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吃点新鲜的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是一个小瓜瓜的经典作品。范筱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赶上了穿书的大潮流。穿就穿吧,看仔细一看别人都是大长腿的美女,再低下头仔细一看自己,胸平个子矮。再看仔细一看家里,父亲意外病亡,狠毒继母转卖就把自己给卖了,幸好有个心痛她的阿姐,这才能让人勉强度日。好吧,日子苦是苦了点,虽然她范筱筱做为当代中国生活……UP主是肯定会哭的!也没银子咱们就赚!也没非常好吃的咱们就种!有灾祸,那咱们就跑!美好的的生活……就在前方!但是,日子一好,总有烦心的事事便找登门。偷秘方,套近乎,除了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的?!哼!真当我范筱筱不火力全开,爪子是白长的!?啥,隔壁反派大佬们要倒插门?那.....那能怎么办?范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再次走在码头集市的范筱筱有些烦燥踢着路边的石子儿,自从她来了这破地方啊口气都不给人缓的。被卖,逃往,穿书!一件件的!究竟还让不给人活了!心理越发多的负面情绪基本上要最后一根稻草了范筱筱,她地乱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奔溃的吼了出:“阿西吧!这他心理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几乎要压垮了范筱筱,她胡乱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崩溃的吼了出来:。...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第十八章 吃点新鲜的全文阅读

重新走在码头集市的范筱筱有些烦躁踢着路边的石子儿,自从她来了这破地方真是一口气都不让人缓的。被卖,逃亡,穿书!一件件的!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

心理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几乎要压垮了范筱筱,她胡乱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崩溃的吼了出来:

“阿西吧!这他娘的什么破地方!”

这一吼给路人吓得纷纷都绕开了她,生怕惹上了什么麻烦。

“二丫!二丫!”

范氏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了过来,范筱筱揉头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去可不就是范氏急急忙忙地出来寻他了嘛!

“阿姐!你怎么来了?”

快步走来的范氏气息还有些不稳,说话的声音里还带着些喘:“王大伯要和大娘商量点事儿,我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赵大爷说帮着看会儿小宝,我就过来找你了。”

范筱筱看着范氏有些湿濡的衣裳,晓得她应当是给小宝洗完澡后,着急忙慌地出来寻她。一时间心里暖地有些发胀,在原本的世界里,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来自于家人之间的关心。现下虽说是苦了不少,但是范氏和小宝是真切的爱着她这个家人的。

想到这里,范筱筱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好吧,人生总是喜忧参半才精彩嘛!想通了之后,范筱筱顺了顺自己已经乱的和个鸟窝似的头发,一耸肩膀往前走道:

“走吧阿姐,咱们去看看买点什么菜。”

……

“猪肉!猪肉!”

卖猪肉的老张懒洋洋地靠着摊子上吆喝着,他今日生意尚算不错,肉已经卖的七七八八了,摊子上就剩下一副猪下水和一些剃了肉的骨棒。

范筱筱看着那摊子眼睛亮了亮,凑了过去问道:“老板,你这骨棒和下水咋卖?”

老张闲闲地扫了一眼范筱筱脏污的衣裳和勉强算干净的脸,鼻子里发出了嗤的一声道:“骨棒三文一根,你要是买两根骨棒,我就把那下水搭着卖你罢了。”

范氏有些不习惯见生人,结结巴巴地拉了拉范筱筱道:“二……二丫,咱们……咱买着个干啥啊!贵……”

范筱筱摇了摇头,对范氏说:“小宝才病过一场,咱们得稍微给小宝补一补。老板,两根大骨棒!”

说罢,范筱筱就掏了掏自己的衣兜,掏了好一阵这才掏出了夏侯夏大侠给的钱袋子里为数不多的几枚铜板递了过去。那老板点了点,确认钱数之后,便用了两根草绳把范筱筱要的骨头和猪下水系好递了过来。

范氏皱了皱鼻子,看着那赃污腥臭的下水有些欲言又止,但见那老板轻蔑的眼神还是没把心中想的说出来。只是范筱筱要伸手去接那下水的时候,范氏抢先一步拿了过来。

待到两人走远了,看不见那猪肉摊子之后,范氏才犹犹豫豫地说道:“妹啊,你要这玩意儿干啥啊?这,这是乞儿都不愿吃的东西啊!脏得很。”

范筱筱挑了挑眉,她自然是知道这玩意儿在这里是乞丐都不愿意吃的东西,但那都是别人不晓得处理。

“哎呀,阿姐!你一会儿就知道了!那两大骨棒不算啥,主要还是这下水重要呢!”

两人一路闲聊,慢慢的从集市走到了商船停靠的港口,古曲镇靠水吃水,主要的出镇的方式都是水路。范氏面露疑惑:“妹啊,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方才我和王大伯着急回去给王大娘报信,没来得到来打探出去消息。”

范氏了然地点了点头,亦步亦趋地跟在了范筱筱的身后。沉默了一阵之后,范筱筱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说:“姐……如果……我是说如果,咱们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愿意去吗?”

身后先是一阵沉默,范筱筱心下不由得有些紧张。心想要是范氏不愿意带着小宝奔波,那她就只能强迫他们一起去,说实在的她并不想那样。

好在她姐没有让她有这样的担忧,范氏的声音温温柔地在范筱筱身后响起:

“咱家现在没了,对姐来说,咱们一家人在一起,这便是最好的。”

范筱筱心底的石头落了地,无声地笑了笑。

港口今日人并不多,只有零星一两条小商船在这里,港口上的工人正百无聊奈的凑在一起聊着天。

范筱筱凑了过去:“大叔!可否和你们打听点事儿?”

聊天的工人们见来人是个看上去才十一二岁眉清目秀的小丫头,互相对视了一眼发出了笑声。而其中一个面留络腮胡子的壮汉笑得最为粗旷:“哈哈哈,小娘子你想打听点啥?”

见他们笑,范筱筱倒也不恼:“我想问问,咱们这处可曾有去天山附近的商船?”

那壮汉挑眉:“你个小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听出了壮汉话里疑惑,范筱筱随即就是拿袖子抹了抹眼睛,那上边儿有今早以备不时之需喷上去的辣椒水。果然袖子拿开之时,范筱筱的眼睛就已经辣的流泪。

借着着呛劲儿,范晓晓开始声泪俱下地诉起了苦:“我们家中有亲属在哪出做些小生意,已有一年没有过消息了!现在家中侄儿都快三岁了,吵着闹着要阿耶,这才想问问可有那出的商船,也好扫听扫听消息。”

在场的工人们大多都是有家室的人,见范晓晓说得可怜,都有些面露不忍。那络腮胡壮汉也不笑了,沉声回道:“小丫头,那你这次来的也着实不巧,天山的商船前几日才离开。下次再来怕要三月之后了!”

现在是六月,三个月之后,那就是九月!正巧是白家彻底倒台的时候!范筱筱脸色有些难看,白家死后过了不久就四处战乱了。现在看来,她们只能另作打算了。

范筱筱之后又问了他们几个事儿,回到范氏身边的时候脸色沉的都要滴出水了。

“走吧阿姐,咱们回集市买点粗面粮油。”

“诶,好。”

两人走远之后,那络腮胡汉子摇了摇头叹息道:“也是个可怜人啊!家人下落不明,老家又惨遭灾祸。”

“谁说不是啊,那靖川县的商船也得十日之后哩!”

“哎,都是黄家出镇入镇的税给闹的。不然之前的商船那需要等上这么久哦!”

……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