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麻烦

魅祸异世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魅祸异世是小小鱼水中游的经典作品。它是一团能量,经过时间隧道时倒霉透顶的遇到了能量风暴,接着回到了一个新世界。一出生于就被亲爹当灾星,和母亲俩个人被扫地出门了。很好很强悍,你扫就扫吧,嘛我脑袋里什么也也没是知识多,看我怎么轻松玩转异世,逐步建立商业娱乐王国,成了最夺目的女人。日子就这样过去的了一个月,每日上课时下课后,吃完饭就去情人湖畔坐一坐,弹弹钢琴唱个歌,魅兰莎的小日子过的很很不错。从出生于到现在的,是谁了六年,接着是发展经济,还也没真正的完全放松下去的时候,像现在的这样,脑袋里空空如也,过个彻彻底底的草包生活,还啊可以享受。有时候大柱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魅兰莎,除了大柱以外的人开始都认为魅兰莎搞不定关于斗气修炼方面的问题,毕竟很少有人把她和都去还有魔法扯上关系。但是,当魅兰莎用丰富形象的理论知识让大柱快速的掌握斗气的运行,并且在大柱一声:“你说的比老师的简单,我都能懂。”之后,寒雪晴他们看魅兰莎的眼神就变了,巴根甚至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不懂的?”某魅但是就非常骄傲的说:“我是全能的。”貌似某魅还真的是全能耶,连赛罕魔法方面的问题都能快速简单的回答出来。。...

魅祸异世小说-第十二章 麻烦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魅祸异世》在线阅读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每天上课下课,吃完饭就去情人湖畔坐坐,弹弹琴唱唱歌,魅兰莎的小日子过的很不错。从出生到现在,开始是谁了七年,然后就是发展经济,还没有真正放松下来的时候,像现在这样,脑袋里空空如也,过个彻彻底底的草包生活,还真是享受。

有时候大柱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魅兰莎,除了大柱以外的人开始都认为魅兰莎搞不定关于斗气修炼方面的问题,毕竟很少有人把她和都去还有魔法扯上关系。但是,当魅兰莎用丰富形象的理论知识让大柱快速的掌握斗气的运行,并且在大柱一声:“你说的比老师的简单,我都能懂。”之后,寒雪晴他们看魅兰莎的眼神就变了,巴根甚至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不懂的?”某魅但是就非常骄傲的说:“我是全能的。”貌似某魅还真的是全能耶,连赛罕魔法方面的问题都能快速简单的回答出来。

最后寒雪晴公主殿下很是感叹的说:“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你不是蚀魔体的话,我根本无法想象你的成就会有多大。”

情人湖畔,这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是魅兰莎个人的***了,魅兰莎差不多每天都要来这里的老位置坐坐,然后也不知道从哪个时候开始,对面的树下就多了一个人,那个人没有开口,魅兰莎也沉默,双方互不打扰。这样的情况持续没一天,又多出了几个人,也是你不说话我不说话,坐在某棵树下或树上还有石头上等等地方自己干自己的,互不打扰。

魅兰莎心情好的时候会弹弹琴,湖畔旁熟悉的陌生观众们会认真的听着,魅兰莎的音乐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时不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之一。寒雪晴四人也知道这个地方除了魅兰莎以外还有其他人,但是都默契的没有打扰对方,这个地方,貌似已经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还有就是这个地方的变化其实在第一天就已经被学院上面的人发现了,校长找过魅兰莎问了一下,某魅很诚实的回答道:“是我叫人做的。”至于什么人,校长知道福柯和莫罗已经是神级的高手了,而谁都不能保证这个深不可测的若西亚家没有其他有能力的人物存在,所以他很自然的认为,这是若西亚家某个大人物做的,问了几句关于花发面的情况,就没有再说什么。魅兰莎也懒得解释,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而因为这里的改变,学院的老师们也时不时的过来坐坐,看看风景,非常的惬意。

接下来的事情就发生在情人湖畔,这一天魅兰莎照常躺在一旁晒太阳,睡得正舒服的时候,突然一个物体出现遮住了阳光,巨大的阴影就这样出现在魅兰莎面前。

某魅连眼睛也没睁开,挥挥手,示意对方闪开。可惜对方不但没有照办,还开始深情的呼唤女主的名字。

某魅睡的这么不安稳,那个怒啊,对她来说睡觉睡不饱是最痛苦的事情,“不要吵啦~”语气不是很好。

原本以为对方会听她的话,结果没想到人家不但不听,更是开始动手摇晃着某魅。

于是,魅兰莎彻底怒了,刷的坐起来,在还没有看清来人是谁之前就开始喝道:“你烦不烦啊,不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会招天谴的吗?(其实对方还真没听过这句话)”

