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日子不好过

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是的经典作品。厉芸气得捶胸顿足,要也不是她后来除了最重要的的事去办,怕是便会回去找季斐他们了。“我后来真的是走不开,就给人去找他们。谁明白等那个人赶过去的后,意外发现黎景深们母子二人都了在那儿,除了好些娱乐记者们跟在他们身边。”季凝和厉洛听了,互相互相交换了个眼色。这“我当时实在是走不开,就让人去找他们。谁知道等那个人赶过去后,发现黎景深们母子二人都已经在那儿,还有好些娱乐记者们跟在他们身边。”。...

小说-第三十二章 日子不好过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厉芸气得捶胸顿足,要不是她当时还有重要的事去办,只怕就会出去找季斐他们了。

“我当时实在是走不开,就让人去找他们。谁知道等那个人赶过去后,发现黎景深们母子二人都已经在那儿,还有好些娱乐记者们跟在他们身边。”

季凝和厉洛听了,相互交换了个眼色。

这有什么好慌的?

季凝已经听厉洛说过,让一个好朋友赶过去找季婕。那么,只要厉洛的好朋友赶过去了,就不愁那些娱乐记者们会乱说什么。

要知道,厉洛的外公的亲哥哥沈震,就是夏雨薇以前的老板。虽然夏雨薇息影多年,但黎氏在鹤康市经商,有些时候,还是需要找沈震帮帮忙的。他们不好轻易得罪沈震。

季凝很快想到,黎景深能来鹤康市,还在季婕下车之后,就和他母亲一起出现了,这事一定和季婕有关。

这一次,她可是没让季婕背黑锅,要是那些娱乐记者们趁机I报道了什么,也只能让季婕自己去面对了。

谁让季婕一遇到什么事,都要告诉黎景深呢?

厉洛也猜到了,是季婕告诉了黎景深,她要来鹤康市的消息,才会和黎景深那么巧的在鹤康市相遇的。她以眼神示意季凝:

是这样的?

季凝微微点头,表示应该就是。

厉芸只见季凝和厉洛都不回答她的话,心里更是着急了,忙伸手抓住厉洛的右手手腕说道:

“洛洛,姑姑知道,你肯定是有法子去说服那些娱乐记者们,让他们别把那些新闻报道出来的。”

“姑姑,虽然我也不大喜欢黎伯母,但我觉得她说的没错,本来表弟在大街上打季婕,就是不对的。”厉洛向来心直口快,在自己的姑姑面前,当然要说实话。

“表弟要是待季婕好,不去欺负季婕的话,怕是黎伯母就是对娱乐记者们说,‘季婕在季家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在大街上都被堂哥打’,都没人会信。”

厉芸自知理亏,却在关键时候,还是会为自己的儿子季斐辩解:

“你表弟哪里是在欺负季婕,他不过就是觉得车上说话不方便,把她叫下去,跟她讲讲道理。他那人只是贪玩,心又不坏,怎么会跟夏雨薇说的样,虐待季婕?”

“既然姑姑都觉得表弟没错,又何必要在意那些娱乐记者们怎么说?”厉洛无奈地摇头,问厉芸道。

现在最难过的人,应该是季婕。

厉洛也知道,季婕一向都是惧怕厉芸们两夫妇的,不管是在他们自己家,还是和他们一起出来玩,都很小心翼翼的。偏偏被季斐这么一闹,害得他们被娱乐记者们追着采访了,季婕肯定会感到自责和害怕。

想到了这些,厉洛轻轻松开厉芸的手,好腾出手来给她的好朋友发消息,问她的好朋友赶到了没有?

很快的,厉洛收到了她的朋友回复的消息。说是已经接到季婕,并且把那些娱乐记者们给打发走了,让厉洛不要担心。

厉洛把这个好消息,如实说给厉芸听了。

厉芸这才轻轻松了口气,但是还没过两分钟,厉芸就有些得意地说道:

“其实就算那些娱乐记者们报道出来,相信也是没多少人会去信的。谁不知道,夏雨薇是个老演员,哪怕息影了多年,可她在生活中,不也还在演?她的话,有几句是真,几句是假,谁心里还没点数?”

厉洛没想到姑姑会这样,一知道有人帮他们解决了问题,就又全然忘了,以后该如何教育表弟的事。

眼不见心不烦,厉洛走到落地窗前,佯装在看外面的风景,不再和厉芸说话。

季凝猜出了厉洛的心思,知道厉洛心里不舒服,就拿手机给厉芸发消息:

【妈,您要不还是下楼等着,等到姐姐一回家,就能最先看到您了。到时等我们回到了D市,若是奶奶问起这事,相信不管妈妈说什么,奶奶都是会理解我们的。】

厉芸看了消息,对着季凝会意一笑,点了点头。

还是凝儿考虑得周到,黎家的人,越是要挑拨他们和季婕之间的关系,他们就越是要表现的热情些,迎接季婕到来。

待厉芸走出了会客厅之后,季凝盯着手机屏幕,很想给季婕发一条消息,问季婕为什么要那么做?

她在离开D市之前,就和季婕说过,他们这次出去玩,不必告诉家里人之外的其他人。

季婕答应她时,是答应的好好儿的,可为什么在到了鹤康市之后,他们还是和黎景深们母子二人相遇了?

就算季婕心里有黎景深,什么事都想说给他听,也不能这样吧?

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近一分钟,季凝也没给季婕发一个字出去。想想还是忍一忍吧,反正季婕和黎景深之间的事,后来就是那样的。她在穿越过来之后,只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想去管季婕和黎景深会怎么发展。

她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

季凝听到了厉洛的问话声:“凝儿表妹,你该不会是在心里怨季婕什么吧?”

心思被厉洛给看穿,这让季凝感到有点尴尬了,不过知道厉洛不喜欢别人对她撒谎,只好说了实话。

“……不是我心胸狭隘,而是季婕自己食言了,答应过我的事,没有办到。”

厉洛疑惑地问季凝:

“难道在你的眼里,季婕和黎景深还保持着联系,也有错?总不能因为你自己不再喜欢黎景深了,就不允许季婕还和他联系。”

“洛洛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季凝不知道厉洛为什么会这么说,其实她只是怪季婕说话没算数,又没多想和黎景深有关的什么事。

“在我对黎景深的妈做出,不会再纠缠黎景深,并且要超过他的承诺之后,我就真的很少再主动联系他了。”

厉洛只见季凝在说这话时,根本都不像是因为赌气才说出来的,隐约明白了季凝的心思。

“关于你和黎景深之间的事,我从前认为,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所以我之前还劝过你,说你还小,自己都还不懂什么是真爱,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追求男孩子上面?好好学习,争取比季婕的成绩更好,难道不好吗?”

季凝垂眸,洛洛姐姐劝是劝过,但那都是劝的原主。

她这么自觉的人,还需要谁来劝?

“还有啊,你不是很少再主动联系黎景深了,而是你都懒得理他了。正因为是你没再理他,他才只好向季婕求助,让季婕告诉他与你有关的一些情况……”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