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开除公职,腿打折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是曼惠的经典作品。苏小昭是真的很开心,也很深深的感动。苏家,不看别人,就单这个双胞胎哥哥,她做什么都是很值得的。看一看左右无人,她就给苏振华说了实话:“哥,这宅基地和房子,你看一看,虽然在村边上,虽然地理位置多好啊,别人家也不是不想,占时都也没之时理由,也拿不出那么多钱。苏家,不看别人,就单这个双胞胎哥哥,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小说-第四十七章 开除公职,腿打折全文阅读

苏小昭是真的很高兴,也很感动。

苏家,不看别人,就单这个双胞胎哥哥,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看看左右无人,她就给苏振华说了实话:“哥,这宅基地和房子,你看看,虽然在村边上,但是地理位置多好啊,别人家不是不想,暂时都没有正当理由,也拿不出那么多钱。”

她为村里拿订单回来,大家甜头尝到,村里赠送她一套房子和地基,到时候一个人都不会多话!

现在说租,不给租就说买,就是不想招人闲话。

付钱买下来?才不会!

苏振华说:“你买这么多房子,咱奶奶和大爷又该眼红了,不定生什么事!”

“所以啊,我租,不买!至于村里到时候赠送给我,却之不恭啊!”

能买得起也不买,宁愿做大了,给村里赠送各种公共设施,也不在开始一两年全款买。

不然,就算为村人肝脑涂地,他们看不到你的付出,只觉得你靠着他们发大财,把他们的钱都黑了!

所以,买得起也必须说买不起,天天哭穷,就这么定了!

苏振华“噗嗤”笑出来:“妹妹,你可真精!”

嗯呢,我很精,收下!

雨天,又没有电视手机可玩,苏振华去村里杂货店买了两副扑克牌,顺便去看了一眼爸爸妈妈,看他们挤在厨房里,咬咬牙,回去牛棚也没给苏小昭说。

四个人在油灯下打升级。

苏小昭和苏振华对门,俩人配合一口气从2打到J,苏振国和苏振宇都没有坐上庄。

苏振国对苏振宇说:“小四,我们俩加油,抓住打J,把他们一钩到底。”

苏振宇刚想说“哥,我们都上不了手”,就听见风雨里有人“嘣嘣”地敲门。

是爸爸妈妈?

苏振华急忙把手里牌朝下放着,提醒苏振宇:“不准偷看啊!”

跑过去开了门,欸,他顿时睁大眼:“下这么大雨,你们怎么来了?你们不是走了吗?”

苏小昭也扭头看,我天,顾绍安和燕飞,这俩人怎么来了?

她站起来,也诧异地问:“你们这是?”

顾绍安和燕飞把摩托车都推进屋子里,脱下雨衣,苏振国几个帮着接过来。

甩甩头上的雨水,打量整个屋子,顾绍安精致的瑞凤眼就装满了笑意:“苏小昭,乔迁新居也不说一声啊?”

苏小昭不禁扑哧笑出来:“这都住牛棚了,算个什么新居。”

燕飞也不吭气,脱下雨衣后,就把摩托车上绑着的一个大袋子卸下来,放在地上:“给你们。”

叮叮当当的,啥东西呀?

顾绍安也把两个大蛇皮袋子从车尾上卸下来,递给苏振华:“你们搬新家了,这点东西给你们。”

苏振宇眼尖,高兴地叫起来:“姐,好吃的。”

顾绍安拿的两袋,装着四五罐奶粉、麦乳精、各种点心,那些点心不是岱南常见的纸盒子装的蜜三刀、油炸糕等点心,而是精美的铁盒子装的饼干。

京都饼干、杏脯什么的。

还有一个袋子里,竟然装了一袋子的海鲜、还有各种食材。

苏小昭说:“你们来就来,还带东西干嘛?”

这要花多少钱啊!

她话才落,就看见燕飞把自己那个袋子也打开了,哎呀,是一台原装进口收录两用机。

这是80年代最时尚的电子产品了,银光闪闪,卓尔不凡。

苏小昭前世没有用过这种双卡的收录机,她很兴奋,仔细地看说明书。

苏振国已经激动地说:“妹妹,你讲课,可以用这个放磁带。”

男生谁不喜欢电子产品,何况,这可是当下最高档的收录机,双卡的呢!

燕飞又从袋子里掏出来两个盒子,一个递给苏振宇,一个递给苏小昭。

苏振宇看了一下,顿时激动地要哭了,哎呀,是一把狙击枪模型啊!

苏小昭一眼就看出,这是把仿真狙击枪,质量绝非玩具可比,市场上根本买不到。

他哪儿来的?史文聪给的吗?

不可能!史文聪那个人只要做了好事,他必定会叫对方知道,在他看来,做好事不留名那都是傻子!

苏小昭手里的盒子,是一盏台灯,她知道,这个牌子的电灯特别好,就算是未来几十年,也一直在灯具市场独占鳌头。

在这个时代,这些东西太昂贵了,她与他们真的只有两面之交,而且说起来,燕飞还救了她两次。

她怎么能拿他那么贵重的礼物!

本能地推辞:“这些,我不能要。”

燕飞不吭气,黑黢黢的眼睛看着她,嘴皮儿一动:“拿着!”

这人是真不会说话,就连做好事,也做得像下命令!

顾绍安笑着说:“苏小昭,这些你可要收下,这都专门给你准备的,都是你急需的,我们明天真的就走了,行李都打包好了。这些都没法带走!还有,不白给你,瞧见了吧,海鲜带来了,你再给我们做一餐吧!”

苏小昭诧异地问:“现在?”

顾绍安点头:“对,我们从中午到现在都还饿着呢!明天一早我们就走了。”

就因为这个才冒着大雨来的吗?

苏小昭不推辞了,虽然她一肚子疑问,可是,山高水长,后会有期。大家打交道的机会很多,她一定有机会还回人情。

痛快地说:“行,那我就给你们做。”

这一排牛棚,别的没啥,就是房间多,个个空荡荡的,她把材料拿到灶台。

当看到里面真的有一大袋年糕,她不禁笑了,这个燕飞,还真记着。

他是怎么弄来的?

鱼虾都很新鲜,他们也没有冰箱,带来的材料,除了年糕太多,吃不完,苏小昭全部做了。

她拿出看家本事,依旧做了南方菜。

苏振华去村里借了十多个盘子,大家在牛棚里,听着外面不断哗啦啦下的大雨,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顾绍安对苏小昭说:“苏小昭,我们明天真走了,除了香河居的事,你还有什么事吗?”

苏小昭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笑着不经意地说:“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怎么就送了这么多她急需的东西?他们在调查她,还是史文聪调查她?

顾绍安原本想说:“打听一下就来了呗。”

但是燕飞却突兀地说了一句:“郭伟腿折了!”

什么?

苏家四兄妹都吃惊地放下筷子。

燕飞又说了一句:“开除公职。”

开除公职,腿打折!

苏小昭已经明白了:“你干的?”

燕飞“嗯”了一声,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比如气愤,比如邀功,比如......

什么都没有,云淡风轻,他还是那个阴鸷、冷漠、有些自闭的少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