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又见故人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这个冬天里原本要给钱满霞再次做件棉袄。钱满霞这半年个子长得快,棉袄早已短了,接了一年又一年。去年不只短了,还瘦了。小姑娘恰恰爱漂亮的年龄,每次看见钱满蝶做了新衣裳,都羡慕嫉妒不己。之后吴氏许下愿望给她再次做一件,可而如今掰着那点钱,只好很抱歉地对小姑娘说,之前吴氏许愿给她重新做一件,可如今掰着那点钱,只得抱歉地对小姑娘说,“霞姑,让你嫂子把旧袄子拆了,再加肥点。”。...

农女锦绣小说-第二十六章 又见故人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锦绣》在线阅读

这个冬天本来要给钱满霞重新做件棉袄。钱满霞这两年个子长得快,棉袄早就短了,接了一年又一年。今年不止短了,还瘦了。小姑娘正是爱美的年龄,每次看到钱满蝶做了新衣裳,都羡慕不已。

之前吴氏许愿给她重新做一件,可如今掰着那点钱,只得抱歉地对小姑娘说,“霞姑,让你嫂子把旧袄子拆了,再加肥点。”

钱满霞懂事地点头说,“好。嫂子手巧,改的旧袄子穿着也好看。”

钱亦锦在一旁说,“奶,把我的棉花给姑姑做。我是男娃,不奈穿新衣。”除了吃食,其它的东西小正太都有先人后己的觉悟。

昨天钱老太过来,说是钱亦锦的棉袄棉裤早短了,她去镇上买了一斤棉花几尺粗布,让程月给他做套棉衣和棉裤。

吴氏可不敢把专项棉花挪给钱满霞。平时老太太偷偷给钱三贵和钱亦锦拿口吃食来,还防着吴氏给钱亦绣和钱满霞吃,话里话外敲打着。这明面上的东西若是挪用了还了得?

不过,把钱亦锦原来的棉袄拆了,抽些棉花给钱满霞添上,剩下的还可以给钱亦绣改改。

吴氏掰着指头算计着那点钱,一个冬天还是艰难地过去了。一家人都盼着收冬小麦,家里就会好过些。

如今,家里连人都喂不饱,不仅钱亦锦去村里吃饭的时候多了,连大山进山的时间都比往年多。

还有就是村子西面又有闲汉出现了。他们会趁大山和钱亦锦不在家的时候来院子外面学学狗叫蛙叫,说两句浑话,但光天化日之下还是不敢做啥出格的事情。

虽然大山隔三岔五会进山找食吃,但天黑前都会回家。而且这些人也怕钱亦锦,别看他还是个孩子,凶狠起来的架式不输他家的“大狗”。

有一次,范二黑子和花癫子见大山进山了,就结伴来他家院外学蛙叫。被院子里扔出来的石头砸了个正着,随着咒骂声,钱亦锦拎着砍柴刀跑出来。看着他充血的双眼和寒光四射的砍柴刀,两个大男人也吓得撒腿便跑。

春天来了,百花盛开,钱家几个人也从悲伤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只是钱三贵的身子依旧十分不好,还躺在床上起不来,不过能挨过严冬已经是奇迹了。

四月初六的清晨,除了钱三贵还在屋里歇着,其他几人都在堂屋吃早饭。早饭是玉米糊,但多了两个水煮蛋。

吴氏把鸡蛋递过去,笑着对两个孩子说,“今天是你们六岁生辰。一晃眼,我们锦娃、绣儿都这么大了。”

两个孩子早就等着这一天了,拿着鸡蛋笑得见牙不见眼,钱亦锦大声说,“谢谢奶奶。”

钱亦绣也跟着小声说了句,“谢谢奶。”

