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糟心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钱满江笑着坐在灶口边,卷了一把草塞进灶口地说,“儿子走后,娘要多保重身体。爹爹病危,妹妹还小,月儿又是那种情况,这个家以后就靠娘了。儿子不忠不孝,没本事娶个和健康的媳妇回去帮爹娘分忧解难,相反地月儿还得靠娘照料……”吴氏明白儿子不安心自己的小媳妇,地说,吴氏知道儿子不放心自己的小媳妇,说道,“这也不怪你,是娘把月儿领家来的。娘知道你把这个媳妇放在了心上,小两口恩爱,娘也替你们高兴。你放心,我和你爹都喜欢月儿,会把她当亲闺女一般看待的。我们咋对霞儿,就会咋对月儿。”。...

农女锦绣小说-第十五章 糟心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锦绣》在线阅读

钱满江笑着坐在灶口边,卷了一把草塞进灶口说道,“儿子走后,娘要保重身体。爹爹病重,妹妹还小,月儿又是那种情况,这个家以后就靠娘了。儿子不孝,没本事娶个健康的媳妇回来帮爹娘分忧,相反月儿还要靠娘照顾……”

吴氏知道儿子不放心自己的小媳妇,说道,“这也不怪你,是娘把月儿领家来的。娘知道你把这个媳妇放在了心上,小两口恩爱,娘也替你们高兴。你放心,我和你爹都喜欢月儿,会把她当亲闺女一般看待的。我们咋对霞儿,就会咋对月儿。”

钱满江羞赧地笑笑,“谢谢娘。其实,月儿还是挺聪明的,就是把前事忘了。娘以后多教教她,她还是能帮着娘干活的。”

吴氏点头道,“月儿是个好孩子,心善,也勤快……若是她能怀上咱们钱家的种就更好了。”

钱满江脸一红,心道,我们已经非常尽力了,也不知道怀上没有。

饭后,背上行囊的钱满江在吴氏的陪伴下去村里同其他人集合,由里正带着一起去县里汇合,再一起去省城西州府。

钱三贵撑着身子送到了堂屋门口,程月和钱满霞哭着送到大院门口,钱满江就不让她们继续送了。

钱满江出了院门站住,回过身对着钱三贵和吴氏跪下磕了三个头,流着眼泪说道,“儿子不孝,不能在爹娘身边敬孝。”又看了一眼哭成泪人的程月,又磕了三个头,似有满腹话语无法说出。

吴氏知道儿子的心事,哭着说,“满江放心,爹娘待月儿会像待亲闺女一样好的。”

钱满江听了,才哭着起身扶着吴氏向村里走去。

看着他们渐行渐远,不时回头向家里人招手,最后消失在朝霞中。程月和钱满霞抱头痛哭,钱三贵倚在门口默默流泪。

墙角处的钱亦绣也默默悲伤着,祈求俊俏精明的小爹爹能平安归来。

钱满江走了,似乎也把这个家的笑声带走了,家里的气氛异常压抑。钱三贵的病又重了些,躺在床上起不来。程月会做些简单的家务,无事就隔着门缝看野花。吴氏化悲痛为力量,打足了精神照顾一家大小。

不过,这还不是最糟心的,最糟心的是一些传言。

附近的几个村里都传遍了,钱家三房娶了一个貌若天仙的傻儿媳妇。虽然绝大多数人没看到过,不知道跟天仙一样美的人会美成什么样。但正因为没看到就给人以丰富的联想,也就更加想见上一见。

于是,没有多少人气的花溪村西面偶尔会出现几个人,想跟美人来个偶遇。只是那个美人从来不出门,而且那两扇大门永远都是关得紧紧的。

也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去钱家三房串门子。只不过,别说是外人,就是亲戚,只要有人来,程月都是躲在自己的小屋里不出来,这些人照样看不到。

