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恶作剧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小女娃怯怯地退后两步,再次望着烤红薯呆呆。旁边一个卖鸡的大娘劝道,“这小娃定是饿坏了才会站在这儿,你不给即使了,何必骂得那么不好听。”卖红薯的妇人忙冲这个卖鸡的大娘解释道,“哎哟,这位大嫂,你不明白,这丫头是我们村里的。她娘是个疯子,整天疯疯旁边一个卖鸡的大娘劝道,“这小娃定是饿坏了才会站在这儿,你不给就算了,何苦骂得那么难听。”。...

农女锦绣小说-第三十一章 恶作剧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锦绣》在线阅读

小女娃怯怯地后退两步,继续看着烤红薯发呆。

旁边一个卖鸡的大娘劝道,“这小娃定是饿坏了才会站在这儿,你不给就算了,何苦骂得那么难听。”

卖红薯的妇人忙冲这个卖鸡的大娘解释道,“哎哟,这位大嫂,你不知道,这丫头是我们村里的。她娘是个疯子,成天疯疯癫癫的乱跑,摔下山了却诬陷是我儿子推她的,讹了我家一百个大钱。哎哟,丧良心啊……”

妇人一边吐沫横飞地在说着话,一边注意着小女娃,生怕自己一错眼小女娃偷她家的烤红薯。

她却没看到从老槐树的另一侧伸出一根长树枝,树枝戳中一个烤红薯,便缩了回去。之后,又伸过一根树枝,树枝上还留着几片叶子,只不过这根树枝似乎才从茅坑里捞出来,上面糊了一些黄便便。那根树枝在烤红薯上抹了几抹,又甩了几甩,才缩了回去。

小女娃又等了大概一、两分钟后,转过身走了,等拐过这个巷子便撒开腿疯跑。

妇人没理走开的女娃,继续咒骂着老钱家。

一个四、五岁的小娃拉着一个老翁走过来。小娃喊道,“我要吃烤红薯。”

妇人立即眉开眼笑地退回到炉子后面说,“要几个?我给你拿。不是我说大话,我家的红薯是黄心红薯,烤出来又香又甜又糯……”

她话没说完,便怂了怂鼻子,咋味道有些不对。再低头看看红薯,却见红薯上面糊着一些黄屎,已经被烤得冒了烟。臭味夹杂着红薯味,令人作呕。

老翁气坏了,骂道,“你个黑心烂肺的,明明是黄屎红薯,还说啥黄心红薯……”

妇人一声尖叫,“这是哪个混帐玩意干的?哎哟,挨千刀的,坏了良心的,老娘咒他祖宗十八代……”

钱亦锦和钱亦绣手牵手跑出镇子。钱亦绣挣命地跑,生怕被人抓住。她是好孩子,这是她两辈子加起来干的第一件坏事,虽然只是帮凶,但也心虚。不过,却极兴奋和刺激。

钱亦锦停下了脚步,拉着妹妹说,“好了,范婆子追不来了。”又纳闷道,“原来妹妹这么能跑啊,那咋总说走不动让哥哥背你?”

钱亦绣停下脚步,才觉得心跳过速,双腿发软,呼吸急促。原主的小身子骨太弱了,稍微剧烈运动一下,就受不了。她知道此时不能马上停下,便慢慢挪动脚步向前走着。听了钱亦锦的话更郁闷,一着急就忘了身边有个小苦力了,害自己差点猝死。

她这几天一直坚持锻炼身体,每天都“跟着”钱亦锦到处走,还顺便端了两窝兔子,捡了二十几个野鸡蛋。她希望自己能快点长结实些,那样就可以去山里了。那山上有些秘密,呵呵呵呵,天知地知马面知,还有她钱亦绣知。

不过到现在为止,她最远也只能走到离家五里外的镇上,或是上个平缓些的山坡。还有,她还证实了一个猜测,就是松潭的水的确比蝴蝶泉的水甘甜些。等以后有了钱,赶紧买地,把松潭圈进来,有大用。

