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在下姓李名锦宁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陌上柔桑有佳人是湫乙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后成了一个有点儿傻有点儿瘦的美人,另附加三个拖油瓶。老大稳重心细如发。老二阳光开朗活泼。老三嘴巴甜如蜜。沈青依会觉得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空间手上,养娃种地发展事业,统统不在话下。但是在这之前,她得把某个虎视眈眈的大灰狼给赶跑。(宝们,本书一对一甜宠不虐,男女主非常果断不矫揉造作。)沈青依身穿满是补丁略显肥大的衣衫,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右手拿着小木棍,瘦弱的肩膀上背着一个大背篓,沿着溪边慢悠悠的走着。。从厨房出,她的目光就就在大厅里面巡查。目光扫了一圈,更本就也没孩子们的身影。这会又认真地的看了一遍,但是也没。孩子呢?哪里去了?被拐了?一道道念想不停地地在脑海中交闪。一想起孩子们可能会丢了,沈青依整个人都好了。迈开步子步子,就得往外走。本场什目光扫了一圈,根本就没有孩子们的身影。。...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第20章 在下姓李名锦宁全文阅读

从厨房出来,她的目光就开始在大厅里面巡视。

目光扫了一圈,根本就没有孩子们的身影。

这会又认真的看了一遍,还是没有。

孩子呢?

哪里去了?

被拐了?

一道道念想不停地在脑海中闪现。

一想到孩子们可能丢了,沈青依整个人都不好了。

迈开步子,就要往外走。

比赛什么的哪里有孩子重要?

结果没走几步,就被赵大厨给拦住了。

在看门口,此时已经被人给堵住了。

赵大厨自认为稳操胜券,整个人也就放松了,目光也就没放在品尝菜品的人身上,而是四处看了看。

恰好就看到沈青依一脸焦急的想要往外跑。

赵大厨见状立马拦住沈青依。

结果还没出来,他想要的效果没达到,怎么可能让人跑了?

“沈娘子,你这是心虚了?”

沈青依一脸不善的看向赵大厨:“快让开,我要找我孩子。”

“找孩子可以,等结果出来。”

沈青依皱眉,看了眼周围的人群,以及堵在门口的四个身材魁梧的大汉。

最终得出结论,她现在的小胳膊小腿,硬闯是不行的。

“那好,菜品尝的也差不多了,快说吧,谁做的菜好吃。”

沈青依看向还在吃菜的众人,同时扫了眼桌子上的盘子。

她做的菜品甜点被吃的干干净净。

赵大厨的则是剩了多一半。

由此可见胜负已定。

品尝菜品的几个人闻言相互交头接耳了一番,之后由一名年长者站了出来。

“我们一致认为赵大厨做的菜好吃。”

“沈娘子,愿赌服输。”

一听是自己赢了,赵大厨笑的面部肥肉狂颤。

沈青依被气笑了。

好吃不好吃,看那盘子里剩的就能看出来了。

而这群人竟然跟她睁着眼睛说瞎话。

真以为她是一个女子,就好欺负了?

“我做的菜和甜品一点没剩,赵大厨做的还剩多一半。你们跟我说他赢了?”

沈青依万万没想到,这么小的赌注,赵大厨竟然还找人作弊。

这是对他自己多没信心?

“菜讲究色香味俱全,你做的菜味道虽然比赵大厨的好,但色这一方面却相差甚远。”

沈青依闻言满脸鄙夷之色:“所以你们凭借菜色,就判定赵大厨赢?菜色好,都可以不用顾及味道了?”

“我敬你们年长,这才给你们留面子。这么大岁数了,因为这点小事搞得晚节不保遗臭万年,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人到岁数了,最在意的是什么?

当然是名声。

沈青依这么一说,几个人犹豫了。

因为那点银子,就臭了名声,这真的值么?

“你们想想,等你们百年之后,等来的不是子孙后代的祭祀,而是指着坟头臭骂,会是什么感想呢?小妇人要的很简单,公平而已。”

赵大厨见自己贿赂的几个人面带犹豫,高声开口。

“沈娘子,输就是输了,你口舌在利索,也改不了输了的事实。休在逞口舌之利。”

他是对自己有信心,但为了万无一失,他还是贿赂了几个人。

因为他输不起。

一旦输了,别说掌柜之位,就连厨子都没得做了。

“呦,这是怎么了?”

一道有些轻挑的声音响起,赵大厨闻言面色一黑。

语气不善:“你来干什么?”

“赵大胖,来者是客,你这是在不欢迎本公子?”

话是这么说,来人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径直走向沈青依,之后停在沈青依面前。

“沈娘子。”

“???”

她们认识?

还有这男人长得是不是太过娇媚了一些?

飞扬的眉角,无风自动的墨发,微扬的唇线,说不出的极致魅惑,道不尽的隽秀飘逸。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背光而立,红袍、黑发以及苍白的皮肤,犹如一幅色彩绚烂的画卷。

尤其是眼角的那颗泪痣,犹如点睛之笔。

长得太美了,要不是声音是男人的,沈青依差点以为自己身前站了个绝世美人。

与公孙青离比起来,这人少了一些阳刚之气。

咦,她怎么想起来他了?

见沈青依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己,红衣美男勾唇一笑。

“在下姓李名锦宁,星辰酒楼的掌柜。”

“沈青依,李公子。”

被李锦宁忽视,这让赵大厨面色阴沉:“你来干什么?”

李锦宁手中把玩着折扇,漫不经心的开口:“本公子要是再不来,岂不是要错过一场好戏?”

突然李锦宁拿着折扇一拍额头,目光看向沈青依:“瞧瞧我这记性,差点就把正事给忘了。沈姑娘,米粒米豆米花三个小家伙正在星辰酒楼做客。米粒放心不下你,特意让在下过来看看,顺便给你做做主。”

沈青依:“……”

这话她该不该信?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孩子们暂时没事。

“不像某些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话里有话,挤兑的赵大厨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赵大厨面色漆黑阴沉无比:“李锦宁,这里可是我天香酒楼,不是你们星辰酒楼。我们天香酒楼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李锦宁扫了眼赵大厨,好看的眉头皱起,之后快速看向沈青依,眼中这才闪过一抹笑意。

“你们天香酒楼的破事,我还真不乐意管。要不是我们家青依在,不然你就算请,本公子也不会踏入你们天香酒楼半步。”

沈青依:“……”

她怎么感觉这男人是在拿她洗眼睛?

这感觉还真是稀奇。

“二位,容老夫说一句,既然沈姑娘不服比赛结果,不如在比一次,这次由百姓来评判。”

这样一来他们谁都不得罪。

“王员外开口,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过既然从新比试,这彩头是不是应当在加一些?”

李锦宁语气轻挑,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大厨。

“胜负已定,为何还要在比试?我们天香酒楼不做生意的么?如果谁想比试我都要应,那我这酒楼的生意还怎么做?”

这事李锦宁非要横插一脚,这里面保准有猫腻。

跟李锦宁打了几年交道,赵大厨自认为自己对李锦宁甚是了解。

这小子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

如果答应了,他八成要掉坑里。

李锦宁略显秀气的眉毛微微一挑,面带诧异的看向赵大厨。

“赵大厨莫不是怕了?堂堂天香酒楼赵大胖,竟然也有怕的一天,怕的还是个女人。怎么,这是信不过自己厨艺?还是说你虚有其表?啧啧啧。”

李锦宁一边说一边摇头,满眼的失望。

这话一出,周围的吃瓜群众看向赵大厨的眼神变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