然后对面那张铁青的脸终于进入了她的眼中,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魅兰莎也‘终于’想起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可是实在太无聊了,又不是导师的课,于是华丽丽的逃了。而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就是她亲亲的导师大人。话说她逃的也不是他的课啊,这位咋出现了呢。

“亲爱的涅伊特老师,几个小时不见,你又变年轻了,刚才我都没有认出来。”魅兰莎溜着嘴笑嘻嘻的说道。

可惜人家涅伊特的表情没有转晴,但也没有发怒,只是冲着魅兰莎道:“你跟我来。”自己先走了。

魅兰莎刷的站起来,今天这位大人的情况不对,抱起放在一边的琴,乖乖的跟了上去。

两人不是进涅伊特的休息室,而是院长室,魅兰莎很诧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院长室内正坐着五个人,院长,魔法部和战斗部的大佬,还有一个魅兰莎认识,是第二炼金班的老大,在整个炼金部,他算是老二了,老大是涅伊特,他身旁的那个也是炼金部的老师,如果没记错的话,还是魅兰莎刚才逃的那节课的老师。

只见那个有万年老二之称的老师正一脸的怒容,他旁边的那位被魅兰莎逃了课的也是非常的生气,其他三位大佬则悠闲的喝着茶,谁都没有开口,在看到魅兰莎出现后,脸上虽然没什么,但魅兰莎用涅伊特老师的名义发誓,这三位眼中带着的绝对是看好戏的神采。

那位老二老师身边的那位在看到魅兰莎后刷的站起来就是一通说,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魅兰莎迷迷糊糊的听着,终于明白咋回事了。原来人家老师嫌她总逃课,而且自己昨天明明白白说了今天自己的课不能缺席,这个不听话的学生竟然还是逃了,她这样的行为明摆着是仗着自己是涅伊特的学生任意妄为。

魅兰莎黑线,这位老师在洛布特学院可是非常出名的,整天板着脸不说,上课讲同一个问题还总是会讲上三四遍,其他部的人在说起他的时候那叫一个庆幸,幸好不是自己系的老师,不然还不得郁闷死。炼金部的很多人在上他的课之前都想逃,就是没有合适的理由,因为他会点名。而魅兰莎因为涅伊特的关系,所以可以在其他人羡慕外加嫉妒的眼神中潇潇洒洒的走人。现在他这个样子明显是来找茬。呐,虽然他啰嗦了点,但是本身的炼金术确实不弱。

再看了看这位说教说的正起劲的老师身边的老二老师,魅兰莎明白了,自己是被人借题发挥了,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想找涅伊特的麻烦,虽然没有人说,但是上至院长及一些国家的高级领导人,下至学院的打杂都知道,炼金部的两位领导是对头,老二总想当老大,而老大又总想把老二踢到别的地方去,谁喜欢有人总在自己背后搞动作啊。

不过,这位老师,不就是逃了你的课嘛,有必要说的好想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魅兰莎心底那个叹气,也终于明白了,原来涅伊特今天脸色不好不是因为她,而是这位二爷。

“你说你进入我们学院才多久,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情况,蚀魔体本身就是非常糟糕的体质,现在上课不但不认真听讲,还逃课,你说你怎么一点进取心也没有,看看,手里还抱着这种没用的东西,哼,玩物丧志。真不明白当初涅伊特部长为什么会收你当亲传学生,不会是你家在背后做了什么事吧,恩?”

