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被告发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是一个小瓜瓜的经典作品。范筱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赶上了穿书的大潮流。穿就穿吧,看仔细一看别人都是大长腿的美女,再低下头仔细一看自己,胸平个子矮。再看仔细一看家里,父亲意外病亡,狠毒继母转卖就把自己给卖了,幸好有个心痛她的阿姐,这才能让人勉强度日。好吧,日子苦是苦了点,虽然她范筱筱做为当代中国生活……UP主是肯定会哭的!也没银子咱们就赚!也没非常好吃的咱们就种!有灾祸,那咱们就跑!美好的的生活……就在前方!但是,日子一好,总有烦心的事事便找登门。偷秘方,套近乎,除了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的?!哼!真当我范筱筱不火力全开,爪子是白长的!?啥,隔壁反派大佬们要倒插门?那.....那能怎么办?范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王大伯和老赵头带着那候三朱二前去了码头取船,王大娘拿着从家里带给的粮食做好了朝食,几人草草了事吃过后便坐在院子里挑拣出起了带给的辣椒,红的晒在了院子里的磨盘上,等着较干燥完后留下的作种子,绿的便摘了准备好早上做点什么吃食。余小宝了完全恢复了不少,他靠余小宝已经恢复了不少,他靠着范氏看着大人们忙活着。看了半天,他终于坐不住了,拉了拉范筱筱:“姨姨,咱们为什么要给完那两个核核之后还要给船船啊,不给船船不行吗?”。...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十四章 被告发全文阅读

王大伯和老赵头带着那候三朱二前往了码头取船,王大娘拿着从家里带来的粮食做好了朝食,几人草草吃过之后便坐在院子里挑拣起了带来的辣椒,红的晒在了院子里的磨盘上,等着干燥完之后留下作种子,绿的便摘了准备晚上做点什么吃食。

余小宝已经恢复了不少,他靠着范氏看着大人们忙活着。看了半天,他终于坐不住了,拉了拉范筱筱:“姨姨,咱们为什么要给完那两个核核之后还要给船船啊,不给船船不行吗?”

委屈的小表情萌的范筱筱直揉于小宝的脑袋,边揉边笑道:“那两个核核可是有大作用,是得给两个人或者三个人的!怎么?小宝你还舍不得那小船吗?”

小宝垂着脑袋,扣着手指,嘟着小嘴嘀嘀咕咕道:“那些坏人把咱们的船船拿走了,以后咱们就不能捕鱼摆摆了……不能抓鱼摆摆,咱们就没有饭饭吃了……”

王大娘听着小人儿的嘀咕,有些忍俊不禁,忍不住想逗他:“唔……小宝说得对,咱们家要是吃不上饭饭了,这可怎么办呀?”

小宝挠了挠脑袋,瘪了瘪嘴有些难过了:“不吃饭饭不行的,阿娘,姨姨,爷爷,奶奶会肚肚饿的!小宝可以少吃点的!”

这小模样直给王大娘心疼的抱在怀里一顿揉搓,直呼心肝啊,宝贝儿啊。

范筱筱起身把挑出来的红辣椒育种的铺晒在了院子里,范氏起身跟在了她后头,脸上有些犹豫不决的神色。范筱筱回头注意到了,便拍了拍手上的灰笑道:“咋了姐?”

“二丫啊,姐……姐想出去寻个活计……”

范筱筱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连忙拉着她在王大娘地身旁又坐了下来:“姐,你也是在担心咱们吃饭的钱是嘛?”

范氏耳朵有些发红,她微微点了点头道:“是啊,咱们既然来了这儿,也不能一直住赵老爷子这儿啊,而且咱们吃饭也确实是个问题……”

王大娘也抱着小宝连连点头:“是啊二丫。”

范筱筱想了想,把三人拉进了房,在确认了没有人能偷听之后,她把夏侯给的钱袋子拿了出来。

“这是那白衣大侠给的银子,我看过了里头一共有五十两左右的碎银子。应当是够咱们花销,我之所以要王大伯去用乌篷船抵债,原因有二。

其一,咱们这里离码头太远了,乌篷船平日里放哪儿,咱们不能时时刻刻地看着,还得担心被人找出来拖走。反倒不如就这么抵用了,毕竟现在直接和那群恶霸起纠纷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其二,咱们初来乍到,若是就露了财,引起有心人的注意,难免就会给咱们带来祸端。还有,这笔银子的事情,千万不能让外人再知晓,包括老赵头。等王大伯他们回来了,咱们要去打听一下码头的消息,若是能离开这里最好,此处黄家一手遮天,始终不是个安身之所。”

范氏点了点头,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对小宝说道:“小宝,方才姨姨说的话,你都不能告诉别的,晓得吗?”

余小宝捂着嘴巴连连点这小脑袋,表示自己清楚了。范筱筱把银子从袋子里头倒了出来,分成了三分,其中有一份是另外两份加起来的量。

“这些银子咱们平分拿,大娘您拿着这份多的,我和阿姐就拿着这两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窝里,忒不保险了。”

王大娘有些愣神,这银子对于她来说确实很诱人,但对于范筱筱和范氏又何尝不重要呢,可范筱筱却么利落干脆的平分了,说不感动都是骗人的,但是她晓得范筱筱和范氏更为需要这笔钱,于是连连摆手拒绝道:“不成不成,你们自己拿着,我可不能拿这个。”

“哎呀大娘……”

正当房内范筱筱和王大娘还在相互推搡的时候,屋外响起了王大伯的声音,王大娘连忙把银子往范筱筱手里一推就跑了出去。范筱筱无奈,只能先把银子收了起来。

走出了房门之后,就看见了王大伯坐在院子里直用外衣扇着风,脸色也是十分的不好看,一手拍着大腿,连连发出叹气的声音。

“唉!唉!唉!”

范筱筱连忙凑上去问道:“大伯,你这是咋啦?”

老赵头在一旁咕嘟咕嘟地喝着水,听范筱筱凑上前问话,水碗一放说道:“亥,还能咋了,你大伯被人气着了。”

王大伯摇了摇头,对范筱筱说:“唉,你可知晓今日为何那候三朱二来得这么快吗?他们是有人告密啊!”

老赵头放下了手里的碗,坐到了王大伯身旁接过了话头:“不错,告密的就是隔壁的陈二狗!那黄家规定了,若是发现有逃税不交者,告发之人届时可免除一次税收。”

范筱筱听完眉头便是高高地挑了起来,心底直呼一句好家伙,这不就是内卷嘛!

“老赵头!你可不能说得这么难听!我这怎么能叫做告发!我这叫做遵守镇长大人的规矩!”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