其实,真正看过程月真面目的也就是在他们成亲时来的几家亲朋好友。钱三贵当时就嘱咐了不要出去乱说,但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家有个漂亮傻儿媳妇的传言还是在几个村里传扬开来。

好在这几个村子民风纯朴,一些乡下汉子私下会说几句浑话,却并不敢真的怎样。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钱满江是去前线打仗的,属于正在为朝庭浴血奋战的人。敢调戏参战将士的妻子,是要坐牢的。

只有四、五个闲汉不甘心,经常会在院子外面晃荡。但也不敢有大的动作,就是干些学狗叫学猫叫的下作事,或是说些调戏小媳妇的浑话。

钱家无法,只得忍气吞声,不去理睬。为此,家里还养过两条狗,只不过一条狗养了几天就死了,一条狗养了几天就跑了。钱家三房的院子又被村人说成“连狗都嫌的地方”。

钱家人一直担心,若是真遇到那种****熏心的大胆狂徒,来把人抢走了或是大半夜进来把人糟蹋了可咋办。钱老太气不过,觉得吴氏花那么多钱买了个烫手的碳源。隔三岔五就要来三房骂吴氏和程月一顿出气,吓得程月躲进小屋痛哭流涕。

情况直到一个多月后才改变。那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富余些的人家就去镇里或县上买些月饼,没钱的人家就烙几张糖饼当月饼。钱家三房没钱,也属于烙糖饼的那种人家。

会过日子的吴氏早上并没有烙糖饼,依然是玉米饼和红薯糙米粥。只给身子不好的钱三贵煮了碗面条,面条上还卧了个荷包蛋,荷包蛋上撒几粒碎葱花,香气扑鼻。

平时都是吴氏把饭端进卧房,钱三贵在床上吃。今天钱三贵觉得精神好些了,便被吴氏扶着来堂屋,大家一起吃。

“咱们晚上烙糖饼,边吃饼边赏月。”吴氏拿起碗说。

钱满霞懂事地说,“好,娘烙的糖饼跟镇上卖的月饼一样香。”

程月不知道为何,今天她闻到那碗鸡蛋面条觉得特别的香,看到公爹一口一口往嘴里送,馋得不得了。她也知道这样不好,很丢脸,便使劲忍,忍着不去看那碗面,忍着想去夹一筷子的欲望。她垂头啃着玉米饼,可不停吞口水的声音和时不时瞥两眼钱三贵的嘴的样子还是出卖了她。

自从钱满江走了后,吴氏想着程月没有那么辛苦了,所以也停了她的鸡蛋供应。

程月的那个馋样让角落里的钱亦绣都汗颜。小娘亲也伪装好些呀,这个样子跟你那清丽的容颜不相配啊不相配。

钱三贵叹了口气,把还没有吃的那个荷包蛋夹进了程月的碗里。

程月虽然有些傻,但也好面子。知道自己嘴馋让人看出来了,羞得脸通红,眼泪都涌上来了。

她瘪着嘴说,“月儿嘴不馋,就是没忍住……”又把碗向前推推,“爹身子不好,爹吃。”

吴氏看到程月瘦得小下巴尖得像锥子,眼睛大得出奇,叹了口气道,“你爹给你,你就吃吧。”说着又把碗推回去。

程月看了看钱三贵,又看了看鸡蛋,她实在想吃,就夹起鸡蛋吃。可刚咬了一口,却觉得鸡蛋腥味太大,胃里一阵翻腾,吐了出来。

………………………………………………

小爹爹终于走了,其实清泉挺舍不得他走的,现在的小爹爹多好啊,俊俏又多专情。

谢谢似水的人生、米兰二号的香囊,谢谢赫拉@芊琳、活宝笨笨笨的荷包,谢谢亲的留言和推荐。今天文文的成绩不错,新书榜上了前十名。谢谢亲,是你们的支持让文文取得了好的成绩。再求点击、推荐、收藏,让文文继续留在前十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