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离开?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是一个小瓜瓜的经典作品。范筱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赶上了穿书的大潮流。穿就穿吧,看仔细一看别人都是大长腿的美女,再低下头仔细一看自己,胸平个子矮。再看仔细一看家里,父亲意外病亡,狠毒继母转卖就把自己给卖了,幸好有个心痛她的阿姐,这才能让人勉强度日。好吧,日子苦是苦了点,虽然她范筱筱做为当代中国生活……UP主是肯定会哭的!也没银子咱们就赚!也没非常好吃的咱们就种!有灾祸,那咱们就跑!美好的的生活……就在前方!但是,日子一好,总有烦心的事事便找登门。偷秘方,套近乎,除了栽赃设计陷害设计陷害的?!哼!真当我范筱筱不火力全开,爪子是白长的!?啥,隔壁反派大佬们要倒插门?那.....那能怎么办?范而买卖奴仆的地方,今日人更是少的可怜,仅仅两三个人牙子在树荫底下唠着闲磕。被关在木笼子里的范筱筱低垂着脑袋,望着手上绑的死死地绳子愣神。。回家去的路上,二宝双手环得紧紧地的,小眉头愠怒地皱起,嘴巴嘟得高高的,都能挂个油壶了。冀玉书一脸献媚地跟在了小家伙的后面,左一句二宝右一句二宝地哄着:“二宝,二宝我错了,虽然你也看见了,那时候那里哪个老爷爷如果凶。咱们要不然不跑,那当然是要呆在那冀玉书一脸谄媚地跟在了小家伙的后面,左一句小宝右一句小宝地哄着:“小宝,小宝我错了,但是你也看到了,那时候那里哪个老爷爷那么凶。咱们要是不跑,那肯定是要呆在那儿挨打的呀。”。...

穿书后我靠摆摊养全家小说-第六十六章 离开?全文阅读

回去的路上,小宝双手环得紧紧的,小眉头不悦地皱起,嘴巴嘟得高高的,都能挂个油壶了。

冀玉书一脸谄媚地跟在了小家伙的后面,左一句小宝右一句小宝地哄着:“小宝,小宝我错了,但是你也看到了,那时候那里哪个老爷爷那么凶。咱们要是不跑,那肯定是要呆在那儿挨打的呀。”

“哼!”

小宝哼了一句,撇开脸不看他,显然气的不轻。

冀玉书只得向冀管事投去求助的目光。

“哼!”

差点被砸到脑袋的冀管事此时也学着小宝的语气猛地哼了一声,无奈之下的他将视线投向了范筱筱。

“你可别看我,方才我出来的时候还差点被你推个趔趄。”

冀玉书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就在这时,一个冀家的家丁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郎君!郎君!商船提前靠岸了!夫人让您快回去!”

听到这个消息,几人皆是一愣。冀玉书最快恢复了一脸正色,他冲着来得家丁点了点头。

“好,我马上过去。”

说罢,他又对范筱筱她们满是歉意的抱了抱拳后,便带着冀管事急急离开了。

“姐,走!我们回去。去把王大伯他们也叫回来。”

“恩?怎么了?”

范氏有些茫然:“叫他们做什么?现下时辰还早呢。”

范筱筱脚下不停,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咱们马上就要离开这儿了!”

“离开!?”

“对!”

傍晚时分,众人齐聚在了老赵头那小小的院子里。除了老赵头和王大伯之外,大家脸上都有些茫然。

范筱筱端着几碗热气腾腾的甜酒酿蛋出来了,其中两碗甜酒少,丸子略微多点的,她放在了小宝和自己面前。她以前的大学舍友说过她喝醉之后酒品不大好,抱着人又亲又蹭,所以之后她便不怎么喝酒了。

“来来来,甜酒酿蛋,大家快尝尝。”

碗被放在了桌上,里头的东西有些像粥,但又不大像粥。上面飘着些像丝绸一般,金黄的蛋花,还有些白白糯糯的圆子,看上去就让人食指大动。

香甜的味道弥漫开了,众人看着眼前的食物,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最后,是老赵头先动了筷子。他端起碗,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恩!!!!”

甜酒酿刚入喉咙,老赵头便眼前一亮。他顾不上说话,只是指着碗里的甜酒酿用眼神示意众人快吃。

王大伯他们看得好笑,端起碗笑骂了一句:“有这么好吃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说完,他便喝了一口甜酒酿。接着,他也说不出来话了。

嘴巴里已经被香甜的味道占满了,稍微咀嚼两口,还能吃到一些糯叽叽的圆子。口感很是丰富。

“!好喝!”

