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这是我爸爸

魅祸异世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魅祸异世是小小鱼水中游的经典作品。它是一团能量,经过时间隧道时倒霉透顶的遇到了能量风暴,接着回到了一个新世界。一出生于就被亲爹当灾星,和母亲俩个人被扫地出门了。很好很强悍,你扫就扫吧,嘛我脑袋里什么也也没是知识多,看我怎么轻松玩转异世,逐步建立商业娱乐王国,成了最夺目的女人。魅兰莎一个人在街上晃悠,女儿坊的招集活动仍在再次中,她家的新酒店也还在建设,甜心和百花园的生意更是没要说,就因为这样,她突然行为意识到了一件事,一件十分非常严重的事,若西亚家缺乏了像东西,的话她想舒舒服服的过她的小日子,那这样东西就肯定不能够少,这先开的包括女儿坊在内的三家店都可以去其他城市开分店了,而女儿坊又是特殊的存在,就像开在萨亚的那个分店,因为威利科斯夫人是个可以信任,并且很明白魅兰莎的想法,知道该把像女儿坊这样的绣房往哪个方向发展的聪明人,所以她想在那边帮忙开分店时,自己同意了。如果还想在其他城市开设绣房的话,管理的人就是个麻烦问题,自家的戴纳妈妈还有黛拉外婆是不可能去那里的,所以,在没有找到最合适的人之前,绣房就先不再开了,而甜心和百花园以及今后的店却是急需一位脑袋灵活、手腕高超的前台老板。。...

魅祸异世小说-第十九章 这是我爸爸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魅祸异世》在线阅读

魅兰莎一个人在街上晃荡,女儿坊的召集活动仍在继续中,她家的新酒店也还在建设,甜心和百花园的生意更是没话说,就因为这样,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一件非常严重的事,若西亚家缺少了一样东西,如果她想舒舒服服的过她的小日子,那这样东西就绝对不能少,这样东西就是管家,商业上的管家,能够让魅兰莎放心的把外面的生意交给他,并且他还有经济头脑,知道扩张这个道理的管家。

先开的包括女儿坊在内的三家店都可以去其他城市开分店了,而女儿坊又是特殊的存在,就像开在萨亚的那个分店,因为威利科斯夫人是个可以信任,并且很明白魅兰莎的想法,知道该把像女儿坊这样的绣房往哪个方向发展的聪明人,所以她想在那边帮忙开分店时,自己同意了。如果还想在其他城市开设绣房的话,管理的人就是个麻烦问题,自家的戴纳妈妈还有黛拉外婆是不可能去那里的,所以,在没有找到最合适的人之前,绣房就先不再开了,而甜心和百花园以及今后的店却是急需一位脑袋灵活、手腕高超的前台老板。

脑袋想炸了也没想出个解决办法,人才人才啊,亚巴最缺的是什么?人才!魅兰莎决定不再为难自己的小脑袋了,这件事等晚上和家里人商量一下,福柯和莫罗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他们肯定有什么好办法,至于她,嘿嘿,服饰店,啊,不,是裁缝店,那些剽窃来的衣服的设计稿就在自己的小包包(掩盖空间戒指)内,她要立马找个裁缝店让它们变成一件件华丽丽的成品。

走了几步,停。把设计稿给别人看没事吧?也不知道那些裁缝能不能保密,不是她心眼小,而是防范于未来,虽然等手里的服饰真正出现的时候,肯定有人模仿,可是起码那时这些衣服因为是在若西亚家首次出现,并且时间又长,无形中已经被打上了若西亚家的标志,可是,如果现在衣服还在未成品阶段时就被人知道了,等他们学会并且能够生产时,和若西亚家衣服出现的时间差不多,那一切不都为他人作嫁衣了吗?

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魅兰莎双手握拳,眼睛里燃烧起小火焰,整个身体的背后也已经形成了火山背景,绝对不能让人在不经过她允许的情况下占她便宜。

转身,设计稿先放着,大不了她买些布,再次成为机器把布变成衣服。为什么是再次呢?前面的白糖问题就是这样解决的。

她现在要干什么?想来想去,魅兰莎决定去一次这里的佣兵工会,貌似今天自由佣兵团的就在这里解决一些事。奥尔加的冒险精神还是很足的,可是和以为再也不能在一起的恋人相比,他更想和她一起,所以,准备辞去佣兵团团长的位置,让干劲十足的后背顶替。

有了目标,魅兰莎转身加快脚步,快速的往目标地跑去。她还是第一次来佣兵工会呢,好兴奋好兴奋。

跑到了大门正上方写着大大的佣兵工会四个大字的建筑物前,魅兰莎前脚刚一踏进去,整个公会就可疑的静了一下,齐齐的看向她,然后在发现是个小孩子后,又继续手头的工作了。

佣兵工会里有很多人,确切的是佣兵,魅兰莎这回算是真的开眼界了,明明就只隔着门栏,可是里面和外面仿佛就是两个世界,这里貌似严谨,却非常活跃,还有一股焊劲和血气,这就是佣兵的世界!

