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

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是的经典作品。而顾庸则是冲着沈清秋点点头,沈清秋便放下自己了刀,走到了顾庸身边。这会儿了顾庸了懒得说装样子了,“贼人了被本候擒住了,带着你们的郡主赶紧去寻御医吧。”那底下的丫鬟和下人明明就望着顾大侯爷是牵着那小刺客的手走的,什么叫擒?可郡主都昏厥过去的了,他们这些那底下的丫鬟和下人分明看着顾大侯爷是牵着那小刺客的手走的,什么叫擒?。...

小说-第四十八章 触目惊心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而顾庸则是冲着沈清秋点头,沈清秋便放下了刀,走到了顾庸身边。这会儿了顾庸了懒得装样子了,“贼人已经被本候擒住了,带着你们的郡主赶快去寻太医吧。”

那底下的丫鬟和下人分明看着顾大侯爷是牵着那小刺客的手走的,什么叫擒?

可郡主都昏死过去了,他们这些下人又敢说什么,想把人从椅子上扶起来,可才发现那椅子和郡主的腿儿被刀穿在了一起。没人赶去掰开,这郡主腿要断了算谁的?

“快,去找太医!”昌平的贴身婢女忙从她的床头底下翻出一张入宫的腰牌。

递给了府中的管家,管家忙坐着马车到了宫内去找太医。

郡主府人仰马翻,沈清秋和顾庸则是已经到了库房。那里还有着两个守卫,尚还来不及拦人,便叫顾庸的人直接掀翻了。踹开了库房的大门,可入目的一切,却只叫人瞠目结舌。

郡主府的库房很大,一眼看不到头。

而往里走两边跟囚牢差不多,里头都是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披头散发神情麻木,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未着寸缕。若是仔细观看话,这些女子都模样姣好,而且肌肤稚嫩白皙,都非贫家人能养出来的。

而顾庸她们进来,这些女人却也是麻木的,连尖叫都不曾。

顾庸心下一惊,却是更快的走着,搜寻柳氏的身影。只在最后方的一间屋子里找到了柳氏,索性柳氏身上的衣物还好着。而她这屋子旁边的好些女人身上也都穿着衣裳,瞧见有人来了,不像那些女人一般神情麻木,反而是一脸惧怕的往后缩着。

“阿蕴,醒醒。”

顾庸轻轻拍着柳氏的脸,叫着她的闺名,可柳氏却只是难受的簇着眉头,人却不曾醒来。

“她来就一直哭闹,被灌了好几次药了,这会儿怕是醒不过来。”旁边一个女人趴在笼子旁边道。顾庸抬眼看了下,冲她点了点头。

又抱起柳氏准备离开。

“官爷,官爷,求官爷也救救我们!”那些个女人见柳氏叫人抱走,也连忙呼喊。

沈清秋拿着刀,直接砍断了囚牢的锁链,又高声吩咐外头顾庸带来的兵每人脱下一件外袍。而后一个个递给了前头那些个没穿衣裳的女人。顾庸总共带来了七八十个兵,而这些女人人数加起来也差不多。

等瞧见了沈清秋递给她们衣服,原本浑噩的神情才见一丝清明。

拿着衣裳披在了身上,片刻后便就都不大不小声音的哭了起来。

“莫哭了,你们有家回,有家回的都快回家去。”

有些是和柳氏一样遭掳来的,就是京城人,当即就回了。有些则是外地的女子,跪在地上哭求,“这位小姑娘,我爹爹是杭城的富商,我是他的独女,你若送我回去,我定会回报你的。”

更有些是大官之女,是犯了错刚叫贬谪或进了牢的官员。

这些女子本来应该和父亲一起等候发落,如今却都到了郡主府的囚牢。

她们无家可归,这会儿总不能再送到另一个囚牢里头去。沈清秋便叫屠九在京城外不远的郊区便宜租下了一个院落,把这些女人暂时都安顿了下去。然后匆忙赶上了顾庸,因着柳氏还要昏迷,大晚上的找大夫不容易。

而侯府内有家养的大夫,便带着柳氏直接回了家。

大夫把了脉,“无碍,这女子不过就是喝了几日的迷汤,加上受惊过度才没醒。好好的将养几日就好。”

顾庸放下心来,叫大夫开了药方。罢了又坐在柳氏的病床前,握着柳氏的手不肯松开。

沈清秋担忧的目光落在她娘脸上,片刻后又是咬牙切齿,“那女人着实可恨!”虽还没审问,但昌平养那么多女人作什么也不难猜。

这个郡主说是蛇蝎心肠不为过了,那郡主府的库房,说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了。

顾庸听着沈清秋愤恨的话,放下了柳氏的手,这会儿在沉于儿女私情却是不应该。天亮之前他闯郡主府得有个交代,沈清秋刺伤郡主,也得有交代。

“你娘是我马上要过门的妻子,秋儿,你知道吗?”顾庸拍着沈清秋的肩膀,如此道。

沈清秋不傻,知道这是借口。

否则顾庸就算身后侯爷大半夜没由头的闯郡主府也是要被问责的。

“我会将你记在族谱下,为你改姓,以后你随我姓顾。若你是顾家的女儿,皇上不会重罚你。”话说到这儿沈清秋也愣了,她没想到这个时侯他还能想着自己这没亲缘关系的人。

而另一边昌平也醒过来了,头一件事儿便是照镜子。

在看见自己的鼻头并未被割下来,不过是多了一道不轻不重的血痕只恨,才放下心来。

“进宫,快进去,我要去找皇上,我要去找姑母!”顾庸他是侯爷又怎样,他敢夜闯郡主府,他要翻了天不成!腿骨叫人刺穿了,虽说不至于断腿,可这会儿子若是出了门腿儿也是疼的。

那昌平也是个狠人,叫了府内的人把自己抬上了轿子,腿上的伤口稍微处理了一下,天还未亮起便叩起了宫门。

皇家的郡主一身是血的在外敲门,守门的人根本不敢拦,连忙帮着郡主府的下人把人抬到了宫内。

这会儿子还未到早朝的时侯,皇帝也才刚刚起来。这会儿子正在太监的伺候下穿上龙袍,准备去上早朝。刚漱了口,外头的太监噗通一声跪了进来,“皇上!”

吓得皇帝一跳。

“什么事儿,一大早就在这儿大惊小怪的。”皇帝理了理袖子,看着底下的太监。

“昌平郡主,告御状来了!”

皇帝眉眼一动,“告谁?”

“顾……顾侯爷!”

顾庸?!

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怎么就撕扯到了一起。当皇帝的人都多疑,尤其顾庸手握兵权,说句权倾朝野也不为过了。一时之间脑子里转过万千思绪,他吩咐了一句,“先告知朝臣们,今日早朝推迟。”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