羞。我们刚才在聊威利科斯夫人的事,她后天就要离开亚巴了。”

魅兰莎抬头望着头上的那个人,威利科斯夫人是亚巴的一个有名望的贵族的女儿,早就已经嫁出去了,现在的丈夫是萨亚的一位伯爵。知道这个的时候魅兰莎就一阵默,萨亚不就是她那个名以上的父亲待得地方吗?而且还听说这位伯爵和达伦伯爵还算是朋友,真是孽缘啊。

威利科斯夫人现在是回娘家,现在要回去了。

“就这么回去了?”魅兰莎怪舍不得她,威利科斯夫人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威利科斯夫人笑笑,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突然开口道:“魅兰莎,你们有没有想过把女儿坊开到萨亚去。”

魅兰莎默,意思是开分店。“想过,可是家里分不出人手去管啊。”一愣,抬头,“你不会是想这样吧?”

威利科斯夫人笑着点头,“在这里的三个月我过得很开心,而且也明白了很多,以前是自己太想不开了,现在发现绣房很有意思,所以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开分店的打算,有的话请把萨亚交给我吧。”

她爱着自己的家庭,所以一直都压仰着自己,明明有很多事想做却不敢做,现在突然发现,其实只要不影响家庭的话,找点感兴趣的未尝不可。而且,她还发现女儿坊非常的不一般,如果她能像这里一样把萨亚的贵妇小姐们也凝聚在一起,不管是对自己还是丈夫都是有好处的。想过自己也开一个绣房,可是,貌似学了三个月还有很多没学,再说了,毕竟是次品了,人们想到绣房的时候,第一个肯定是亚巴的女儿坊,所以,为了感谢若西亚家的三个女人,也更是为了自己,她决定还是帮她们经营分店,这样也不错。

魅兰莎看看戴纳,后者点头,这主意不错。“可以啊,我们现在资金人手都有,开分店也没关系,威利科斯夫人开心吗?”

威利科斯夫人低头注视着魅兰莎,这孩子果然不简单,达伦最错的事情就是把她们母女赶出了家门。

不过,“我很开心。”真的很快乐,这段时间在女儿坊发生的点点滴滴她都不会忘记的。“我会照着这里的方式来管理萨亚的女儿坊,至于分店的设计就交给你们喽,我可没那个能找到其他人来设计像这里一样的环境。当然,因为是这里的分店,所以那边的启动资金你们也的拿出来,我相信这对现在的你们来说很简单,还有就是人手,派个刺绣高手跟我一起去萨亚吧。”

刺绣高手?魅兰莎默,至从打算让一家人都修真以后,魅兰莎就私下找了5个心灵手巧的姑娘进行刺绣培养,希望她们能在母亲和外婆不在的时候代替她们来管理教导绣房内的会员,这五人平时来绣房帮忙端茶,还一边跟着刺绣,有空的时候魅兰莎或黛拉戴纳专门给三人开小灶,没想到人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女儿房内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只不过以为是以备不时之需,所以有时候不懂的也会问她们。

魅兰莎笑笑,“都交给我们吧,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时间过得特别快,一下子就已经到了威利科斯夫人离开的时候。

魅兰莎无奈的看着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的斐拉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又不是一辈子都见不着了,用得着搞得像现在这样生离死别吗?

“乖啊,以后我会去看你的,你也可以来看我,反正我们见面的机会还是很多。”魅兰莎安慰道,威利科斯夫人和她的儿子斐拉尔今天就要走了,一帮大人在外面搬东西,魅兰莎和斐拉尔这两个小屁孩在屋内‘依依不舍’。

斐拉尔没有开口,伸出手抓住魅兰莎的衣袖,拽的死紧。

魅兰莎拉着斐拉尔往往屋外走,确切的来说她只要走就可以了,后面那个会跟着她走的。

威利科斯夫人看到魅兰莎的斐拉尔的情况后,笑着对自己儿子说:“斐拉尔乖,你们还会见面的,现在别哭,先和魅兰莎好好说会话,我们很快就要走了。”

斐拉尔还是哭。看着来来往往一副看好戏的众人,魅兰莎黑线的拉着斐拉尔又进了屋,绝对不能在外面丢脸。

“斐拉尔,你在哭的话就没机会和我说话了,难道你在走之前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魅兰莎翻死鱼眼。

斐拉尔用鼻音很认真的说:“我会保护你的。”

魅兰莎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丫的会在这个时侯冒出这句话,难道她在他面前表现的很需要被保护的样子?伸手摸摸斐拉尔的头,笑着说:“等你什么时候不哭鼻子了再跟我说这句话吧,我需要的是强者。”

斐拉尔用力的吸吸鼻子,“我不哭了。”

魅兰莎好笑的继续摸某人的头,斐拉尔的头发是她最喜欢的,因为很柔软,摸上去触感好好。

马车缓缓的开始行走,斐拉尔望着已经看不到人了的方向,对自己的母亲说他想保护魅兰莎,然后威利科斯夫人跟魅兰莎一样摸着儿子的头发,丢下一句:“你还是孩子。”继续看风景。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