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青离的心啊乱了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陌上柔桑有佳人是湫乙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后成了一个有点儿傻有点儿瘦的美人,另附加三个拖油瓶。老大稳重心细如发。老二阳光开朗活泼。老三嘴巴甜如蜜。沈青依会觉得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空间手上,养娃种地发展事业,统统不在话下。但是在这之前,她得把某个虎视眈眈的大灰狼给赶跑。(宝们,本书一对一甜宠不虐,男女主非常果断不矫揉造作。)沈青依身穿满是补丁略显肥大的衣衫,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右手拿着小木棍,瘦弱的肩膀上背着一个大背篓,沿着溪边慢悠悠的走着。。弟弟妹妹怎么摸都行,他碰一下都不行啊的兔子,今个居然自己跳他怀里了。但是,那就被人嫌弃他为什么还往他怀里跳?兔子刚进怀里,米粒抄起兔子的脖子,往外一丢。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啊,米粒,你丫的也不是兔子,你怎么能把本大爷扔回去?”“本大爷更亲近你,是不过,既然嫌弃他为什么还往他怀里跳?。...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第43章 青离的心啊乱了全文阅读

弟弟妹妹怎么摸都行,他碰一下都不行的兔子,今个竟然自己跳他怀里了。

不过,既然嫌弃他为什么还往他怀里跳?

兔子刚进怀里,米粒抓起兔子的脖子,往外一丢。

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啊,米粒,你丫的不是兔子,你怎么能把本大爷扔出去?”

“本大爷亲近你,是你的荣幸。”

“你个没良心的,竟然扔本大爷。”

“啊啊啊,女人救命,救兔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

兔子怎么过来的,又怎么奔着冬青去了。

“冬青住手。”

在冬青准备把过来的一团一刀两半之际,沈青依开口。

冬青下意识停手。

之后就看到一只耳朵大的出奇的兔子,嘭的一声掉在了他脚边。

然后灵活的打了个滚,嗖的一下跳到了米花怀里。

经过兔子这么一折腾,孩子们这才发现沈青依身后还背着一个人。

他们的娘亲此时全身都湿漉漉的。

米花见状眼泪立马围着眼眶转,要看就要掉下来了。

米豆还算镇定,但声音也颤颤的:“娘,你怎么了?”

“先让娘把人放进屋里。”

这里面米粒最冷静,他第一时间就观察了沈青依。

见沈青依并没有受伤,身后还背着人,显然是身上背着的人受伤了。

“娘没事,这是出汗出的,米粒米豆帮娘烧点热水。”

“嗯。”

米粒米豆点头,快速的去了厨房。

米花则是抱着有她一半大的兔子,眼圈红红的跟在沈青依身后。

“冬青,背篓里面有一根人参,你把它洗了捣碎拿过来。”

“好。”

刚答应完,冬青愣了一下,之后拿下背篓找人参。

心里则是纳闷,他干什么要听沈青依的?

竟然还是下意识的就应了。

奇了怪了。

难不成是因为她救了他?

“这个男人是谁?你得野男人?有了本大爷,你竟然还敢找野男人。女人果然没个好东西。”

沈青依这边刚把公孙青离放床上,还没松口气呢,兔子就自己蹦到了床上,鼻子对着公孙青离不停地嗅,嘴巴也没闲着。

“这男人长得还没本大爷帅。”

“看看这弱不禁风的样,还没本大爷壮士,还没毛,看看本大爷的毛发,多么柔顺有光泽?”

“女人,你给他吃了什么?”

“……”

沈青依本来就累的身心烦躁,这个兔子还呱噪个没完。

“死兔子,你在墨迹一句,老娘直接把你皮扒了。”

“……”

“不说就不说,不说话又不死兔。”

“不过这个女人好败家啊,竟然给这个野男人那么多的灵泉水喝。”

“它还一口都没喝到呢。”

“可恶,可恶。”

天气炎热,水烧的也很快。

沈青依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冬青这边也把人参给弄好了。

“你去给你家主子擦擦身子。”

冬青:“你去。”

别以为他傻。

不就等着这句话呢么。

这么好的占便宜机会,这女人能错过?

