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苏爸爸亲自去请苏小昭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是曼惠的经典作品。苏爸爸一听叫他去请苏小昭,立刻黑脸:“我不可能会给她诚恳道歉,她爱来不来。”杨明起又是劝又是威胁:“国芳,咱也不是说你,事儿你办的真不亮堂。三丫是你的闺女,自小被木槿被欺负,你得否认吧?这孩子快活很容易好出来,但是被车撞好的,谁好端端地去翻车?你闺女受杨明起又是劝又是威胁:“国芳,咱不是说你,这事你办的真不敞亮。三丫是你的闺女,从小被木槿欺负,你得承认吧?这孩子好不容易好起来,还是被车撞好的,谁好端端地去撞车?你闺女受多少委屈,你心里清楚,反正我话撂这里,今天关乡长跟前,你是要塌他的台,还是撑苏家的脸面,我随你。”。...

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小说-第五十三章 苏爸爸亲自去请苏小昭全文阅读

苏爸爸一听叫他去请苏小昭,立马黑脸:“我不可能给她道歉,她爱来不来。”

杨明起又是劝又是威胁:“国芳,咱不是说你,这事你办的真不敞亮。三丫是你的闺女,从小被木槿欺负,你得承认吧?这孩子好不容易好起来,还是被车撞好的,谁好端端地去撞车?你闺女受多少委屈,你心里清楚,反正我话撂这里,今天关乡长跟前,你是要塌他的台,还是撑苏家的脸面,我随你。”

他招谁惹谁了?劝了闺女又劝爹,谁都不让一步,他这个大队书记想做点事也太难了。

苏妈妈太想和几个孩子和好了,她眼巴巴地说:“三丫胆小又心软,她就是被你打怕了,你可别打她了。”

苏国芳恼得不行,心说我拢共就打她一巴掌,谁家父母不打孩子?

关乡长听他们叽叽咕咕地说什么“请请”的,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他笑哈哈地问:“国芳,找到闺女没有?”

苏爸爸没办法,他脸面上挂不住,只好硬着头皮回了一句:“我去看看。”

哼了一声,黑着脸去牛棚。

杨明起跟上去,苏爸爸要敢胡说,他就敢治他,他一个堂堂的大队书记,还管不了一个村民?

苏小昭正在给苏振国讲题。

他撑起来的兴师问罪的心气一下子像气球一样瘪了!

“咳咳!”

他咳嗽了两声。

眼睛却看着苏小昭。

苏振国放下书,紧张地问:“爸,您怎么来了?”

苏振华和苏振宇眼睛上下打量他,警惕地放下手中的笔,脚步慢慢地往苏小昭身边移。

苏小昭终于抬起眼帘,嘴唇抿得紧紧的,他到底会说点什么?

苏爸爸好几天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了,他和苏小昭就那么互相看着。

又长高了,皮肤瓷白光洁,水汪汪的桃花眼稚气又娇弱,还带着倔强和审视。

看着娇弱,却极冷漠。

他说:“关乡长想见你。”

苏小昭咧开小嘴忽然笑了:“所以我必须去吗?”

苏国芳顿时恼怒,扭脸就走:“你爱去不去。”

杨明起拉住他:“国芳你别走!三丫,乡长要见你,是谈咱们大蒜发展的事,你爸爸喊你,是为咱们村着想。”

拼命给苏小昭使眼色,眼珠子都快眨飞出去了,唉,小祖宗啊,差不多就行了。

苏小昭说:“去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不能再打我骂我,否则,哪怕在国家领导跟前,我也转身就走。”

苏国芳黑着脸说:“你放心吧,没有国家领导,我也不会再打骂你。”

“国家领导倒不怕,我就怕又有人挑拨离间,挑唆着你打我骂我。”苏小昭说。

苏国芳恼恨地说:“谁的话我也不会听了,行吧?”

不就是他的老娘和大哥一家吗?

这几天住在厨房里,苏国修和苏奶奶避之如蛇蝎,木槿是他从小扛在肩头长大的比苏小昭还亲的侄女,她要结婚,这么大事,也没有人来和他商量。

本来男方过礼,应该有他这个亲叔叔的一份,然而,郭伟一盒点心也没有给他,在村人面前,里子面子都掉光了,还有啥不懂的?

杨明起立即圆场:“三丫,你放心,以后,不管是谁,敢动你一个指头,我们村委给你出头。”

苏国芳脑子嗡嗡的,老子给闺女道歉,杨明起还明晃晃地威胁他!

苏小昭顺着梯子下来:“行,大爷,我听您的。二哥,你陪我一起去呗。”

杨明起马上说:“都去,你们几个都去,关乡长说了,他想见见你们几个,请你们吃饭。”

苏振宇“嗷”一声,开心极了,有好饭吃咯!

杨明起带着苏小昭兄妹四个,与苏国芳一起回到大队会计老白家。

苏国芳家房倒屋塌,他们总不能叫乡长坐在院子里淋雨,所以关嘉祥在老白家等着苏小昭。

关嘉祥一眼看见苏小昭,就感叹了:“像,太像了,国芳,你闺女,比你长得还俊。”

小姑娘看着稚嫩,却很美,她小巧的嘴微微嘟着,明眸顾盼,神采流转。

关嘉祥就想到“柔情似水”一词。

关嘉祥是发自内心的夸赞,当年他们班,苏国芳就是个病弱的帅哥,多少女同学又喜欢他又心疼他,美,又孱弱得叫人担忧。

苏国芳听了关嘉祥的话,忽然有些反感,他生苏小昭的气,无非是因为“家丑外扬”,但是,乡长算个什么东西,像一头想拱大白菜的猪。

他马上沉着脸说:“嘉祥,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她做,小孩子家啥都不懂,你是长辈,多指教。”

关嘉祥马上就接话:“那我就不客气了,闺女呀,我听杨书记说你准备带领全村种植大蒜致富,我特意过来看看,你是咋打算的?需要乡里配合点什么?”

苏小昭便把大蒜种植购销的事都给关嘉祥说了说。

关嘉祥对于以后大蒜扩大种植的销售,也是抱着鸭子蹚水试着来的态度,大蒜不是粮食,不是菜,谁能吃这么多大蒜?

他支持,但是也觉得冒险。

“你有哪些抗市场风险的法子?万一老耿那边出现问题,万一我们大蒜完不成合同要求,还有万一有其他村镇以更低的价格截胡了呢?”

这些问题都是现实问题,但是苏小昭已经都考虑在内了。

她和老耿签订了协议,她另外还要和香河居、其他省市的批发市场想办法联络上,甚至建立大蒜批发中心。

她要想办法和日本、欧美那边联系,找到国际客户,多条腿走路。

关嘉祥大概听了一些要点,她对市场分析很透彻,风控也周全,而且这个孩子勇敢却不冒进。

他激动地说:“现在我放心了,走,你们跟叔去乡里一趟,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乡里其他干部,万一我有事不在或者调走了,不会影响你们的大事。”

在乡政~府里,和乡里的干部见了面,大部分人立马觉得梧桐里村大队干部想致富想疯了,竟然弄这么个小姑娘来糊弄新来的乡长。

苏老师的女儿就算不傻了,叫她来给乡干部开会,这也太扯了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