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救命之恩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听这话,当然是那个公鸭嗓子给的了。这熊孩子说话的可太不中话了,仔细一看这小厮就没把原话学出,原话当然更不好听。那熊孩子虽讨嫌,但对战死将士家属的关心但是真的。并且,阴差阳错之下还救了自己。钱亦绣很没骨气地递过来银子,抹着眼泪地说,“谢谢您小爷和你家公那熊孩子虽讨嫌,但对阵亡将士家属的关心还是真的。而且,阴差阳错之下还救了自己。。...

农女锦绣小说-第四十五章 救命之恩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农女锦绣》在线阅读

听这话,一定是那个公鸭嗓子给的了。这熊孩子说话可太不中话了,一看这小厮就没把原话学出来,原话肯定更难听。

那熊孩子虽讨嫌,但对阵亡将士家属的关心还是真的。而且,阴差阳错之下还救了自己。

钱亦绣很没骨气地接过银子,抹着眼泪说道,“谢谢小爷和你家公子的救命之恩。求小爷好人作到底,送佛送到西,送送我们吧。我怕那两个坏人见你走了,又来抢我。呜呜呜,我不想唱戏,不想当戏子。”

梁高想想也是,很可能自己一走,那两个恶人又来抢小娃。既然少爷专门让他出来给赏钱,就说明少爷是想帮这家人的。而且,他的父亲就是跟随国公爷上战场战死的,对这种家庭又多了一份怜惜。便道,“那你们跟我回去一趟,我跟我家少爷说说,看能不能用马车送你们一程。”

他们又回到张家侧门,梁锦昭几人已经在望月阁上看到他们出了状况,赶紧出来,正好在门口碰上了。

听了梁高的话,几个少年义愤填膺。宋怀瑾击掌骂道,“真是太狂妄,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人。”

张央道,“那红云戏班仗着红牌花无心得金大人宠爱,很有些狂妄。若是梁高不跟了去,这小娃可是要遭些罪。”

梁锦昭见背篓里的小女娃哭得小脸像个花猫,头发零乱,大眼睛又红又肿,还在不停地抽噎,显见是吓坏了。

再想到她上午说的自己和娘亲被人欺负得摔伤的事情,心里有些酸促起来。看来,这小娃最艰难的不仅是吃不饱饭,还随时面临着被恶人欺侮。

大乾这些年的边界并不太平,阵亡将士成千上万。特别是失踪人员的亲属,朝庭没给过一点说法和抚恤,这对于那些为大乾战死却又尸骨无存的人来说,太不公平了。自己如今看到了,就不能坐势不理,回京就跟爷爷和爹爹说说这事,看能不能想办法救济一下。

自己之前太狭隘和自以为是了。

梁锦昭对张央说,“表舅,你看能不能让人送送她们?”他和宋怀瑾是表兄弟,张央的母亲宋氏是宋家远房族亲。

“这个自然。”张央回头让自己的小厮去唤辆马车来。

吴氏自是千恩万谢。钱亦绣终于松了口气,说道,“谢谢各位的救命之恩。”

一会儿,一辆马车便来到这里,几个人上了车。

她们不知道的是,那两个男人并没有走远,还躲在远处看。见张家少爷及另外两位身着华服的公子居然把她们送上了马车,看来她们真的跟张家的关系匪浅。便不敢再打主意,回去禀报主子了

马车快得多,半个时辰就到了花溪村北边。吴氏请车夫去家里坐坐,车夫摇摇头直接赶车回县城了。几人急冲冲地往家奔。虽然荷包里有了许多银子,但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兴奋,她们吓坏了。

刚来到村西头,就看到荒地另一头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在翘首以望,是程月和钱亦锦。

程月一般是不出门的,难道家出里什么事了?吴氏几人又心里都慌起来,快步往家赶着。

那两个人也看到她们了,向她们跑来,还传来程月哽咽着喊“绣儿”的声音。

钱亦锦的嗓门大多了,喊道,“娘担心妹妹,哭了一下午,怎么劝都不成。”

钱亦绣过去从来没有离开程月这么长时间过,偶尔出去一趟也是一个时辰内就回家。过年过节时去过几次钱家大院,也是吃了饭就马上回家。不像钱亦锦天天在外野程月习惯了,只要他晚上回来睡觉就成。

中午见女儿还没回来,程月就担心起来,钱三贵和钱亦锦劝着才勉强吃了半碗饭。到了下午还不见女儿回来就吓哭了,执意到门外等。钱三贵怕有不好的男人调戏儿媳,也只有拿个小板凳坐在院门口看着。

倒是有几个人路过这里,见程月站在门外,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钱三贵轻咳了几声,人家也就识趣地转过眼去。

程月把奔过来的女儿抱起来,哽咽道,“绣儿可回来了。娘怕,怕绣儿像江哥哥一样,一出门就不着家了。”经常词不达意的小娘亲把思念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钱亦绣抱着程月的脖子鼻子也有些酸了,用小手帮她擦着眼泪说,“绣儿舍不得娘亲,不会不着家的。”说完,就亲了她一口。

钱亦绣早就想亲小娘亲了,一直不敢,怕把美人吓着。经过下午的那一场惊吓,虽然觉得小娘亲的怀抱不算稳当,但爬在里面倍感温暖。再加上情不自禁,就亲上去了。

程月一愣,红红的脸蛋就像春阳下的娇花。她犹豫了一下,为难地说道,“江哥哥说过,除了他,谁也不能亲月儿,不然他会生气的。绣儿只能亲这一次,下次不能够了。”

这个傻娘亲!

钱亦绣嘟嘴说道,“爹爹说的是外人,我是你的女儿,你生的,连你的奶都吃了,亲亲有啥啊。”

程月觉得是这个理儿,就笑咪咪地在钱亦绣的脸上亲了一下。得到娘亲的回应,钱亦绣又凑上去一亲芳泽。

两人正在亲热,钱亦锦不愿意了,急得脸通红,眼睛鼓得像牛眼。他抱着程月的腰急道,“娘和妹妹亲来亲去,咋把我撇开了?我是娘的儿子,我也要亲!”说到后面都带了点哭音。

程月舍不得儿子着急,便把女儿放下,低身亲了儿子的小脸一下。钱亦锦才抿着嘴乐了,回亲了一下程月后,又斜眼瞥着钱亦绣。

钱亦绣邪恶地暗笑,坏阿姨早就想亲亲你了,你自己倒找上门了。她使劲亲了小正太一口,吧嗒声传出老远。在小正太回亲她一口后,四脚并用爬上了小哥哥的背,“绣儿累了。”

钱亦锦浑身是劲地背起了妹妹。

几个当事人没事一样,吴氏和钱满霞倒羞得像两只大红虾。

回了家把门一关,一家人去了堂屋。

钱三贵看见吴氏几人的脸色不太好,脸上明显带了泪痕,吃惊道,“怎么,卖花不顺?”

……………………………………

谢谢浅忆伊人颜、书友160329153720453、赫拉@芊琳的荷包,谢谢亲的支持和推荐。继续求点击、推荐、收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