“是谁家的小丫头,怎么会跑来这里?走错地了吧?”

“很奇怪呢,是黑发黑眼的。”

“应该能卖很多钱,不知道抓起来会怎么样,哈哈。”

“好像听说过谁家的孩子是黑发黑眼的,一时想不起来了。”

“黑发黑眼?”

魅兰莎不理耳边的声音,双眼四处看着,还没找到目标人物,就发现有人走了过来,看过去,是个中年大叔。

“午安,若西亚家的小小姐,请问有什么要委托的吗?我们狼牙佣兵团绝对有足够的实力接受您的委托。”

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整个佣兵工会在听到男人这句话后又静了一下,大部分人都诧异的望着魅兰莎,然后,魅兰莎就经历了一场非常恐怖的人流袭击。

只见只要是佣兵的全都跑了过来,魅兰莎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人海中。

“您好,我们是XX佣兵团,是C级佣兵团,人数有XXX,完成任务的成功率为80%,相信只要您把任务交给我们狼牙,我们会尽十二万分的力去完成。”

“午安小小姐,我们是XXX……”

魅兰莎已经快断气了,现在的场面比在女儿坊被众人包围吃豆腐还恐怖,一定要走出包围圈。终于,在历经了貌似千山万水的地步,终于爬出了包围圈,发现后面的人还围在一起,魅兰莎想也不想的,赶紧跑。这样的热情绝对不要经历第二遍。

不过看刚才的情况,奥尔加一帮人应该已经不在佣兵工会了,不然在看到她后就不会一个也没出现。那人会在哪里呢?

魅兰莎眼睛冒了一下,刷的走到一位经过自己身边的女佣兵,用闪闪发亮并且带着期待的超卡哇伊目光对着她,然后脆脆的说:“姐姐,你知道佣兵如果不在佣兵工会的话,最有可能在哪里吗?”

女佣兵的眼睛里开始冒爱心,嘴里愣愣的说:“桑巴得酒馆,他们可能在桑巴得酒馆。”

“谢谢姐姐。”给了对方一个可爱的笑容,魅兰莎跑了,因为不跑的话对方就要抓着她猛蹭了。

桑巴得酒馆,在街上转了几圈,已经到了。

魅兰莎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里面的喧哗声,听说这个酒馆到了晚上时更是热闹万分。踏入,魅兰莎刷的把脚缩了回来,捂着鼻子,脸上的表情一阵苦,她被袭击了,是鼻子,更确切说是嗅觉,呜呜呜,佣兵大大们难道都忙的没有时间洗澡了吗?汗臭味好浓重啊,难道这才是男人的味道?奥尔加身上虽然也有,但起码不重,这里对于嗅觉敏锐的魅兰莎来说,简直是恐怖至极。

还没等她感叹完,一个男佣兵晃晃悠悠的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看到魅兰莎,蹲下用带着超重酒味的嘴巴冲着她说:“呦,瞧我看到了什么,黑发黑眼的小姑娘,跟若西亚家的那位小小姐一模一样的发色和母色耶。咯~小妹妹,大晚上的一个人出来不安全,你这样的发色和目色,小心被人贩子抓起来卖了,到时候你可是只能哭了。咯~话说,为什么晚上还是这么热呢,就跟太阳没下山一样。咯~小妹妹,快回家吧,哥哥走了。咯~我们是英勇的战士,我们无谓无敌,我们……”哼着传说中的佣兵之歌,再次晃晃悠悠的开走,魅兰莎抬头看看继续为整个世界无私的散发着光芒的太阳公公,再看向那个佣兵,抽。

他不会摔倒吧?

“啪~砰~”

黑线,自己的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跟乌鸦有的一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乌鸦嘴?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个笑容,不过,这个人还真好玩呢。里面的味道好像也不是那么难闻了。

切断了自己的嗅觉,魅兰莎义无反顾的踏进了桑巴得酒馆,眼前的一切立马让她的眼睛看的直直的。

大白天喝酒就算了,竟然这么疯狂,兄弟,那是柱子,你为什么要围着它乱跳,难道这就是异世版的钢管舞。还有那个啥,那个桌子不会坏掉吧?你们站在上面跳舞真的没事?拼酒、大喝声、疯狂的笑声或咒骂声,时不时的还跑出几个人来摔跤,这个女佣兵更绝,和别人拼酒就算了,竟然还潇洒的脱着衣服,姐姐,你快光了,没看到周围众男狼性的绿油油的目光吗?

