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兔子与空间惊变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陌上柔桑有佳人是湫乙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后成了一个有点儿傻有点儿瘦的美人,另附加三个拖油瓶。老大稳重心细如发。老二阳光开朗活泼。老三嘴巴甜如蜜。沈青依会觉得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空间手上,养娃种地发展事业,统统不在话下。但是在这之前,她得把某个虎视眈眈的大灰狼给赶跑。(宝们,本书一对一甜宠不虐,男女主非常果断不矫揉造作。)沈青依身穿满是补丁略显肥大的衣衫,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右手拿着小木棍,瘦弱的肩膀上背着一个大背篓,沿着溪边慢悠悠的走着。。“你身上的味道被吸引着本大爷,本大爷就故意地撞上来了。”“你撞我,你还理直气壮了?你就怕我红烧了你?”这兔子咋这么好玩儿,胆子是也不是太大了?要也不是家里有小孩子,这么大耳朵的兔子很少见,心里想孩子所以不喜欢。要不然她早已直接抽骨了。“你这么好看,肯定是心肠“你撞我,你还理直气壮了?你不怕我红烧了你?”。...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第40章 兔子与空间惊变全文阅读

“你身上的味道吸引着本大爷,本大爷就故意撞上来了。”

“你撞我,你还理直气壮了?你不怕我红烧了你?”

这兔子咋这么好玩,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要不是家里有小孩子,这么大耳朵的兔子少见,想着孩子应该喜欢。

不然她早就直接扒皮了。

“你这么漂亮,一定是心肠好的好人。”

“……”

她是否能理解为,这只兔子在拍马屁?

拍的她还很舒服。

“你放心,本大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照顾的了孩子,打的了野狗。你只要管饭,本大爷就是你的人了。”

“……”

这哪里是兔子,简直就是兔子精。

话说的可真溜。

“你不离本大爷必定不弃。”

“本大爷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

“你在本大爷心里是无可取代的。”

“本大爷全身心都是你的。”

“你是白云,本大爷是蓝天,我们缠缠绵绵到天涯。”

……

兔子越说越来劲,那双兔眼却悄悄地瞄着沈青依。

见沈青依不为所动,兔子甭提多委屈了。

它就会那么几句夸奖的话,在没动静它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管怎么样,好歹给个动静啊。

它可是兔子届的杠把子,谁见它不称一声兔爷?

可到了这个女人这里,怎么啥都不是了呢?

还一心想吃它。

沈青依听的满脸黑线。

这兔子要是个人,肯定是个花的不能在花的花花公子。

“你跟谁学的?”

“什么跟谁学?本大爷天生丽质,出生就会。”

沈青依无语:“是天生聪慧吧……”

“反正都一个意思。女人,以后你要对本大爷好点。”

“本大爷心情好了,才能给你带孩子。”

“本大爷要求不高,你们吃什么给本大爷吃什么就行,本大爷不挑食。”

“喂,女人,你有没有在听?”

“行了睡觉去吧,在家里老实点。”

这兔子太能说了,沈青依被说的脑壳疼。

“本大爷不困,不困。”

“我最后说一遍,赶-紧-睡-觉-去。”

“去就去,怕你怎么滴?还不是本大爷困了。”

沈青依:“……”

她这是带了只兔子回来么?

怎么感觉像是带了个爷回来?

沈青依躺床上睡着了,兔子突然起身,眼睛散发着红光。

嘴里嘀咕:“臭女人,真是便宜你了。”

“本大爷为了你可是牺牲颇大。”

“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本大爷。”

“本大爷太委屈了。”

来到沈青依手边,一口咬住了沈青依带有指环印记的手指。

嘎嘣一声,听着都疼,可沈青依却毫无反应。

一阵红光闪过,沈青依手指上的银白色圆环,连同被咬的牙印,一同消失。

见印记消失,兔子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之后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沈青依睡得格外香甜。

身体就像是被泡在暖洋洋的温泉里一般。

舒服的她都不想起来。

睁开眼,习惯性的进入空间。

这一进,沈青依直接呆住了。

怎么一夜的功夫,变化这么大?

本来只有一泉眼,一片土地的须弥空间,此时不仅变大了,还多出来了不少东西。

经过这两天的扫荡,空间里面的物种丰富。

本来乱七八糟的随意种在一起,密密麻麻的。

可今天,完全变了样子。

泉眼变成了游泳池大小的湖泊,树木全都跑到了一侧的山坡上。

水果蔬菜种在一个区域,药材种在一个区域,小麦种在一个区域。

最最让人惊讶的是,泳池大小的湖泊边上,多了一栋房子。

看起来特别眼熟的房子。

这……这不是她的家么?

这是她建在海边的独栋别墅,等着自己退休颐养天年的时候住进去。

这栋别墅花了她所有的积蓄。

别墅地上五层,地下三层。

里面娱乐室,医务室,储藏室,实验室,图书室,应有尽有。

这都是怕自己晚年孤独,特意准备消磨时间的。

本以为在也见不到了。

想到这里,沈青依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浓郁的现代风格,让沈青依有一阵的恍惚。

好像自己已经退休了,正在独属于自己的家里悠哉的生活。

此时沈青依有种一辈子留在这里的冲动。

但理智告诉她,不行。

她还有三个孩子要养。

三个满眼满心都是她的孩子要养。

出了空间,沈青依整理好心情,开始做饭。

“娘。”

察觉出沈青依情绪不太对,米粒有些担心。

“米粒,娘就是突然心情有些不大好。女人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的。”

米粒有些迷茫:“可是妹妹没有啊。”

“你妹妹还是女孩,及笄之后才算女人。傻孩子,娘没事,不用担心。”

沈青依揉了揉米粒的头。

心下有些担心。

这孩子太敏感了,她自认为伪装的毫无破绽,可还是让米粒发现了她的情绪不对。

“娘,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为你分担了。如果有什么事,娘可以与我说的。”

“好,娘答应你,有什么事一定与你说。”

得到了沈青依的肯定,米粒脸上这才出现了一丝笑容。

沈青依做好饭菜,拿了一些干粮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空间突然的扩大以及变化,虽然让沈青依心中有些恐慌,但最多的还是兴奋。

如今里面还有那么多的空地,她可以尽情的搜刮了。

再过两天孩子们的假期就没了,她必须尽快把空间填满。

所以今天她要在深入一些。

……

此时树林之中,两道身形在快速的狂奔。

突然其中一人被树枝绊倒。

“主子,您怎么样?还能挺得住么?”

冬青一脸焦急的看向虚弱无比的公孙青离。

他们家主子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都怪那个叛徒。

如果不是他泄密,主子怎么可能会这样?

“咳咳,我没事,咳咳。”

嘴里说着没事,却忍不住咳嗽,还吐了不少的血。

幸亏他武功好,警惕性高。

他要是反应慢一点,就不是重伤,而是丧命了。

“主子,你先休息会,一会我带你去找大夫。”

“咳咳,去找沈青依。”

他受的伤很重,九黎县最好的大夫也治不好他。

还很有可能被他们发现。

到时候就真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去沈青依那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主子,你就这么信得过那个女人?她接近主子你定是别有用心。这才认识几天?就嚷嚷着要嫁给你。”

一听主子要去找沈青依,冬青立马急了。

再说了,一个村妇,她哪里会什么医术?

能治好二公子,肯定是事先准备好的解药。

她在那里就是事先算计好的。

不然空置了那么久的宅院,怎么就突然有人住了?

公孙青离却一脸认真的道:“冬青!咳咳,她不是那样的人,咳,我相信她。”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