魅兰莎再次叹气,您老直接说人家涅伊特老师收受贿赂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拐弯抹角的说她怎么怎么地呢。

“院长,我坚决认为这样的学生不能留在我们学院里,要求把她退学。”说完最后一句话,哼了一声,坐在一边等着院长开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院长身上,后者放下茶杯咳了一声,对魅兰莎问道:“魅兰莎,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再加上你已经不止一次逃课了,而且这一个月来在炼金术方面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证明你有这方面的才能,所以,如果你没有什么话要说的话,那么我可就得让你退学了。”

自己的亲传学生被退学,这个当导师的肯定也会被说的不像样,甚至被传得非常难听,然后威信全无,老二在这个时候再吹吹什么风,就晋级成老大了。

魅兰莎把在场人士的表情扫了一遍,还是自家这位导师好啊,眼中起码还有担心,真真切切的是为魅兰莎担心,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能帮着魅兰莎,谁叫她是真的逃课,逃的还不少,又没有表现出自己炼金方面的才华,他这个‘亲人’如果帮腔的话就成了徇私。再看看院长他们,还是看好戏。

某魅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冲着那位老师鞠了个躬,站直开口道:“对不起老师,没想到我的逃课会让您这么关注,我一直看苏合同学没怎么来上课,以为您的课如果学生都懂了是可以不用来上的,没想到原来是不行,真是对不起,我误会了。”

苏合,这位老师的亲传学生。

“苏合的学习进度我都知道了,而且虽然他也是新生,但非常能干,已经可以独自进行研究了,他没有来上课就是因为有自己要研究的事物,所以我允许他可以不用来上我的课,至于你,对我上的课的内容真的都懂吗?”某老师赶快解释。

魅兰莎腼腆的笑笑:“因为老师的课讲的都是理论知识,很容易懂的,所以我就没再去了。”

接着,自然而然,当场考核开始。也非常自然的,都被魅兰莎过了。

某老师的脸色和涅伊特绝对是互相调换了,现在看涅伊特,简直是红光满面加骄傲自豪,他的学生绝对是最好的,另一位呢,青,都要转黑了。

“即使你这些都懂了,那你能灵活运用吗?即使能灵活运用,作为我们洛布特学院的学生,你应该有上进心,而不是逃了课跑到不知道什么的地方去偷懒,这样怎么对得起对你报有很大希望的学院和家里。你的行为还是不配成为我们学院的学生。”

魅兰莎心里暗忖,她咋不知道学院对她抱有什么期望呢,至于家里,那更不用说,肯定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还有,除了涅伊特导师的原因,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爷,不然他为什么一定要让她退学?还是还有谁看她不顺眼,想让这位让她滚蛋?

“那个老师,我想你又误会,我并没有偷懒……”

“没有偷懒,那是你手里的是什么,恩?难道是我看错了,这明明是件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玩具。”

魅兰莎抽,绝对要为自己证明,她早就过了玩玩具的年龄,“这不是玩具,是古琴,是一件能够演奏出打动人心的音乐的乐器。”

“乐器?你想以后当吟游诗人吗?啊,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最该做的是什么,竟然去玩乐器,还说自己没有偷懒,证据都摆在面前了还敢狡辩,院长这样的学生留在我们学院简直是学院的耻辱,必须退学。”

魅兰莎真的很好奇为什么这位会在这个学院里教书,虽然他炼金术方面的能力真的很不错,但是性格就有点那个啥了,学院难道不怕他教出来的学生都是那个样子吗?那才是真正的对不起人家家长吧。

在某位老师还没有继续说下去前,魅兰莎赶紧堵上,以免他说起来没完没了。

“老师,你仍是误会了,手里拿着乐器就是想成为吟游诗人的话,那我想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一半以上都要成为吟游诗人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蚀魔体,最为一个有思想有道德有品质有文化的四有青年,我不甘于自己就因为这个身体的原因而失去得到力量成为强者的机会,所以想要靠另外的方法来得到力量。我看过一本手札,曾经有位炼金师前辈创造出了一件不用斗气和魔法就能使用的武器,这件武器的威力非常强,也只有那位创造者才能使用。手稿上说,那件武器是前辈的一件心爱之物再加上一些炼金材料作出来的。我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创造出和这位前辈一样的物品。这就是我抱着手里这把琴的原因。”

这件事只要是炼金术师都知道,传说那位是顶级炼金术师,拿着那件威力堪比魔偶的武器,在这个世界上很少能碰到敌手,后来这位前辈不知道怎么的就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他的武器以及武器详细的制作方法,只留下一些残缺的炼金图纸,包括魔法师在内的很多人都想让那件武器重现,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成功。

对于炼金术师来说能不能成功是一回事,有没有投入心力去研究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在魅兰莎这么说,在场人士没有人认为她会成功,这么多炼金师前辈们都没成功的武器,被你这个炼金学徒重现了,那还不得丢大脸,现在重要的是,你是不是真的在研究。

“真的?”那位老师严重怀疑她说的话的真实性。

魅兰莎郑重的点头,“(当然是假的)是的,我现在已经有头绪了,也已经进入研究阶段。”

“我们无法知道你是在说真话还是假话。”这回开口的是那位万年老二,话说某人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不然嘴角的那个笑不会那么邪恶。

“你说你已经有头绪了?”