魅兰莎的脑袋里突然蹦出四个字:群魔乱舞。

不过,她现在也好兴奋呢。

“啊嘞,好幸运,我抓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娃娃呢,谁家的孩子啊。”一个女人从身后抱住了魅兰莎,因为感觉没有危险,所以魅兰莎也没躲。

“小妹妹,告诉姐姐你在这里干什么?”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火红的头发燃烧这无线的热情,仿佛是要把人融化了。

“姐姐好,我在这里找人。”

“找到了吗?”

“没有~”唉,奥尔加呀,你到底去哪里。

“啊,大姐,你手里的那个好可爱,也让我抱抱。”刚才那个还在和众男性拼酒脱衣服的美女在看到红发女佣兵后就已经停了下来,再看到她手里的魅兰莎,刷的冲了过来,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嘴里还念着:好可爱好可爱。

魅兰莎嘴角抽搐的想,蒙着面纱的自己真的能让人感觉可爱吗?还有,为什么都喜欢蹭她。

女佣兵抛弃了她嘴里的大姐,抱着魅兰莎走到了刚才拼酒的地方,说:“看姐姐让这些男人裸奔。”

默,魅兰莎用死鱼眼看着这个女人,刚才的话不是应该不能对这她这个小孩子说的吗?还有,貌似让小孩子特别还是小女娃看不该看的东西是会遭大人骂的。不知道待会是不是会长针眼?

“单单拼酒不是很没意思,而且你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喝的过这么多男人。”魅兰莎很认真的提意见。

然后包围圈内的所有人都刷的看向了她,特别是抱她来的女佣兵。某小屁孩无知无畏的笑着,镇定的不像正常第一次来这里的孩子,不过再看她无辜纯洁的眼神,众人突然发觉这孩子好好玩。

“那你有什么好提议?”女佣兵打趣的问道,不是真的相信一个小孩子能说出什么适合他们大人的有建设性的意见。

魅兰莎眨了眨眼,丢出两个字:“划拳。”

看着十几双不明白的眼神,某人很认真的把划拳的起源细节说了一遍,最后还感叹说:“划拳简直就是专为拼酒而诞生的,不会的人简直是不知道拼酒真正的乐趣。”

于是,众佣兵,不管是男是女,原来就在包围圈的还是好奇参与进来,全都愣了,接着各自开始熟悉了一下,还问魅兰莎是不是这样。

魅兰莎笑着一一指点,这个划拳很简单,喊得口号也很好记,没一会,差不多都会了,于是,拼酒大会再次开始了,不管是谁一进来就能听到满场的喊声。

什么‘一条龙、一锭金、一夫当关’还有‘哥俩好,并蒂莲,两家好,双喜临门’等口号都出来了,有的更是跳过初级阶段,直接进入创新期,口号都是自己改编的。

魅兰莎也加入了进来,在众佣兵的眼里,已经没了她还是个孩子的想法。当然,魅兰莎没输过。

“好热闹,你们在…玩…什…么…”话说到后面都开始颤抖了,然后就是一阵尖叫声:“魅兰莎!”

这声音好耳熟啊,魅兰莎仔细的想着,啊,有点像自由佣兵团的那个自然熟玛莎的声音。玛莎?貌似真的是她的声音。

魅兰莎站在桌子上的小小身子又被人抱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奥尔加那张充满男人味的脸。

不过后者现在的表情那个严肃,貌似有点像发现自己孩子跑出去和坏男人玩的父亲的感觉。

“魅兰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戴纳他们知道吗?”

魅兰莎抱着奥尔加的脖子笑道:“我是来找你们的。”

“奥尔加,她是谁啊?你孩子?”几个认识奥尔加的用兵打趣道。

“奥尔加,你来了。”那位红发美女问好。

奥尔加点头,“梅丽,好久不见。这孩子……”他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魅兰莎一直没有对自己个戴纳在一起这件事有什么,明确的表态,虽然自己是被她带回去的,可是并不表示她真心的承认他。

“他是我爸爸。”魅兰莎笑嘻嘻的大声说道,奥尔加用带着喜悦的目光看着她,其他人更是哗然。

奥尔加是谁,B级佣兵团自由佣兵团的团长,传闻因为一些原因,他对女人貌似都没兴趣,现在突然跑出了个这么大的孩子,不吃惊才怪了。

梅丽的表情有点纠结,最后说道:“那你这孩子真不错。”确实很不错,浑身上下散发着特殊的气质,感觉的出就是个贵族,但即使这样,却又能和他们毫无隔间的相处,她看人一向很准,这孩子,是个人物。

奥尔加脸上露出了爸爸牌笑容,自家的孩子被人夸奖做爸爸的开心时必须的。转头柔声的对魅兰莎说:“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众人默,特别是哪位刚才很豪爽的拼酒佣兵,总不能说抱着你女儿玩拼酒吧。

魅兰莎嘴角一勾,无辜的眨眨眼,然后指着拼酒女佣兵说:“这位姐姐说要让我看他们裸奔。”

“啊~死啦。”

奥尔加黑黑的脸无一不告诉众人,你们惨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