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三个条件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是一个小瓜瓜的经典作品。范筱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赶上了穿书的大潮流。穿就穿吧,看仔细一看别人都是大长腿的美女,再低下头仔细一看自己,胸平个子矮。再看仔细一看家里,父亲意外病亡,狠毒继母转卖就把自己给卖了,幸好有个心痛她的阿姐,这才能让人勉强度日。好吧,日子苦是苦了点,虽然她范筱筱做为当代中国生活……UP主是肯定会哭的!也没银子咱们就赚!也没非常好吃的咱们就种!有灾祸,那咱们就跑!美好的的生活……就在前方!但是,日子一好,总有烦心的事事便找登门。偷秘方,套近乎,除了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的?!哼!真当我范筱筱不火力全开,爪子是白长的!?啥,隔壁反派大佬们要倒插门?那.....那能怎么办?范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冀玉书望着正悠闲饮茶的范筱筱,咽了一口口水,有些敢我相信自己的耳朵。“范小娘子,你适才说……你只要你六十两的报酬?”范筱筱点了点点头,依旧是那副笑眯眯地模样。“是的,你也没看错了,我说了我只要你六十两。”这回冀玉书听很清楚了,他就会觉得这小娘子莫也不是“范小娘子,你方才说……你只要五十两的报酬?”。...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第四十章 三个条件全文阅读

冀玉书看着正悠闲喝茶的范筱筱,咽了一口口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范小娘子,你方才说……你只要五十两的报酬?”

范筱筱点了点头,依旧是那副笑眯眯地模样。

“没错,你没有听错,我说了我只要五十两。”

这回冀玉书听清楚了,他开始觉得这小娘子莫不是脑子坏了吧,自己家提出来的数目明明远不止那五十两啊!难道范筱筱是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好心地冀玉书又重复了一遍自家提出的条件。

“娘子可是没有听清我们的条件,我们可是提出来的一百两啊!”

“我听清楚了,一百两。但是我只要五十两,外加你们冀家答应我三个条件。”

听到还有附加的条件,冀玉书刚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

“什么条件?”

“第一,我要你书桌上的那张地图。”

冀玉书看向范筱筱指的那张地图,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这张是大周的风水志,大约就是介绍各个地方的山川地界的,也不是说有多么珍贵的东西,但是却是他一个朋友所赠。

“这……这张地图是在下一个重要好友所赠,若是可以的话,不知能否由在下抄绘一张给娘子?”

范筱筱想了想,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对方,毕竟她只要晓得自己现下所在的古曲镇在大周的哪里,天山又在哪里就好。

“那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个条件便是,你们届时成立商会之后。要把鱼丸的做法以一百两的价格,卖予黄家。卖的方法我不管,但是必须要做到。卖完之后,抽成一半给我。其次,日后我若需要粉丝,那你们商会提供给我的必须是成本的价格。”

日后需要以成本价格提供粉丝给范筱筱的这个条件,冀玉书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关于把鱼丸的做法以百两的价格卖给黄家,这个条件就提的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他有些看不透范筱筱的想法,皱着眉头便问道:

“为何要把鱼丸的做法卖予黄家?”

冀夫人倒是明白的很快,一巴掌就糊在了自家倒霉儿子的后脑勺上,斥道:“你傻啊!当然是让黄源那老东西花钱了,他花了钱就得想法子挣回来。到时候才能一举打开古曲镇的商贸啊!让那老混蛋看到了有利可赚,就跟让苍蝇看到裂了缝儿的蛋似的!你明白了吗?”

被这么一说,冀玉书彻底明白了过来。一手揉着脑袋,连连对着范筱筱竖大拇指:“高明。”

冀夫人看着自己这傻儿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冲着范筱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范小娘子,你这话说的生分,若是黄源真的买了鱼丸的做法,那么他的钱我们都悉数给你奉上!”

“不,我只需一半。冀夫人,你们那剩下的一半,应当用在成立商会上。毕竟,打开古曲镇才是第一步,但是如何让他长久不衰地开着,我相信夫人应该比我清楚该如何做。”

范筱筱冲着冀夫人眨了眨眼睛,后者怎会不知晓这是范筱筱故意卖的一个人情给他们,随即立马就点了点头笑道:“知晓的,那边恭敬不如从命,我冀家先谢过范小娘子了。”

“亥,这事儿等成了再说。”

“那……不知道第三个条件是?”

说到第三个条件,范筱筱脸上就露出了些许神秘地笑容:“说起来这第三个条件,还是和你们能不能长久地把古曲镇的买卖握在手里有些关系,这个还需要两位做出点牺牲。是这样……”

听完范筱筱的第三个条件,冀家的两人都脸上都少见的一脸严肃。一旁的范筱筱倒是悠闲自得的喝着茶,她提出来的这个条件对他们没的坏处,所以范筱筱自然也并不担心对方不答应自己。

过了一会儿,冀玉书咬了咬牙,像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说道:“行!就按范娘子说的办!你提出来的条件我们也答应!”

看着冀家如此上道,范筱筱笑眯眯地就接过了道了一声谢。

等到范筱筱口述完鱼丸粉丝还有那“秘方”的做法之后,天色也渐渐的有些晚了下来。

双方关于今日所说的一切,签订了一个契文。在接过了冀府的五十两报酬银钱之后,他们又约定好了隔日范筱筱到临江酒楼亲自再教一遍店内的大师傅制作粉丝等东西,冀夫人母子便将人送到了家门口,临行前,冀玉书冲着范筱筱又是一拱手,恭恭敬敬地道:

“范小娘子,在下明日抄绘好了那地图之后,会命人送到府上。”

范筱筱听到冀玉书的话,有些哭笑不得,哪来的府上啊,他们现在充其量也是寄人篱下,于是胡乱地点了点头之后,范筱筱就跟着王大伯顶着大雨离开了冀家。

话分两头,另一处的张家。

张氏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揉着自己的额角,一旁的张屠户也是有些鼻青脸肿地哎哟直叫唤。这两人前两日里被小黑倒下来的那些“惊喜”给吓得够呛,混乱之中张氏踩到长凳脚,那长凳翘起就直接砸到了张氏的脑门上,砸的她是眼冒金星。

还不等张氏缓过神,她脚下一松,那长凳又砸到了张屠户的鼻梁之上,给张屠户砸的是捂着鼻子眼泪鼻涕流了满面。半天都说不出来话,后退的时候,张屠户脚下一个没有注意,踩到了一只死老鼠,当时便没站稳,拉着张氏就摔在了那堆恶心的东西里头,摔得那叫一个狠啊,半晌两人都爬不起来。

再加上这两日大雨倾盆地,根本没有办法外出摆摊,于是两人就躺在家里哎哟来哎哟去地叫唤。

“她娘的!千万别让老子抓着那人是谁!抓到了,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张屠户揉着鼻梁恶狠狠的说着狠话,一旁的张氏听了冷笑了一声,眼神里满是怨毒的神色。

“这事儿还用抓吗!定是那姓范的小贱蹄子!这白日里刚和我们闹翻,夜里头就来做些这下三滥的事情!我呸!回头我一定要和咱闺女说道说道!让黄镇长将他们那家人赶出去不可!”

提起范家那伙人,张屠户就牙痒痒,简直是越想越气。突的,他猛地一拍床榻骂道:“她娘的!明日!就明日!咱们非要把那卤煮生意做起来不可!”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