小宝咽了一口口水,他等不及地拿着勺子挖了一勺甜酒酿送进了嘴巴,眼睛立马甜得眯了起来。

“好次!”

范筱筱看着他们那样子,心满意足地催着范氏和王大娘也赶快尝尝。

一顿晚饭,吃得众人心满意足。

晚饭过后,众人没有散去,反而静静的坐在了院子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还是王大伯咳了一声开了口:“丫头,你说我们快可以离开这儿了。冀家那边……是要收尾了吗?”

范筱筱点了点头:“不出意外,估计明天就会有新动作,咱们要准备好去接洽商船那边,让他们载着咱们离开。”

王大娘已经听范氏说了她们快要离开这里的事情,结合前日他们带回来的那些东西,王大娘心底多多少少也有点数。

她看着自己面前已经空了的碗,心底一个念头抑制不住地往外冒着。他们要离开古曲镇了,那去哪儿?是不是……

不……丫头和范娘也有自己的家,应当不会和她们一块,王大娘眼眶有些红。

起初,他们因为没钱所以不得不留下。后来是丫头带着他们挣钱,又让她们能不出钱能离开镇子。

人心都是肉长的,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她是真心把范氏和范筱筱当成了自己的女儿,把小宝当成自己孙子。

现下说能够离开古曲镇了,那意思是不是大家就要分开了。心下不舍得情绪难以抑制。她张了张口,嗫喏着:“丫头,那……那我们……”

“我们啊,一起去靖川县吧!”

王大娘猛地抬起了头,她不敢相信相信自己的耳朵。

“丫头?咱们一起走?”

范筱筱和范氏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笑吟吟地看着她。小宝举着两只手,一脸兴奋哒哒哒地跑到了王大娘地身旁就抱住了他王奶奶:“对哒!王奶奶!咱们一起走的!”

王大娘心下一片柔软,她擦了擦眼泪,连连点头。

“诶!好!呵呵。”

“大妹子!你们一家人自然是要一块走的。”

王大娘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伙人,在老赵头眼里还是一家人呢。她抽了抽鼻子,脸上重新浮现了笑:“呵呵,是啊!一家人,自然是要在一块的。”

“老赵啊,你接下来怎么办?如果镇子真的出入没有阻碍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老赵头笑呵呵地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你就别担心我了,我打算去益州寻我女儿女婿,他们之前来过信,我舍不得那一两银子,便一直没有动身。”

范筱筱看着老赵头那慈祥的笑脸,心下有些难受。益州很快就要爆发战乱了,这是原文里头写过了的。

老赵头对他们不错,是个好人。她不想这位好心的老人家就此和女儿女婿丧命,但是她应该怎么和老赵头说这件事呢?

范筱筱脸上纠结的神色太过于明晃晃,老赵头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她脸色的不对:“怎么了范丫头?”

对上老赵头询问的视线,范筱筱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就说道:“赵大伯,我前些时候,我阿耶给我托梦了。”

“阿耶,阿耶给你托梦了?”

范氏有些控制不住的站了起来,想起自己那没有见到最后一面的父亲,她心下就一阵阵的抽痛。

“他,他同你说什么了。”

看着范氏有些发红的眼睛,范筱筱心下有些不忍,只好低下头去,不看范氏的眼睛:“阿耶说,很快就会有战乱了……”

这话犹如平地惊雷在众人耳畔炸响,范氏有些结巴:“阿妹,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范筱筱咬了咬唇,依旧没有看范氏。她低着头,声音闷闷地重复了一遍方才自己的话。

众人这下脸色彻底变得不好看了,老赵头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范氏有些不安地继续问着范筱筱:“那阿耶可有说其他的?”

范筱筱脸色有些犹豫,他看了一眼老赵头,又低头想了想:“阿耶说……和咱们合作的冀家看上去是个有福的,我觉得赵伯你皆是可以多注意休息他们家的动向。”

老赵头点了点头,将话头记在了心里。范筱筱语气微微一顿,又似是回忆地想了想。

“剩下的,阿耶没有说什么了,只是最后阿耶的手,一直指着东北方,这让我想不大明白。”

东北——那里正是天山的方向。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