“还有呢?”程月生怕他们把自己忘了,赶紧问。

“谢谢娘亲。”两个孩子又说道。

钱亦锦猴急地剥了蛋壳,三口就把鸡蛋吃进肚里。然后,又喝了两碗粥。

钱亦绣却把鸡蛋揣进荷包里,糯糯地说,“等绣儿饿了再吃。”然后,只吃了大半碗粥。

吃完饭,吴氏下地去了。自从入了春,地里的草就疯长,她去锄草。

大山也跟着跑了出去。山里的动物开始多起来,它几乎每天都会进山找食吃。

钱满霞洗完碗,再把衣裳洗了,就要上山捡柴伙。平时都是自己去,但由于昨天她捡的干柴多,藏了一捆在灌木林里,她让钱亦锦去帮她拿。

钱亦锦长得又高又壮,从来都把自己看成小大人。听说去给小姑姑当劳力,很高兴地点着头。

走之前,还挺着小胸脯嘱咐钱亦绣说,“妹妹,我们走后你要把门关严插好,别人敲门不要开,想出去耍等哥哥回来带你去。记着把娘看好,娘亲这样美貌的妇人不能随意让人瞧了去。”

钱亦绣听哥哥一声令下,忙糯糯答道,“好。”

钱亦锦满意地说,“妹妹真乖,哥哥回来给你扯几朵好看的大花。”

蹲在墙角的钱亦绣腹诽不已,小屁孩岁数不大,架子不小。不仅个子压了钱亦绣一头,行事做派更是老练,把有些随了白莲花娘亲的钱亦绣甩了一条长安街。

钱满霞呵呵笑了起来,点着钱亦锦的头说,“小鬼头,就你精。”

他们走后,钱亦绣就去关院门。院门关上的一瞬间,程月突然瞥见门外有一簇鲜艳的红色,那几朵花昨天还没有呢,今天就突然长出来了。便说道,“花儿好看。”

钱亦绣把门关好,又站在小凳子上再把门插上。才过来牵着程月的手说,“院子里的花也好看,娘看院子里的花。”

此时桃花的花期已经过了,枝上已经长了些比指肚还小的青桃子。这些桃子即使是熟了也不能吃,又酸又涩。

因为程月喜欢看花,两年前吴氏又专门在院墙下面栽了几棵蔷薇。如今一小截院墙上爬满了枝叶繁茂的蔷薇藤蔓,已经冒出了数不清的花骨朵,也零零星星开了几朵花。

程月看了几眼桃树和蔷薇藤,眼神又转向大门说,“江哥哥说的,要看门外的花。”

钱亦绣把鸡蛋拿出来,学着大人的口气哄着她,“娘亲乖哦,乖了就有鸡蛋吃。”

程月知道过生日的人才能吃鸡蛋,摇头说,“锦儿嘴馋,娘不馋,不能吃绣儿的鸡蛋。”说完就闷闷地坐在小凳子上。

钱亦绣心软,最不忍心看娘亲受委屈的模样,看到娘亲噘着小嘴坐在那里,极不落忍。犹豫着说,“那娘亲只看一小下下,好不好?”

程月忙点道,“好,娘乖,”顿了一下,又说,“绣儿也乖。”

钱亦绣又站上小凳子,把门栓打开。两人把门开了一个缝,身子站在院子里面,头伸出门外看花。

此时的太阳已经有些烤人了,钱亦绣躲在墙角听着那母女两人的对话。一会儿,传来了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再一会儿,就听见几个人离开院子的声音。

钱亦绣不由地有些担心起来,程月从来没有出过门,这是去了哪里?到底被谁带出去了呢?

除了树上鸟儿唧唧喳喳的叫声,院子里又沉寂下来。

钱亦绣正心神不定之时,却看到久违的牛头和马面来了,脖子上还挂着写有“零零七”的牌子。正是当初勾自己的那对牛马组合。

…………………………………………

谢谢伊朲紅妝、赫拉@芊琳(2)、简和玫瑰的荷包,谢谢亲的推荐和留言。继续求点击、推荐、收藏,求亲多多支持。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