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我们打个赌如何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陌上柔桑有佳人是湫乙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后成了一个有点儿傻有点儿瘦的美人,另附加三个拖油瓶。老大稳重心细如发。老二阳光开朗活泼。老三嘴巴甜如蜜。沈青依会觉得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空间手上,养娃种地发展事业,统统不在话下。但是在这之前,她得把某个虎视眈眈的大灰狼给赶跑。(宝们,本书一对一甜宠不虐,男女主非常果断不矫揉造作。)沈青依身穿满是补丁略显肥大的衣衫,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右手拿着小木棍,瘦弱的肩膀上背着一个大背篓,沿着溪边慢悠悠的走着。。从门房到她这里,好几十米,公孙青离走回来脸不红气不喘,很显然内伤好的差不多了。没想起灵泉水这么好用。如果重的伤,这才多久?人居然活蹦怦怦的了。“嗯,好了许多,为什么割?”望着被沈青依割了一大片的地,公孙青离眼中闪现出一抹幽光。“没柴了啊,不割烧没想到灵泉水这么好用。。...

陌上柔桑有佳人小说-第60章 我们打个赌如何全文阅读

从门房到她这里,好几十米,公孙青离走过来脸不红气不喘,显然内伤好的差不多了。

没想到灵泉水这么好用。

那么重的伤,这才多久?

人竟然活蹦乱跳的了。

“嗯,好了许多,为什么割?”

看着被沈青依割了一大片的地,公孙青离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没柴了啊,不割烧什么?”

沈青依怂了怂肩膀,语气中满是无奈。

空间的别墅里面有天然气,电炒锅,还有自动发电的机械。

可那都是现代的东西,她不敢拿出来啊。

大热天的割草,她也不想的。

热的很,脸都被晒黑了。

虽然不是很在意容貌,但毕竟是个女人,她也想要白白净净的。

自己看着也顺眼不是。

见沈青依脸颊通红,公孙青离眉头轻皱:“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什么赌?”

沈青依疑惑的看向公孙青离。

不仅正脸好看,侧脸也好看。

而且外面这么热的天,他竟然一滴汗都没有。

脸蛋还是白白净净的。

“三天内,这个院子里面的杂物草木,都会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沈青依挑眉:“你找人清理?”

如果是这样的话,打赌可就没意思了。

这等于是在给她下套,让她往里钻。

公孙青离摇了摇头:“不是我的人,到时会有人自愿清理,”

沈青依眼睛一转,心中有了主意:“行,这个堵我打了。”

左右没什么损失,得利的又是她。

稳赚不陪的买卖,当然要做。

“我赢了,答应我一件事。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件事。”

沈青依恍然大悟,感情在这里等着她呢。

公孙青离突然跟她打赌,肯定是心里有底的。

也就是说他赢的几率很大。

这个时候打赌,肯定是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事。

会是什么事?

啊……想起来了。

这家伙还欠她一万两白银呢。

她又救了他两次,也就是两万两白银,加一起三万两。

该不会是不想给她银子了吧?

那可不行。

“答应你一件事行,但银子不给不行,一共三万两。”

公孙青离:“……”

完全没必要。

银子他多的很。

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如果我赢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还会额外再给你七万两白银,总共十万两。”

沈青依闻言双目放光。

好多银子。

十万两白银放在面前,那可是好大一片呢。

突然,沈青依收敛了情绪,一脸怀疑的看向公孙青离:“你该不会是在给我画大饼吧?除非签字画押,不然我不信。”

白纸黑字,到时候她不信公孙青离会反悔。

公孙青离含笑点头:“可以。”

“行,现在就去写。”

“好。”

回到屋里,沈青依拿过来纸笔,放在了公孙青离面前的桌子上。

公孙青离抬手拿笔,却顿住不写。

沈青依疑惑:“怎么了?”

公孙青离:“……”

没有墨水怎么写?

沾白开水?

“嗷,墨汁。”

有了墨,公孙青离这才开始写。

一式两份。

上面写着打赌内容,以及一张写给沈青依的借条。

“如何?”

“好字,人美字也漂亮,字体苍劲有力,锋芒内敛。”

公孙青离:“……”

他发现,与沈青依呆的时间越久,他无语的时候就越多。

夸赞男人是用美来形容的?

苍劲有力是用漂亮来形容的?

太不贴切了。

与公孙青离打了赌,沈青依也不割草了。

干的草木还有一些,烧个四五天还是可以的。

回到厨房,想着把碗筷洗了,没成想碗筷都被洗的干干净净。

“娘,我跟朵朵姐姐把碗筷都洗了哦。”

米花笑眯眯的向沈青依邀功。

“嗯,米花跟朵朵好棒。”

米花满脸期待的看向沈青依:“那娘亲要不要奖励米花?”

“好啊,你想要什么奖励?”

沈青依万万没想到,米花竟然会要奖励了。

“耳朵不见了,我想要耳朵。”

沈青依疑惑:“耳朵?”

“兔子,那只兔子。”

米花的话音刚落,沈青依正想着该怎么跟米花说,兔子那贱兮兮的声音就传来了。

“谁在想本大爷?”

“本大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惦记的人多的很,不差你这一个。”

“本大爷这该死的魅力啊。”

……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只毛发乱糟糟的肥兔子,正靠在厨房门口摆姿势。

如果这兔子是人,那一定是逃难过来的。

毛发脏兮兮乱糟糟的,有的地方好像还被烧焦了。

“耳朵。”

看见兔子,米花兴奋的就要冲过来,却被沈青依一把拦住。

“娘亲……”

“等娘把耳朵洗干净,你在跟它玩好不好?”

米花犹豫片刻,之后点点头。

“那娘亲要给耳朵洗的干干净净的哦。”

“放心吧。”

见米花同意,沈青依一只手拎着还在喋喋不休的兔子,一只手捂着鼻子,走到了外面。

嘭的一声。

兔子自由坠落,掉进了外面晒水的大木盆里面。

这本来是打算晒水给米花和朵朵洗澡的,这会竟然便宜了这只兔子。

“啊……女人,你在谋杀亲兔。”

“本大爷可是功臣,救了米花的功臣,你竟然这么对待本大爷。”

“果然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

“闭嘴,你身上受了伤,先洗干净,之后给你抹药。”

听沈青依这么说,耳朵老实了。

洗完澡,见耳朵老实的有点过分,沈青依一看,竟然睡着了。

抱起耳朵,轻柔的给它擦干毛发,之后小心的放到了床上。

“让耳朵睡一会吧,它累坏了。”

米花重重的点头:“娘,我和朵朵姐姐守着它。”

沈青依从屋里出来,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

耳朵身上有不下于六十七处伤痕。

其中有五处致命伤。

能活着回来,真的是奇迹。

沈青依很内疚。

如果她去找它,耳朵也不至于会这样。

幸亏她有灵泉水,喂了耳朵不少,洗好的伤口处也涂抹了一些。

不然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耳朵了。

“它身上的伤口不是一般人所为。”

沈青依闻言一愣,目光看向公孙青离。

有很多事,她不问,但不代表一点都不知道。

只是她不想参与罢了。

她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把孩子们养大成人,成家立业。

“是谁?”

沈青依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

但公孙青离的直觉告诉他,沈青依现在心情不好,在爆发的边缘。

“从伤口上来看,它应该是被东瀛人抓走的。指使王福贵的也是他们。”

前半句说的是应该,后半句就已经用上肯定句了。

显然公孙青离知道的不少。

沈青依有些意外:“东瀛人?”

这坏人到哪里都是坏人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