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传染

40、呵斥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40、呵斥是婷啊婷的的经典作品。姐妹倆又閑話家常說了一會兒,葉伊琇說道,“四姐,如今二娘被趕出葉府,聽說大房準備報官,一旦報官,只怕爹爹也會休妻了。那我……還要像姐姐之前囑咐的那樣,和二娘交好嗎?”“葉婉柔出事之後的第二天,沈家就送上了一大筆銀子,大房收下了。這件事,你該“葉婉柔出事之後的第二天,沈家就送上了一大筆銀子,大房收下了。這件事,你該知道吧?”李靜淳端著一杯清茶,淺斟了一口。。“那是你太高估了親情。也太高估了,利益。”李靜淳緩緩說出後半句。葉伊琇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透,渾身的力氣放佛被抽光了,淒涼說道,“四姐姐洞若觀火,不錯,我已經沒辦法了。”猛地想起剛才李靜淳說能幫她,就像是把握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扑通一下就給葉伊琇也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透,渾身的力氣仿佛被抽光了,淒涼說道,“四姐姐洞若觀火,不錯,我已經沒辦法了。”。...

40、呵斥小说-25、传染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40、呵斥》在线阅读

“那是你太高估了親情。也太低估了,利益。”李靜淳緩緩說出後半句。

葉伊琇也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透,渾身的力氣仿佛被抽光了,淒涼說道,“四姐姐洞若觀火,不錯,我已經沒辦法了。”

猛然想到剛才李靜淳說能幫她,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噗通一下就給李靜淳跪下磕頭,淚如雨下,“四姐姐,求求你救救我。”

“宛秋,扶六小姐起來。茗畫,去門外守著,不要讓任何人靠近。”李靜淳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有條不紊說道。

“四姐姐,讓我嫁到陳家,就是讓我死。四姐姐如果能幫我一次,就是救我一命。以前我跟著葉婉雪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任憑四姐姐懲罰。只求四姐姐能幫我一次。”葉伊琇卻堅決不起來,跪在地上哭著說道。

李靜淳望著她,“以前的那些小事我已經忘了。幫你一次,並不難。但你要知道,沒了陳嘯威,還有張嘯威,李嘯威,你以為你能躲到什麽時候?下一門親事,就能比這一門好嗎?”

“我……我……”葉伊琇張了張嘴,眼淚簌簌落下。她身份卑賤,二房又不在乎她,更沒有老太君喜歡,將來的婚事,當然也不會好。

“如果你願意跟著我,這些你都不用擔心。不過,你最好考慮一下。雖然你名義上是我的堂妹,但對於背叛我的人,她的下場可不止是被送去水月庵那麽簡單。”李靜淳望著她,淡淡說道,“你的身份,庶女也不是不能成為嫡女。你的婚事,日後可以自己挑。”

葉伊琇不敢置信地看著李靜淳,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東西,但是李靜淳就這麽擺在她的面前。她也不傻,原先葉府是大房二房的天下,但是從這位葉四小姐崛起開始,葉家的格局,已經要變了。

“如果四姐姐肯照拂我,從今以後,我一定以四姐姐馬首是瞻,絕不背叛。”葉伊琇反應很快,立即伸出手指天發誓,“以我娘親的在天之靈為證,如果我違背今天的諾言,就讓我不得好死。”

李靜淳親手將她扶起來,唇邊揚起一抹笑,“虛言我就不多說了。我對自己人怎麽樣,琇兒可以自己慢慢看。但我絕不容忍背叛,這一點,也請妹妹記住。”

她的聲音明明雲淡風輕,但是葉伊琇卻覺得最後這句話,仿佛一把刀擱在脖子上。

“四姐姐放心,我已經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就站在懸崖邊上,四姐姐拉我一把,還願意護著我,我感激不盡。”葉伊琇真心實意說道,這是她的心底話。

李靜淳聽得出來,唇邊的笑意真了幾分,“坐著吧,我慢慢跟你說。”

她不是濫好人,施恩當然為求報答。如果不是為了拉攏葉伊琇,陳家這門婚事,她今天在老太君面前幫忙說了一番話,已經對得起這稀薄的血緣親情了。想要她這麽盡心盡力,不可能。

聽完李靜淳的一番計劃,葉伊琇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希翼和敬佩之色。

……

回到瀟湘苑之後,李靜淳就作了一副畫,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繪畫習慣,大師更是自成一派,從畫就能分辨真跡和假本。所以李靜淳特意沒用自己的繪畫習慣,而是模仿著先賢的一種畫風,不多時,畫上就出現了一個惟妙惟肖的女子。

“這是葉伊蕓小姐?”宛秋低頭一看,詫異說道,“小姐您畫的跟她一模一樣,不,簡直是比她真人還要美上三分。”

