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分歧

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是的经典作品。“怪严禁,当年就会觉得这书卷厚的过份,原来是是暗藏玄机玄机。”顾七学过拳法,在野兽营的时候有特意主要原因负责教学的教练,基础套路各家拳法都要学一点儿,主要原因学的却是枪械和杀人技巧。而已这本书里的拳法却和顾七现在所熟的在现代拳法差距很大。许多招式的伸展更有甚者有些有违顾七学过拳法,在野兽营的时候有专门负责教学的教练,基础套路各家拳法都会学一点,主要学的却是枪械和杀人技巧。。...

小说-第10章 分歧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怪不得,当初就觉得这书卷厚的过分,原来是暗藏玄机。”

顾七学过拳法,在野兽营的时候有专门负责教学的教练,基础套路各家拳法都会学一点,主要学的却是枪械和杀人技巧。

只是这本书里的拳法却和顾七以前熟知的现代拳法差距很大。

许多招式的伸展甚至有些违背人体学,但细看又莫名的流畅,不像是寻常拳法。

顾七看的有些心痒,单手不自觉的随着拳谱模拟起来。

摆弄几招后便觉得很多身法施展不开来,有些不过过瘾,干脆起身找了附近有一处破落竹林,勉强能遮身,也算够用。

这拳法招式粗看简单,只练起来,却越练越觉得其中妙处无尽。几招下来,顾七出了一身热汗,活像是与人打了好几架,可偏偏身体却不觉得疲累,反而随着招式变动愈发觉得轻便灵活。

顾七食髓知味,一手翻阅着拳谱,一手拉开架势。

这拳法不像寻常拳法一味的致刚制强,每一招每一式,施展到极致,似有一股无形的韵味萦绕在周身,这是顾七从前做再多的体能训练都不可能出现的玄悟状态。

其实作为一个在现代社会生活了二三十年的人,顾七一开始本能的觉得这种说不清的感知挺扯淡的。

但几个循环下来,身体的感知却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练习这套拳法的益处,妙不可言。

完全的大型真香现场。

修行无岁月,顾七这一练,直到身体逐渐脱力,腹中饥饿难耐之时,已是月挂枝头上。

简单修整后,就着半壶水吃着干窝窝头,看着满天繁星,顾七忽然就觉得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自在,轻松,不用过着每天都把脑袋朝着枪口上的日子。

虽然现在穷了点,苦了点。身边还跟着个一言难尽的老爹,但只要走出这渝州府,入了江州地界,一切都能从头开始。

出了竹林,顾七顺手捡了些干枝烂叶,往顾大年落脚处走。

顾大年这会早就一觉睡醒,正咬着细干草一边碎碎念着世道不公,时运不济,一边无所事事的打量着一路上来来去去的人流。

“周家有动静吗?”顾七放着背篓,将捡来的干树枝干叶拢了拢,取了火折子点燃,支上锅子,准备烧水。

“你咋才来?”

顾大年等着等着,时间一久,少不得心里埋怨:死丫头一声不吭的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走就走吧,还把粮和水都带走了,自己这么大个子,一个干窝窝头也顶不了一天呀。

顾七挑眉,问:“怎么,有事?”

“没...没有。”顾大年有些泄气:“窝窝头还有吗?”

“拿着。”顾七取了一张粗粮面饼给顾大年。

“面饼,这东西好,就是干的很,比窝窝头还干,不好咬。”顾大年惊喜。

“干一点,路上带着好存放,你等水烧开后温着吃。”

顾七自然不知道顾大年刚刚的想法,就是知道了,多也是懒得理他。天天吃的烂树根的日子才过去几天,现在一个干窝窝头都堵不住嘴,往后干脆一个都别吃了。

......

“吱......呀。”伴随着轻微的木门摇晃声,天色蒙亮,余府的后门被缓缓打开.

顾七睡的轻,抬眼看见几辆装载货物的板车和下人婆子使的马车有序的驶出。

顾七收拾了东西方才叫醒顾大年:“周家要准本出发了,你先起来吃点东西垫着,之后路程紧,能歇脚的地方不多了。”

顾大年精神不济,垂着头不悦的呢喃:“咱非得跟着周家走吗?出了渝州府,咱们人生地不熟的,往后怎么过日子?”

见顾七不吱声,顾大年又道:“我看着远安镇不是就蛮好的吗?

咱现在能弄到粮也能弄到水,凑合着熬一熬,等旱情缓解了,咱就往回走,回村去。

咱家的房子总不能一直空着没人收拾,还有十几亩田呢,等往后下雨了,日子自然能好过起来。”

“那你知道什么时候能下雨?”顾七神色木然问。

“......”顾大年被问的一时无话。

朝廷的救灾粮早就发空了,几月前渝州府的府衙还请了天师到各地施法求雨,可是接连几场法事下来,别说一滴雨了,就连风都没怎么刮过。

渝州府旱了三年,就像是得罪了老天爷。

这雨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下,旱情什么时候才能退去,谁也说不准。

“那...那也不能一直不回去吧。

娘,你几个哥嫂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还有你那小侄子,也不知道现在过得好不好。咱要是还在渝州府境内,往后回村也容易些。

等出了渝州府,人生地不熟的,往后还怎么回来,怎么团聚。”

“你现在就想回顾家村?”顾七蹙眉,看着顾大年一言不发的样子又道:

“你如果想回顾家村,或者想继续留在远安镇,我把我身上的粮和水都给你。”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顾大年一愣,有些心惊。

顾七面色平静:“我的意思你清楚。我不会留下来,如果你想留下来,或者你想回去,粮食和水都给你。”

“你...你这女娃子怎么这么狠心?你要丢下你爹不管了?”

顾大年神色慌乱,转而又气的脸色通红:“你要一个人走?你走了我怎么办,你要饿死你爹我吗?你这是大不孝!”

“不孝吗?”顾七神色勾了勾唇,嘲讽一笑:“不孝就不孝吧,随便你怎么想吧。

今日周家一出发,我便会跟着走,你若想一起走就跟着。若是不想走,也随你。”

“我...我,你做什么要怎么逼我!”

顾大年红了眼睛:“咱身上没银子,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出渝州府。再说了,等到了江州咱要房没房,要地没地,日子也过不下去呀。”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