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忽悠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是一个小瓜瓜的经典作品。范筱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赶上了穿书的大潮流。穿就穿吧,看仔细一看别人都是大长腿的美女,再低下头仔细一看自己,胸平个子矮。再看仔细一看家里,父亲意外病亡,狠毒继母转卖就把自己给卖了,幸好有个心痛她的阿姐,这才能让人勉强度日。好吧,日子苦是苦了点,虽然她范筱筱做为当代中国生活……UP主是肯定会哭的!也没银子咱们就赚!也没非常好吃的咱们就种!有灾祸,那咱们就跑!美好的的生活……就在前方!但是,日子一好,总有烦心的事事便找登门。偷秘方,套近乎,除了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的?!哼!真当我范筱筱不火力全开,爪子是白长的!?啥,隔壁反派大佬们要倒插门?那.....那能怎么办?范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还在争扎着要见状不动手的张氏听见了范筱筱的话,浑身登时一个激灵,反应时了回来自己适才是干了些什么心下不由得又些懊悔,不明白了自己适才为什么会如此的狂躁。而范筱筱的身后,从人群外走出了一个人。高个,尖嘴猴腮。可不恰恰侯三吗!抬头一看侯三慢悠悠地走到了范而范筱筱的身后,从人群外走出来了一个人。高个,尖嘴猴腮。可不正是侯三吗!。...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第四十七章 忽悠全文阅读

还在挣扎着要上前动手的张氏听到了范筱筱的话,浑身顿时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自己方才是干了些什么心下不禁又些懊恼,不明白自己方才为什么会如此的暴躁。

而范筱筱的身后,从人群外走出来了一个人。高个,尖嘴猴腮。可不正是侯三吗!

只见侯三慢悠悠地走到了范筱筱身边,眯起了一双细长的眼睛,然后慢慢地扫过对面三人的神情。

“呵,朱二啊,我怎么就不知道了。你居然还能替镇长大人做决策了?”

被带了一顶高帽的朱二笑着摆了摆手,朝着侯三又走了两步,边走边说道:“咳!三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怎的能替镇长大人做决定呢!我那能这般不识规矩啊!”

“哦?你知晓就好!那你说说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我记得,你今天似乎是休息吧?而且,这边似乎不是你管的地界儿。你这是?要我早点休息?还是说,你也想越俎代庖?”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候三的语气突然变得极其的阴冷,朱二装作没有听懂侯三话语里的意思,笑了两声,继续边走边说着话:

“哎呀,三哥,这不是看着张家的是在是太过于可怜吗?!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人啊!向来心软!再说了,分什么你的我的!都是自家兄弟!你说是吧。”

说话间,朱二已经是走到了候三的身旁。他笑着贴近了候三,装着哥俩好的模样还拍了拍候三的肩膀。实际上,他小声朝着侯三快速地说道:“三哥,这事儿张家给开了好处的。事成之后我七你三!你看行不行!”

侯三听着朱二的话眯了眯眼睛,皮笑肉不笑地重复了一声朱二的话道:“你七我三?”

朱二点了点头,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是啊,你三我七。”

“我去你的吧!”

候三一个暴起直接就给了朱二一个巴掌,“啪”的一声脆响之后,朱二捂着自己的脸连连退了两步,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一脸阴鸷的侯三骂道:“候三!你她娘的有病吧!你居然打我!”

张氏见两人居然打了起来,连忙上前扶住朱二,也是有些无措地冲着候三问道:“是啊!三爷你这是做什么!怎么打起自己兄弟来了?”

“呵!打自己兄弟?我可看不出他朱二哪里把我当做了兄弟。你们要作死,可不要带着我!这事儿我会报给镇长让他做个决断!”

朱二被候三一句接着一句的怒斥搞得有些发懵。

“候三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怎么就作死了!”

听到朱二这话的侯三看着朱二冷冷一笑,看对方的眼神仿佛就跟看傻子一般不带着任何感情:“说你蠢!你是真的蠢!”

人群之中,也有些整不明白他们两人对话是什么意思,这时,范氏终于从后头带着小宝挤到了范筱筱身边。她已经在外边听了半天了,但是也是没有听明白这候三说的朱二在作死是什么意思。她轻轻的拉了拉正看戏看得欢的范筱筱,小声地在后面问道:

“妹啊,什么作死不作死的啊?他们在说什么啊?”