李靜淳拿起宣紙看了一下,滿意地點點頭,“陳嘯威最好女色,非美人不娶。老太君和陳家聯姻的心意已定,那我們就另辟蹊徑。”

這一幅畫,必須要送到陳嘯威的手中。不過李靜淳身邊的兩個婢女出面都不合適,李靜淳想了想,帶著這幅畫往紅楓苑而去。

林明玉當初嫁過來身邊帶著兩個家奴,都是絕對可靠的人。其中一個叫做福伯,前幾年林明玉帶著葉泓去終南山看病,都是他駕車。由他去和陳嘯威那邊打交道更方便。

林明玉對於自己女兒的決定毫無異議,更加不會問原因,就把福伯交給李靜淳安排了。

……

江州,同福酒樓。

陳嘯威坐在二樓靠窗的位置上,看著街上時不時路過的美人兒,心情不錯。正在此時,他身邊的小廝帶著一個老頭子走了過來,得意說道,“少爺,看我給你帶了什麽人來了。”

“一個糟老頭子,帶來幹什麽?”陳嘯威瞥了一眼,沒興趣。

小廝說道,“少爺,這個老頭子說他手中有葉家小姐的畫像,就是您要娶的那位。”

“喔?是個美人嗎?”陳嘯威一提到這個來了興趣。

福伯連忙將懷中的畫卷遞給陳嘯威,說道,“陳少爺,這就是葉家五小姐,葉伊蕓。”

“葉伊蕓,那不是我要娶的……”陳嘯威看著打開的畫卷,話還沒說完就跟被人捏著嗓子了一樣楞住了。

葉家的閨秀們一個比一個好看,葉伊蕓雖然是庶女,但姿色卻是上上佳,又有幾分才情,要不是葉婉柔等人把她比下去了,擱在哪個世家都是出挑的。

再加上李靜淳特意把她畫的更加明艷動人,畫上的女子笑吟吟的仿佛是活的一樣。

“竟然長這麽漂亮。”陳嘯威好色成性,眼睛落在畫面上就移不開了,說道,“那她妹妹那個葉伊什麽來著的,長什麽樣?”

福伯說道,“葉家總共只有兩個庶小姐是伊字輩的。除了葉伊蕓,就是葉伊琇。老頭子也沒見過葉伊琇小姐,她從來沒露過面,但是她如果跟葉伊蕓小姐一樣漂亮,江州文會能不帶她去嗎?肯定是太醜了,怕帶出去丟人。葉伊蕓小姐可就不一樣了,嫡女才能參加的江州文會,她都能去,自然是因為她美,又有才情。這幅畫就是江州文會上那些看見了葉伊蕓小姐的才子們畫的,多少人對葉伊蕓小姐一見傾心。”

“真是個標致美人,比起那些世家嫡女一點不差,要是能娶到她就好了。”陳嘯威點點頭,眼神眨都不眨的落在畫像上,突然聽說葉伊琇很醜,臉色一沈,“葉伊琇是個醜女?”

……

葉府,明禮堂。

陳嘯威親自來葉府要見一見他未過門的新娘子,這於禮不合,但其實在大戶人家,先悄悄見一面很常見,倒也不算過分要求,於是老太君就讓人把葉伊琇叫過來。

葉伊琇穿著一襲藕色長裙,戴著一個白色的面紗,款款行禮。

“琇兒,你怎麽戴上面紗了?”老太君不解問道。

葉伊琇眼中有一絲驚慌,說道,“我偶感風寒,怕……怕傳染……”

“無妨,你取下面紗。”老太君說道。

陳嘯威坐在椅子上,眼睛死死盯著葉伊琇,想看看這個葉六小姐到底長什麽樣。

“我……我生病了,不便見人……”葉伊琇怯生生說道,但是那樣子,怎麽看都覺得心裏有鬼。

老太君皺起了眉頭,潛意識覺得有問題。但是陳嘯威已經不耐煩說道,“婆婆媽媽什麽,讓你拿下來就拿下來。”

老太君給葵姑使了個眼色,葵姑立即上前把葉伊琇的面紗取了下來。

裸露出來的一張臉,別說陳嘯威嚇了一跳,就是老太君也目瞪口呆。

“葉伊琇,你好大的膽子,你的臉是怎麽回事。你,你不願意你就這麽糟踐自己的臉?”老太君氣的臉色鐵青。

只見原本光滑白嫩的臉蛋上密密麻麻都是紅疙瘩,滿臉的疹子,猙獰嚇人,還有點惡心。

葉伊琇噗通一聲跪下,“祖母息怒。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今早醒來就成這樣了,我怎麽敢對自己的臉下此毒手,祖母,我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快把府中的大夫請過來。”老太君怒道。葉伊琇,她就是不想嫁,應該也沒這麽大膽子讓自己毀容。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