魅兰莎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还是点头。

对方也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我想看到成果,这样才能证明你话的真实性。”

“怎么证明?”涅伊特皱眉问道。

“很简单,只要让这件武器重现就可以了。如果你的小徒弟没有成功的话,那就说明她在说谎,我们学院不需要一个会说谎欺骗老师的学生,而你这个教导出这样学生的老师,也有非常大的问题。”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这根本不可能,你让一个炼金学徒去重现顶级炼金师曾经创造出的辉煌,这就好比让你去研究出屠龙药水,完全是不现实的。”涅伊特现在看某人的眼神那叫一个鄙视,怎么会有无耻到这种地步得人。

某老二老师嘴角一抽,相信对方刚才的话完全是在讽刺自己,“可是你的小徒弟自己说已经有头绪了,对于我们炼金师来说,往往一个有头绪了的炼金术就代表着成功,我相信是你的学生的话,肯定就能完成这项实验。”

某人坚决把无耻进行到底,最后那个你字也念的特别重,如果没成功,也就说明你这个老师不咋样。

双方就开始对于一个炼金学徒能不能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开始了大辩论。

旁边,魅兰莎和院长你看我我看你,两人就是一阵眉目传情,最后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传了些什么,院长在这个僵局中开口了:“你们说的都有道理,既然这样的话,就让魅兰莎同学试试吧,让一个炼金学徒去完成这项实验确实不现实,我们几个就当裁判,在一个月后对她的研究成果进行评价,不要求成功,只要大家都认为她确实努力了就可以了。事情就这样定下来,现在你们就散了吧。”

于是这件对魅兰莎来说算是殃及池鱼的事情在院长的一句话下就这样被定下来了,而不知道是谁把刚才发生的这件事说了出去,一个小时都没到,整个学院上上下下都已经在讨论这件事了。女主呢,甩掉自己的老师窝在天上楼的某个房间里睡觉,现在也只有这里才能让她睡得安稳。

……

“魅兰莎,你有什么打算?”寒雪晴有点担心的问道,这帮人听说某魅的事后都很担心,围着她就是一通问。

“打算?还能有什么打算,只要让我的琴变成一把武器就可以了,这件事不难。”嘿嘿,脑袋里突然想起了一个画面,一个带着高帽的美艳少女坐在凉亭里,手正在慢慢的抚着琴。四周突然杀上来很多拿着武器貌似凶神恶煞的人,少女微微一笑,抚琴的手指动的越来越快,冲上来的一帮人一个甚至一片一片的死在了她的音波功下,最后少女恢复了风轻云淡的抚着琴状,凉亭外却全是尸体和鲜血。这个矛盾诡异的画面定格,旁边出现四个大字:六指琴魔。

魅兰莎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被自己想象的画面煞到了,因为这个美艳少女的头突然换成了她的。

“魅兰莎,有信心吗?”赛罕很担心魅兰莎一个月后会离开学校。

魅兰莎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我不打没把握的仗。”

“我相信你。”大柱只说了这四个字,然后就没声了,但却让魅兰莎感受到那份浓浓的信任。

“我也相信你。”巴根大声说道,一脸坚决,然后脸上表情突然一变,凑到魅兰莎面前贼兮兮的说:“既然这样,我们来设个赌局吧,赌魅兰莎能不能过,我相信肯定大部分人都会赌魅兰莎过不了,最后等魅兰莎过了以后,这些钱就是我们的了,怎么样怎么样?”一副我的注意不错吧的样子。

魅兰莎知道,正常人很难相信自己会赢,就算自己再三保证,寒雪晴他们也不可能完全信任自己,现在巴根这样,是想给自己打气吧,告诉她,我们相信你。如果最后自己输了的话,他这个开盘的肯定得赔死,而巴根绝对没有这个能力还账,所以,他也是在告诉自己,绝对要赢。唉,能交到这么一个朋友真是不错。

“好啊,开盘,巴根啊,相信我吧,在我魅兰莎的信念里还没有输这个字呢。”

============================================

实习指导书还没有补完,怨念,今天就这么多了,上面绝对有平时两天份的量,大家看了记得要留言哦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