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张家的阴谋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是一个小瓜瓜的经典作品。范筱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赶上了穿书的大潮流。穿就穿吧,看仔细一看别人都是大长腿的美女,再低下头仔细一看自己,胸平个子矮。再看仔细一看家里,父亲意外病亡,狠毒继母转卖就把自己给卖了,幸好有个心痛她的阿姐,这才能让人勉强度日。好吧,日子苦是苦了点,虽然她范筱筱做为当代中国生活……UP主是肯定会哭的!也没银子咱们就赚!也没非常好吃的咱们就种!有灾祸,那咱们就跑!美好的的生活……就在前方!但是,日子一好,总有烦心的事事便找登门。偷秘方,套近乎,除了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的?!哼!真当我范筱筱不火力全开,爪子是白长的!?啥,隔壁反派大佬们要倒插门?那.....那能怎么办?范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诶,你看这也不是刘家的和朱二么!?他们这一前一后的是要上哪儿去?”“亥,你没据说啊,这都不需要猜定是去找范家大麻烦啊!”周边人的闲言闲语也没抵挡张氏和朱二的脚步,在路过此地集市的时候,张屠户也看见了了这两人,急忙疾步跟在了后头冲着张氏低声叫道:“诶!“啊,然后呢?他是来帮我们的?”。...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第四十四章 张家的阴谋全文阅读

“诶,你看这不是张家的和朱二么!?他们这一前一后的是要上哪儿去?”

“亥,你没听说啊,这都不用猜定是去找范家麻烦啊!”

周边人的闲言闲语没有阻挡张氏和朱二的脚步,在路过集市的时候,张屠户也看见了这两人,连忙快步跟在了后头冲着张氏小声喊道:“诶!媳妇儿,你不是去找闺女么?怎么把朱二找来了?”

张氏学着他的样子,捂着嘴慢下了两步脚,低声朝着张屠户解释:“我在黄家门口碰见了朱家二郎,他问我找黄镇长有啥事儿,我就把这事儿和他说了。”

“啊,然后呢?他是来帮我们的?”

张屠户有些不解,他还是不明白这朱二怎会莫名其妙的就帮着他们了?要知道这朱二平日里就仗着自己的身份,对待小商小贩都恨不得扒下一层皮。

虽说对待他们比候三好上一点,但是那性情可是极为的抠门贪婪啊。就这么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好心无缘无故的帮他们?

“是,也不能全是。我把范家那小贱蹄子的生意给他说了一遍,然后和朱家二郎约好了,若是他帮着我们要到了范家的秘方,我就以后将卤煮方子三成的利润给他。”

张屠户眉头一扬,表情有些不敢置信:“啥?你要去弄范家的秘方!?”

张屠户的声音有些大,喊的这一嗓子引起了不少行人的注意。张氏连忙给了他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你他娘的小点儿声!”

张氏扫了一眼前头走的离他们好远的朱二,见对方没有回头,应当是没有听见他们夫妻二人的谈话。于是又拧了一把张屠户的耳朵,咬牙切齿的骂道:“你就不能小点儿声!?非得闹得大家都知晓?”

张屠户揉着被他媳妇儿拧疼的耳朵,疼得直抽气。

“嘶!我,我也不是故意的,你不是说要自己整么?怎的又要范家的秘方了?”

“啧,有现成的,为啥咱还要自己想咋做,而且那丫头生意不是很好吗?我们要是有了秘方,那那些好生意,可都是我们的!”

“那你怎么找上了朱二啊!他什么背景,什么人你不晓得?再说了,那可是三成利润啊!就范家的这个方子,怎么的也值得了五十来两!”

张氏白了他一眼,心想自家这男人到了关键时候居然比她还抠门儿,不禁低声骂道:“你以为就凭着咱们二人能够轻易拿到那范家的秘方?咱们这事儿必须得借着黄家的势头!再说了。”

话说到这,张氏顿了顿,又看了一眼走在前头的朱二,冲着张屠户又压低了几分声音道:“这方子卖给谁,这还不是我们说的算?届时找个外地的买了这方子,我们究竟卖了多少钱,那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张屠户一听,立马就明白了张氏是打的什么算盘,眼睛随即亮了亮,冲着她媳妇儿直竖大拇指。

“高,那他朱二晓得的是一个价格,实际上咱们卖出去的又是另外一个价格,高。”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不过,这事儿为什么找闺女,那可是三成的利润啊!再少我也有些心疼……”

张屠户话刚说完,就被自己媳妇儿赏了一个暴栗。

“你是不是傻!找闺女!那是逼不得已的法子!这回让我在人门口碰上了朱二,也算是把我点醒了,要是真的找到闺女做这事儿,那出去的收入岂止是三成!到时候只怕是我们拿着三成!黄家拿七成!”

两人的动静有些大,走在前头的朱二回过了头,肥硕的脸上有些不耐地呵道:“你俩干什么呢?在后头嘀嘀咕咕的。”

那声音震得旁边围观的路人一缩脖子,纷纷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了原地。而正在小声谋划着范家秘方的张氏夫妇,齐齐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张氏快走了几步跟上了朱二的步伐,身上的肉随着她的动作颤了颤。

“朱二郎啊,我们这是有些担心那丫头使坏呢!你是不知道啊,那范家的小蹄子!嘴皮子很是了得!上次还在街上哄得侯三郎帮衬着她说话!哎,明明咱们才是一家人,三郎耳根子软,就容易轻易被那小蹄子骗啊……”

说罢,张氏还似是有些痛心一般捂着心口摇头叹了一口气。朱二看着她那副做作的样子,心下满是不屑的冷哼,谁不知道侯三在这古曲镇最讨厌的就是他张家。

听说上次还让候三抓住了他家在集市上大放厥词,说没他家范家就做不成生意。那模样像极了这古曲镇都得听他张家的似的,

候三可是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再加上他张家以前为了把自家女儿送进黄家做的事儿,平日里没有去找麻烦都尚算候三大方了。

现在还在话语里说的自己和侯三多亲切似的,若是侯三站在这儿,这张家的那还有胆子能这么说。

但是朱二没有将心中所想说出来,只是面上笑呵呵地接了他们得话:“谁说不是呢!不过张婶子你也不用太过忧心,你看我这不就是来帮你了吗!他侯三耳根子软,但我朱二心硬着呢!只要婶子你诚意到位,咱自然就是站在你这边儿的,毕竟一个镇子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呢,你说是吧?”

朱二的尾音微微扬起,面上虽然笑,但是那双小眼睛里头却满满都是寒意。张氏心下一抖,后背的汗毛立马就竖了起来。

难道朱二听见了她和张屠户的话?就在张氏心下有些忐忑不安地时候,朱二又说话了。

“不过我觉得张婶子也不是那不知好歹的,对吧?”

话里满是威胁的意味,冷汗一点点从张氏的额头沁了出来。她看着朱二那双小眼睛,心底不知为何止不住地有些发虚。她勾着嘴角,呵呵的笑着。

“呵呵,是……是啊!婶……婶子不能是那样的人!”

就这样张氏夫妇和朱二各怀鬼胎地朝着范家的方向走去,而他们谁也不知道的角落,一个人影将他得话听了个全乎之后,便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跑走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