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奇怪的想法

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是的经典作品。苏玺回别墅后,姜宴便始终抱着她不松手,苏玺看他是真的焦躁,便始终轻轻地拍着他后背,哄着他。“先生呢?”苏玺只看见姜宴和林妈,不由得多问了一句。“先生刚接电话,跑开了一下。”林妈怕苏玺一场误会便多作出解释了一句,“小少爷醒了后,先生有始终陪着的。“先生呢?”苏玺只看到姜宴和林妈,不由多问了一句。。...

小说-第040章 奇怪的想法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苏玺回到别墅后,姜宴便一直抱着她不撒手,苏玺看他是真的不安,便一直轻轻拍着他后背,哄着他。

“先生呢?”苏玺只看到姜宴和林妈,不由多问了一句。

“先生刚刚接到电话,走开了一下。”林妈怕苏玺误会便多解释了一句,“小少爷醒了之后,先生有一直陪着的。”

苏玺点头,“我知道。”

说完,她又看向姜宴,“我们小宴跟爸爸玩得好吗?”

姜宴毫不犹豫地摇头,“要妈妈!”

哪有只要妈妈的?

苏玺试图同姜宴说明,和爸爸玩也是很好玩的,比如爸爸就可以把他扛到肩膀上,爸爸还可以陪他玩水等等……

但姜宴还是不为所动。

苏玺还想再问的时候,姜时湛从楼上走了下来。

苏玺看他换上了外出服,不由奇怪:“出去?”

姜时湛点点头,“临时有点事——”

这话一说,姜时湛忽然发现有点熟悉,可不就是几个小时前,苏玺也对他说过的话,想到苏玺一五一十的交代,姜时湛也就将话说得仔细些:

“张数那边有点事,我过去处理一下。”

张数啊…

那就应该跟娱乐圈有关了。

苏玺没再问,点头应好。

倒是旁边的林妈来回看了苏玺好几次,最后见她是真的没有反应过来,只好自己出声:“那先生晚餐回来吃吗?厨房这边好备菜。”

姜时湛直接摇头,而后看向苏玺:“晚上也不用等我,估计会很晚。”

苏玺径直点点头。

姜时湛见状露出浅笑后转身出门,林妈也是笑着向厨房而去,苏玺看着这两人的笑容,有些莫名其妙。

等到她抱着姜宴要往玩具房走的时候,突然才意识到:

她为什么要等人??

往常也从来没有等过的好吗?!

难怪她刚刚点头,那两人直笑!

苏玺心情不大好了……连着晚餐也吃不好了……

姜宴却是完全相反,有苏玺在身边,他是吃嘛嘛香,甚至因为苏玺答应他明天再陪他玩水而兴奋得不行!

太兴奋的后果,便是睡不着了。

苏玺最后都不知道讲了多少个睡前小故事,才哄得小家伙终于入睡。

不过虽然比往常晚睡,但这个点了,姜时湛也还没回来……

苏玺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赶紧晃晃脑袋!——她肯定是受他们两人影响了,才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苏玺赶紧躺平睡觉。

……

……

某处,地下停车场。

姜时湛一脸阴沉地坐进商务车,紧跟其后的是一位微胖的中年男人,他坐上司机位后,转头问:“时湛,现在怎么办?真的去见林乐天?”

姜时湛点头,“要不然我何必来这里?”

说到这个,中年男人心里的火又飙升起来:“林乐天真TM是个狗崽子!不是人!要不是你,他有出道的机会吗?不知——”

“张数。”姜时湛轻声打断他,“别说这些。”

张数讪讪:“我就是太气愤了……算了算了,不谈以前,那你见了他打算怎么做?我看华光显然是志在必得,他们肯定也已经谈妥,要不然林乐天不会连《青木传》剧组都不去了。”

姜时湛沉默了一下,“我知道。”

张数跟着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不管是他还是姜时湛,其实现在就只是要一个林乐天亲口说的理由而已。

张数不再说话,直接启动车子。

凌晨两点钟,商务车停在一居民楼下。

张数一路开过来,到了这会,他都不由冷笑:“为了躲我们,林乐天这小子可真是用心了!”

姜时湛没说话,只拿出手机往某个号码拨打出去,直到快被挂断,电话才接通。姜时湛没有马上开口,电话那头隔了好一会儿后,才出声:“湛哥。”

“嗯,我在楼下,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对方毫不犹豫地说:“我下来,湛哥你等我一下。”

“嗯。”

不过两分钟,居民楼下便出现一个全身黑的男子,他左右观望了一下后,小跑到商务车边,车门自动打开,他看到坐在后排的姜时湛,先是点了一下头,而后才进入车内。

林乐天坐下后,将自己的帽子和口罩给摘下。

张数冷笑着嘲讽:“怎么?现在见我们,都要跟做贼一样了?你也不想想,我们怎么能找到这个地方来的?!还是说,你怕我们带一群狗仔过来围观?”

林乐天弱弱地道:“数哥,我没有。”

张数冷哼一声,就他这装扮和这行为,还能没有?他究竟知不知道,为了他,姜时湛今晚经历了什么?!

“你知不知——”

“张数。”

没意义的话,不用多说。

姜时湛出声,张数只能郁闷地闭上嘴,也不再回身往后看,转回去看窗外了。

林乐天低着头,双手互握,抓得紧紧的。

“怎么?星耀出来的人,就这点能耐?”姜时湛看着旁边的林乐天皱起了眉,“不敢看我?却敢出逃星耀?”

“湛哥,我没有。”

姜时湛对此不置可否。

而林乐天到了这会,也终于抬起头,他侧过身看着姜时湛,又叫了一声:“湛哥。”

姜时湛仔细地看着眼前人。

当年初见还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几年过去,虽然脸上还带着些稚气,但已经有几分男子汉的模样。

“说吧,为什么。”

林乐天在姜时湛的目光扫视下,好几次生出躲避的念头,但他都咬着牙坚持下来。

这会听到问话,他张嘴犹豫了好几次后,才下定决心:

“湛哥,你是不是要复出了?”

姜时湛有些不可思议地挑眉,“就因为这个?”

林乐天闻言,膝盖上的双手瞬地握拳,他后背挺直,梗着脖子道:“就是因为这个!”

林乐天看姜时湛没说话,便咬咬牙继续说到:

“湛哥,你知道吗?”

“公司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说,我是你挑的接班人;圈内外的人,看到我,都只会先提‘时湛的师弟’,然后才是‘林乐天’这三个字!”

“湛哥,你真的在培养我吗?”

“过去,我当练习生三年,一直仰望你的光芒;现在,我出道三年半,一直处在你的光辉之下;将来,你复出,我还能冲出你的阴影吗?!”

张数听着实在是忍无可忍,他转过头来怒吼道:“林乐天你TM到底在说什么浑话?!没有时湛,你能有今天吗?!”

“我知道!”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