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凰图腾不见了

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是的经典作品。卫子卿,莫不是你了上了祁仲的贼船不成!“那……皇叔,我就先告辞。”祁仲打了个打招呼,匆匆忙忙离开了。随后慕腾黎也走出来将军府。等一切都完全恢复波澜不惊后,小艺这才从地上缓缓地站出来,替卫子卿愤愤不平道:“小姐,监国王爷对你好凶啊!”“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连随即慕腾黎也走出将军府。。...

小说-第三十章 凰图腾不见了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卫子卿,莫非你已经上了祁仲的贼船不成!

“那……皇叔,我就先告退。”祁仲打了个招呼,匆匆离开。

随即慕腾黎也走出将军府。

等一切都恢复平静后,小艺这才从地上缓缓站起来,替卫子卿愤愤不平道:“小姐,摄政王爷对你好凶啊!”

“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连一句安慰都没有。”

“相比之下,我觉得二皇子更好。”

闻声,卫子卿浅浅一笑,不做话。

谁好谁坏,有谁比她更清楚。

下一秒,卫战天退朝回府。

他看着站在走廊上病恹恹的宝贝女儿,立马扑上前,“卿儿,你不好好养伤,怎么出了房间?”

“要是有不测,你打算要让爹爹自责么!”

卫子卿挤出一丝笑容,却话锋一转,“昨晚祠堂的一切,都是你和摄政王商议好的么!”

顿时间,卫战天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他和慕腾黎密谈中,昨天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只不过,卿儿怎么会知道!

看着他迟疑的表情,卫子卿也不追究,只是眸子露出坚定,不容欺骗道:“爹爹,凰图腾还在么!”

要是凰图腾不在,她花费的一切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卫战天缓缓抬起头,然后长长叹出一口气,“不在了。”

“我虽安排了精兵把守,但等我赶到的时候,凰图腾还是不见了。”

“咳咳咳!”卫子卿听闻后气急攻心,疯狂咳起来。

她眼中露出焦急,“爹爹!”

“事关卫家生存,你可不要骗我!”

“卫家的精兵,怎么会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偷走凰图腾呢!”

卫战天一脸无奈,紧锁的眉头没有一点舒展,露出少有的无助,确定道:“不见了。”

噗通——

卫子卿脸色唰的苍白,四肢顿感无力瘫倒在地。

凰图腾,不见了。

怎么可能!

那她拿什么挽救卫家的命运。

有心无力,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片刻后,卫战天安置好卫子卿,回到自己房子中。

从房间密室中拿出一柄红色长剑,仔细端详后才吐出一句,“卿儿,不要怪爹爹骗你。”

“凰图腾事关重大,以你现在的你能力,还不能够驾驭它。”

没错,昨晚从祠堂出来后,他将凰图腾来了个狸猫换太子。

将真剑带回将军府,在祠堂留下了如假包换的假剑。

不过在今早时分,他收到消息,祠堂的剑莫名消失。

夜晚,月光笼罩。

一间灯光黯淡的房子中,慕腾黎微微闭着双眸,薄唇轻启,“查清楚了吗?”

老汉躬着身子,颔首道:“查清楚了。”

“是四皇子的人,盗走了凰图腾。”

话落,慕腾黎双眸睁开,盯着斜上方的屋檐,“四皇子?”

“他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哪来的胆子!”

“回王爷,是嫔妃娘娘和长公主指示的。”

闻声,慕腾黎拾起身子,慢慢移动身影走到烛灯下,伸出修长的五指捡了根灯芯,放在灯盘中,有意无意转移话题,“太皇太后的寿辰快到了。”

“你准备份大礼,到时候随我走一趟。”

“是。”老汉应声,犹豫半天后开口,“那……卫子卿那边!”

“需要再盯着么!”

慕腾黎站直身子,回到床榻继续躺下,“盯着!”

“但凡有风吹草动,立马汇报给我。”

“是!”

一番谈话完毕,老汉退步出门。

慕腾黎晃动着脖颈,眼中射出一道厉光,似是一头熏睡的老虎嗅到猎物般。

呵呵,卫子卿。

本王看你怎么跳出我的五指山。

夜下,卫子卿从昏迷中醒来,一双硕大的眸子中尽是失神。

凰图腾!

居然被人偷走了。

难道,上一世的悲剧,又要上演么!

卫家终究要成为皇权斗争中的牺牲品么!

又是一滴眼泪流下,让她原本苍白的脸颊布满了消沉,仿佛她没有生机一般。

就在这时,房门忽的被推开,小艺惊慌失措冲进来,喘着大气急忙张嘴,“小姐,不好了。”

“宿春雪,逃跑了。”

她刚刚从大院经过时,看到老爷和众人乱糟糟的一团。

仔细一询问,才得知宿春雪逃跑了。

一想到她和小姐是水火关系,她迈着小腿就给小姐来传消息。

闻声,卫子卿从失神中瞬间清醒过来,脸上挂着嗔怒和不解,“怎么回事。”

“爹爹不是派了人看着她么!”

宿春雪,逃走?

这个消息简直要比凰图腾丢失更让她感到无力。

宿春雪身上背负的债,她拿什么来抵押。

难道说,她重生的意义就是再亲眼目睹一次,卫家血流成河么!

“扶我起来,我要去爹爹!”卫子卿不相信,宿春雪就这么在重兵密布的卫家逃走。

这绝对是爹爹是干的。

是他一手策划的才对。

卫家是将军府,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传出去岂不是要被天下人耻笑。

“小姐。”小艺看着她心如火焚,此刻又难为又心疼,劝阻道:“你的身体要紧,宿春雪只不过……”

该死!

早知道就不给小姐说了。

说了她一激动,病情指不定哪天才恢复。

她岂不是要责备死自己。

不等她话音落下,宿春雪的声音满是恨意的声音出现,“小艺!”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

“看来有卫子卿给你撑腰,就是不一样。”

小艺见房间中莫名多出一人,下意识的移动脚步挡在卫子卿面前,“你……你要做什么!”

宿春雪心狠手辣,谁知道会对小姐做出什么!

她要在第一时间维护小姐的安危才行。

看着她的举动,宿春雪冷笑一声,“还真是一条护主子的贱命。”

随之她将矛头指向卫子卿,“卫子卿,卫家我迟早会回来的。”

“到时候,你就是有九条命,我也会让死的体肤。”

此刻,卫子卿才看清。

宿春雪一身便服,皙白的面孔上满是污渍,就连她最为爱惜的三千长发,也成了披肩短发。

看得出来,她为了逃离卫家,是下了狠心。

“噗嗤!”她忽的一笑,“宿春雪,你……可真狼狈!”

“看来你是深得四皇子的喜爱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