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针锋

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是的经典作品。赵一坛看见秦亚茹,目光闪动,脸色也并不大很好看,心下却惊诧,他从一就便也没正眼看过秦亚茹,可此时在众人面前,突然间意外发现这个秦娘子生得也真是花容月貌,并且偏偏是只会令人会觉得明艳的容色,却端庄大方出让,论气度,竟连柔蓝郡主都比不上半分。他神色恍惚间片刻他神色恍惚片刻,心下一叹——大约只有那位大长公主才能与之比肩,京中名媛尽皆要甘拜下风!。...

小说-第三十章 针锋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赵一坛看到秦亚茹,目光闪烁,脸色也不大好看,心下却是惊异,他从一开始便没有正眼看过秦亚茹,可此时在众人面前,忽然发现这个秦娘子生得着实是花容月貌,而且明明是只会令人觉得艳丽的容色,却端庄自持,论气度,竟连柔蓝郡主都比不上半分。

他神色恍惚片刻,心下一叹——大约只有那位大长公主才能与之比肩,京中名媛尽皆要甘拜下风!

陈五郎那厮到真是好福气,竟能讨得这般如花美眷,只可惜,以后他再想着亲近,恐怕难了,自家那位郡主,可不像面上那般好脾性。

赵一坛一阵腹诽,面上却露出郑重的神色,微微躬身行礼,目光落在一直紧紧跟在秦亚茹身边的大郎身上,和蔼可亲地笑道:“这便是大郎吧,和陈郎君有七八分神似,生得玉雪可爱,将来一定有出息。”

大郎对眼前这人心下不喜欢,再者,他年纪虽小,却总希望别人把他当大人看待,这会儿被人说玉雪可爱,心里着实不大痛快,不过他一向被秦亚茹往温润守礼的方向教导,虽然年纪甚小,却谨守礼仪,不肯失态,乖乖巧巧地道:“小子陈大郎,赵总管有礼。不知赵总管为何来此寻我们母子二人?”

赵一坛暗自牙咬,面上却露出和煦的微笑:“秦娘子和大郎是尊贵人,哪里有住客栈的道理?还是快快与赵某回去。”

见秦亚茹面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他更是不愉,口气也冷淡了三分,却还是道:“可是赵某有哪里招待不周?若秦娘子对某带来的那些下人有不满之处,尽管明言,赵某一定好生管教。”

秦亚茹冷笑——回去?回到哪里?陈家哪还有她和大郎的容身之地,若是回去,恐怕逃不过被软禁的结局。

“赵总管不必客气,我良人托你等帮忙重修老宅,赵总管如此尽心尽力,奴在此谢过,只是家中嘈杂,又有外男出入,我一女流之辈,实在不好久待,且大郎读书,需要安静,我等会自寻地方暂且安置,赵总管便安心主持老宅翻新即可,一应事务尽付于赵总管。”

秦亚茹略略提高了声音,整个顺来客栈所有人等视线都被吸引过来,一群吃饭的客人都不觉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赵一坛面上一青——秦娘子的话听起来客气,实际上句句带刺,从那‘良人’二字,再加上一个‘谢’,无不表明人家秦娘子才是陈家正经的主人家,他赵一坛根本就是雀占鸠巢、

一个客人,竟然要管束主人,无论放到哪里都说不过去。

他心里怒气几乎要压抑不住,在开封被一个他往日里看不起的王府庶女呼来喝去也就罢了,到了这等乡下地方,居然连个村妇都敢话中带刺!

赵一坛拉下脸,摆出一副冷淡的表情,一个眼神过去,这一次那些侍卫没在与他为难,不动声色地向着楼梯逼近。

“秦娘子,您还是快快收拾东西,跟赵某回府,否则陈郎君怪罪下来,赵某面上不好看,秦娘子怕是也不愿意让陈郎君颜面不好吧?”

秦亚茹蹙眉,一只手拉住大郎,心下懊恼,她万不该仗着是在公众场合,想着这些人不敢乱来,便压不住脾气,和赵一坛针锋相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襄阳王府的人威风惯了,真火起来,哪里还会管别人怎么看!

如果真让她住在外面,那郡主可还没过门,就要摊上一个赶走陈文岳原配的罪名,对郡主的名声影响甚大!

就在秦亚茹犹豫,是不是要反抗一二——想必赵一坛也不敢真伤了她与大郎。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嗤笑。

“天下奇闻,襄阳王府一个小小的副总管,不但连别人要住在哪儿都要管上一管,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一个管事尚且如此,这么说来,襄阳王要是在王府住腻了,想要去皇宫待几日,咱们官人也得给他让地方了?”

闻言,赵一坛脸色大变,额头上的冷汗都哗啦啦流下。

虽说宋朝没有**,可这种罪名要是掉到脑袋上,襄阳王也就罢了,他这种小人物,不死也得脱层皮!

“什么人!”赵一坛嘴唇发青,抬头怒喝,但他刚一看见楼上坐着的头戴紫金冠的俊美男子,就觉得背后汗毛竖起——这小霸王怎么会跑到这等犄角旮旯的小地方?而且还为秦娘子出头?

庞小侯爷爵位虽然不算太高,却是威名赫赫,在整个开封,连王孙贵胄,见了他都要绕道,身为襄阳王府的副总管,这些应该注意,绝对不能得罪的人物,他自然是认得的,腰腿立时软了半截。

只是他身上背着郡主给的任务,如果把差事办砸,他在襄阳王府恐怕会更为艰难,便是心下发虚,却还是恭恭敬敬地冲着庞元英行礼道:“小侯爷说笑,我家王爷对万岁的忠心日月可鉴。”

他轻咳一声,只当没听见庞元英的话,高声道:“此次小的来武当,是受了郡主的嘱托,一来替陈郎君整修老宅,二来替陈郎君照顾秦娘子,如今秦娘子孤身在外,小的怎能安心?还请小侯爷莫管此事!”

说完,他强忍了心中忐忑,只希望这位小侯爷看在王府的面子上,不要为了个村妇与自己为难,一挥手,示意身边的侍卫围上去,面上却又笑道:“秦娘子,您别使性子,在外面住,哪能和在府里相比,还是快同小的回去,您放心,您要是觉得吵闹,小的便让他们轻手轻脚些,不会影响大郎读书。”

“咦?难不成是我白云生孤陋寡闻,襄阳王府的那位柔蓝郡主什么时候给陈家的陈五郎做了妾侍?襄阳王可真是,就算是个庶女,也不好随意送给人做妾,难不成就不担心令皇家蒙羞?”

今天合该赵一坛万事不顺,他人还未走到秦亚茹身边,就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略带了几分轻佻,偏偏又十分清冷。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