之前看着挺正经的一个女人,没想到这么好男色。

沈青依挑眉,笑眯眯的从上到下,像是X光一样打量冬青:“行,我去,你也洗洗。要不我帮你?”

“不用!”

冬青身体一阵,双臂抱胸,之后急忙离开。

走的有点急,啪嗒一声摔了个跟头,之后爬起来跑了。

“我有那么可怕么?这人还真不禁逗。”

沈青依吐槽了一下,之后打了一盆水,进屋给公孙青离擦拭身体。

还真别说,这男人还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八块腹肌,带着强烈的紧绷感。

之前摸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但远远没有视觉冲击来的带感。

太馋人了。

她沈青依生平第一大爱好,就是看美男。

如今初来乍到,她处处小心,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被古人给弄死。

如今碰到公孙青离重伤,直接让她的本性爆发出来了。

端起被捣碎了的人参汁,往里面拌了一些空间水,之后仰头喝下。

随后喂向公孙青离。

喉结滚动,人参与灵泉,全都进了公孙青离的肚子里面。

起身,舔了舔唇角,沈青依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这便宜占的,就是得劲。

不过这应该是最后一回了,这男人明天醒了就不好这么明目张胆的占便宜了。

“娘亲。”

米花好奇的声音突然响起,沈青依身子一僵。

她光顾着占便宜了,米花在房里都没注意到。

噗,她好像教坏孩子了。

“白痴,傻瓜,蠢货。”

“白痴,傻瓜,蠢货。”

兔子窝在米花怀里生闷气,嘴里不停的嘀咕。

竟然还用灵泉水拌人参给那个男人喝。

却一点都不给它。

“闭嘴!”

兔子:“呜呜X﹏X……好凶。本大爷好委屈。”

沈青依带着米花和兔子出了屋子,轻轻地把房门关上。

床上本来应该熟睡的公孙青离,此时却猛地睁开眼。

鼻翼之间环绕的甜美气息,唇角残留的柔软触感,喉间的甘甜,让他回味无穷。

他好几次想要冲动的揽住沈青依,狠狠地擒住唇间的柔软。

好在意志力强大,再加上身体确实使不上力,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房门响动,公孙青离瞌上满眼复杂的眼。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毒药,可以一本正经,也可以肆无忌惮的不顾世间凡俗来亲吻他。

他明白,自己的心乱了。

冬青洗完澡,吃了好多白糖,嘴中的苦涩这才淡了些许。

想着他家主子嘴里也会苦,特意端来了一碗糖水。

试探性的小声开口:“主子?”

他是有内力在身的,公孙青离清醒与否,他是感觉的出来的。

之所以试探性的询问,因为他并不确定主子是否还要继续装睡。

“嗯。”

“沈娘子的药很苦,喝些糖水缓解一下吧。”

苦?

甜的很。

甜到了心里。

不过他并不打算让冬青知道。

“放那里吧。”

“嗯。”

把糖水放到床头,冬青转身出了房门。

心里对于自家主子那叫一个佩服,

吃了那么苦的药,竟然面不改色,连糖水都不喝。

再看看他,整张脸都苦成了青色,现在嘴里还发苦呢。

沈娘子的药是好,但也太苦了。

沈青依带着米花从屋里出来,就去厨房准备做饭了。

这回来身上背着个人,体能消耗巨大,她早就饿了。

家中没肉,沈青依做饭都没啥动力了。

不过在没动力,她也得做,毕竟太饿了。

吃米饭没有肉菜,所以沈青依打算和面烙鸡蛋饼。

在做点蛋花汤,拌个酸甜口的土豆丝。

至于公孙青离,待会给他煮点米粥就行了。

鸡蛋就剩下了四个,有点少,但勉强够做一顿饭的了。

饭菜做好,孩子们帮忙端上饭桌。

期间米花总是用她那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沈青依的肚子。

时而迷茫,时而疑惑,时而好奇。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