“姐,你回来了。哦,朱二爷差点被人给骗了,候三爷正管教他呢!”

范筱筱这话声音不小,听得朱二也是一愣,更是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他顾不上要找侯三算账,一手捂着脸脸色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快步的走到了范筱筱的面前恶狠狠地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差点被人骗了!?”

范氏怕极了朱二要对范筱筱不利,见朱二那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连忙一把将范筱筱拉到了自己身后。哽着脖子冲着朱二喊道:

“你……你离远点!镇……镇长不是说,斗……斗殴者罚三两……三两银子!”

范筱筱心下微微一暖,倒是没有拒绝她姐的好意,她在范氏身后探出脑袋看着一脸怒容的朱二笑道:“哎呀,朱二爷,您还没反应过来啊。您是被张家人骗了呀!”

张氏一听这话,立马就蹦了起来,指着范筱筱的鼻子就开始骂:“你她娘的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们怎么就骗人了!”

“你们怎么骗人你们心里没数吗?今日你们过来,跟我要我卤煮的秘方,说是有人吃了上瘾了。这话也就是个由头,不过就是你们家想来讨要我手上秘方的说辞罢了。也就朱二爷老实啊,信以为真哦。”

说完,范筱筱还啧啧了两声,丝毫不提朱二其实也是他们帮手的话。

被一下子说中了心中想法的张氏眼睛不自在的转了转,哽着脖子看着躲在范氏身后的范筱筱吼道:“你,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们可没有那么说!”

“啧啧,是不是的,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这卤煮的活计,其实本就不值当什么钱,让我猜猜,你们莫不是想先哄骗朱二爷帮着你们拿到我的秘方,事成之后,还骗对方要把我这秘方的利润分一些给朱二爷把?”

“你你!你休得瞎说!”

“呵,可惜啊,你们其实从头到尾都不打算把利润给朱二爷呢。”

朱二浑身一僵,视线慢慢落在了张氏夫妇脸上。

“哦?还有这种事?”

张氏看出了朱二的怀疑,一下子就有些慌了神,脑门上禁沁出了些许的汗,她连连冲着朱二摆手:“朱二爷千万别信这鬼丫头的话!她在乱说!”

候三冲着范筱筱一摆手,冷哼了一声:“继续说下去,让他知晓自己是犯了什么蠢!”

“是,三爷。”

应了一声候三的话之后,范筱筱又将视线落在了朱二的脸上,

“朱二爷,您不知道吧,这张家人啊,就是想空手套我的方子自己卖卤煮呢!哎,您是不知道吧。这方子压根儿就不值当什么钱,今日我还问了问冀家的当家郎君,是否要买我这方子,您猜对方咋说的。”

“怎么说的?”

“哎,冀郎君说,我这方子买的有什么用,左右是买不到食材能做的,若是用肉去做,说实在的本金太高了,也就是个赔钱的买卖,傻子才买我的方子。”

“还有这事儿?”

朱二这话是冲着人群中看戏的冀家管事问的,他们在镇子上都低头不见抬头见,自然是认识对方的。冀管事见朱二问他话了,站在人群里头朝着朱二一拱手道:“是有这事儿。”

“所以啊,您说这方子最后落在谁家最有利。那自然就是有着原料的张家啦!哎,其实吧,少了我的方子这没啥,但是啊!这事儿要真这么办了,之后大家伙谁还敢摆摊啊。反正迟早有一日自己的东西都变成别人的!”

这话说完的时候,周边的人群里发出了低低的讨论声。朱二扫视了人群一眼,拧了拧眉,没有说话。范筱筱则是好似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一般,继续朝着朱二说道:

“还有啊,我听说自从张家的女儿现在变成镇长家的主子之后,似乎张家还不用交镇子上的租子了吧?”

候三冷冰冰地瞥过张氏那张胖脸,没有含糊地答了一句没错。范筱筱得到了回答,双手一合,表情极其夸张的继续做作的演戏:“哎呀!那您说,他张家拿了方子,又不用交租子,还可以卖自家自产的东西,这何乐而不为啊!”

话说道这,朱二就反应过来了,他回过头看向张氏夫妻——是啊!他们直说方子的利润分他三成,但是若是他们没有将方子卖出去,反倒是拿在手里呢!那不是一直都没钱给他!想到这里,朱二冷笑了一声。

“我还真是没想到,打鸟还有被鸟啄眼的一天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