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露出狐狸尾巴

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是的经典作品。“要不然老爷明白,又该说我了。”说着,她扶着卫子卿,向房间走去。“王爷!”宿春雪见卫子卿不救自己,没办法将希望能投到摄政王,“你饶过我。”“我错了,我再也没有敢了。”要不然能可以得到摄政王的饶恕,是四皇子来。她也不放到眼里。“滚!”慕腾黎一声冷喝,让她说着,她扶着卫子卿,向房间走去。。...

小说-第二十九章 露出狐狸尾巴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要是老爷知道,又该说我了。”

说着,她扶着卫子卿,向房间走去。

“王爷!”宿春雪见卫子卿不救自己,只能将希望投向摄政王,“你饶过我。”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要是能得到摄政王的宽恕,就是四皇子来。

她也不放在眼里。

“滚!”

慕腾黎一声冷喝,让她的全部希望都化为乌有。

走廊上。

“小姐!”小艺扶着上气接不住下气的卫子卿,“老爷说了,你只要乖乖的喝三服药,你的伤自然就好了。”

“所以……”

不等她说完,就发现卫子卿愣在原地,一双无神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她立马跪下,“拜见二皇子。”

祁仲无视她,上前换上衣服关心的面孔,故作关切,“卿儿,听说你受伤了。”

“怎么样!你现在好点了么!”

早朝时间,他听到卫子卿昨夜被人刺伤。

眼下正是取得她依赖的时候,他可不会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看着祁仲一脸担心,卫子卿不由冷笑,“好了一大半。”

“让二皇子操心了。”

要不是她有上一世的经验,知道他是什么人的话。

绝对会被他表现出来的假象欺骗。

试问,谁会拒绝一个位高权重人的关心呢!

“那就好!”祁仲长长松了一口气,似是满是担心终于卸下,“等我抓住伤你的人。”

“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话虽这么说,但他却巴不得卫子卿多受点伤。

这样,他就有机会接近她。

“哦?”卫子卿睫毛微微翘起,反问一句,“如果我说是四皇子安排的人呢!”

“二皇子还会为卿儿出头么!”

闻声,祁仲瞬间语塞,半天挤不出一句话来。

眼神中藏匿着一股质疑,悄无声息的盯着卫子卿。

四皇子?四弟?

他不是一向不理会朝政事物么!怎么会……

忽的,他黑色幽幽眸子中闪过一丝杀气,莫非……四弟知道凰图腾了?

来不及细想,他上前一把拽住卫子卿的手腕,眉宇中透出狠厉,“我问你,凰图腾现在在哪!”

“快说。”

语气之急切,似是已经触及到他的切身利益。

凰图腾,可是他今后翻盘的唯一胜算。

要是被四弟夺走,他绝对不会绕过任何人。

甚至是卫家,他也要斩草除根。

“咳咳!”卫子卿被猛地一拽,心律忽的狂跳,脸色苍白显得分外无助,“二皇子。”

“你弄疼我了!”

果然,祁仲始终还是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饿狼。

但凡涉及到他的利益,他才会暴露出本性。

可笑。

这种人怎么会活在世上。

“快说!”祁仲似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常,语言中的戾气分外强硬,“凰图腾现在在哪!”

“凰图腾……”卫子卿扑朔着双眸,一脸无辜,“什么凰图腾?”

“二皇子你在说什么!”

“要不我问问爹爹,再告诉你!”

闻声,祁仲眉头一松,急忙松手,换上牲畜无害的面孔,挤出笑容,连连开口,“不用不用。”

“我就是随口问问。”

据他所知,卫家凰图腾的事情,也就只有卫战天一人知道。

卫子卿不知道正常。

毕竟关威到皇家统治,一般人自然不知道。

想到这,他浅笑一句,象征性的安慰,“卿儿,你好好养伤,过些天是太皇太后的寿辰,我带你去参加宴席。”

“嗯!”卫子卿一眼猜透祁仲的心思。

他以为她是个傻子,殊不知她早就把他的肮脏一面,给卫战天渲染过了。

更重要的是,上一世在太皇太后的宴会上,他借着救下落水她的名号,公然在大殿上提出要娶她。

想到这,她胸口溢出一团浓浓恨意。

她和长公主的交锋,就是在宴会上开始的。

见猎物答应,祁仲顿时神清气爽,“好,那到时候我来接你。”

太皇太后的宴会上,他可是布了很大的一个局呢!

哼!

卫家,你拿什么跟我斗!

在他转身要走的瞬间,一声冷喝从天而降,直径让他定格在原地,不敢动弹分毫。

“祁仲,来宿将军府上。”

“怎么不知道给我说一声!”

此刻,慕腾黎出现在走廊,一声白色素衣尤为明显,一字一句落下,沉沉砸在祁仲心头上。

皇室有条例。

严禁皇室在大将军府邸走动,若有,一切按欺君定罪。

“皇……皇叔!”祁仲脑子一片空白,后背一层冷汗溢出,“皇叔,我……我是来看卿儿的,我……!”

他语气软了下了,明显没有底气。

皇室的条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要是放在往常他自豪不惧,可现在偏偏碰上了慕腾黎,这个不收皇室拘束的男人。

他的眼里可容不下钉子。

要是他把这事告诉父皇,那他肯定免收不了皮肉之苦。

越想越害怕,他再次开口,“皇叔,你要是不信,可以问卿儿。”

“我来将军府,除了卿儿,谁也没有见过。”

当下,冒似只有卫子卿能救他。

卫子卿眼神微微向下,抬手抚住胸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油然而出,病态十足道:“这……”

哼!

没想到祁仲也有求自己的一天,可真是笑话。

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她心中就是舒畅不已。

见她支支吾吾,祁仲急了眼,“卿儿,你可要实话实说啊。”

“要是皇叔误会了,事情可就严重了。”

卫子卿手指一颤,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事情严重!

但凡他遭罪,迟早会殃及鱼池,而卫家就是这鱼池中的一员。

当下,祁仲背后有后宫众人作为支撑,她不能贸然得罪他。

只能韬光养晦。

“二皇子说的是真的。”她只能顺着祁仲的话说,“他就是来看我的。”

祁仲!

今天先饶你一次,等下次,有你好看。

听后,祁仲如释重负,沉重的心立马轻松起来。

看来,卿儿还是向着他的。

“哼!”慕腾黎对这个结果显然很不满意,不悦道:“既然如此,罚你三天禁闭。”

“要是再没有我的允许踏进将军府,就等着斩头。”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卫子卿的身上。

不解。

疑惑。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