等她缓过口气了,便站住耍赖,说走不动了。小苦力认命地弯下腰,让她爬上背去。

走过一个小树林,过了一片田地,便到了绿柳村。绿柳村的西面是宋家村,绝大多数村民都是省城世家宋家的佃户。宋家有千亩良田在这里,包括花溪村在内的几个村都有村民租种他家的地。

宋家还有一个庄子在这里管理田地和佃户。钱亦绣望了一眼远远的大院子,若是能攀上那个大院子里的管事,自家也就多了一个椅仗。王管事虽然只是宋家的一个奴才,但在这一带却极威风,乡人都称他为王老爷。

王老爷虽然算不上坏人,但绝对不算厚道人。小气,吝啬,还有些狐假虎威,若不找个好的际遇,自己无论如何也入不了他的眼。

穿过绿柳村及大片田地,就到了洪河。再过了洪桥,又是一片田地,穿过这片田地,就是花溪村了。

钱亦锦望着一望无际的田地说,“听太奶说,咱爷跑镖挣了好些银子,就在这里买了十几亩水田。可惜,咱们家的水田都卖了。等以后哥哥出息了,就在这里买一百亩上等好田,跟宋家一样富贵。”

真是没见过识面的小屁孩,一百亩田就想跟宋家比肩。看来,得赶紧攒钱让他上学,出门长见识。

他们没有进村,而是沿着花溪村北面的那条小土路向西拐。走了半刻钟,来到一棵要死不活的柳树下。这里已经过了村子,没有田地了,土地也变得贫瘠起来,只有荒草、野花、石头、溪流和几棵树。

没有了遮挡视线的物体,向南一眼就能看到自家院子,向北洪河及河对岸的良田也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他们面前。

钱亦锦把妹妹从背上放下来,又从怀里掏出烤红薯,准备坐地分赃。之所以钱亦锦没有走村里的路,而是选了这条偏辟的村外小路,就是为了分赃。

看到这个红薯,钱亦绣又气不顺了。开始他们商量的时候,并没有偷红薯的剧情,这熊孩子却临时加了这一出。当她看到那根树枝叉红薯时,吓坏了。这若是被抓到了,就不是小孩子的恶作剧,而是偷盗了。

钱亦绣觉得钱亦锦岁数太小还分不太清楚是与非,弄吃食又有些没下线,若是养成这种“顺”吃食的习惯,那可了不得。自己还想把他培养成材,当倚仗呐。

便装可怜道,“哥哥咋能偷烤红薯呢,万一让人抓住了咋办?咱们家就你一个壮男了,若是你再被抓进牢里,我们可怎么活!”说完,眨巴着红眼圈,泫然欲泣地看着他。自从穿越到这具身体上,总带了些原主小白花的特质。

钱亦锦看妹妹瘪着小嘴快哭了很心疼,再想想她的话,也是一阵后怕。可不是,他是家里唯一的壮男,万一他坐牢了,娘亲妹妹,爷奶姑姑该怎么办?便马上发誓诅咒,保证以后再也不去顺吃食了。

发完誓,还是舍不得把红薯丢了,商量道,“妹妹,咱顺都顺来了,就吃了呗。哥哥保证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

得到妹妹的许可,钱亦锦把红薯一分为二。猴急地几口吃完,用袖子把自己嘴擦了擦,又体贴地俯身帮妹妹擦嘴。劲太大,袖子又带补丁,把钱亦绣的小鼻子都刮红了,痛得她哼了两声。

两个人的战场打扫干净了,钱亦锦又道,“妹妹回家不要跟爷奶说吃烤红薯的事。他们知道咱们顺了人家的东西吃,要生气。”

熊孩子还挺有心计,钱亦绣点点头表示赞同。又伸出两条小细胳膊,钱亦锦爽快地弯腰让妹妹爬上背。

…………………………………………

谢谢简和玫瑰、赫拉@芊琳的荷包,谢谢亲的一切支持。继续求点击、推荐、收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