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渣男二世祖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是西母娘娘的经典作品。新书《胭脂虎和碧螺春》已开———————————————————————————————————————-最畅销作家姜靥所在的小说网站被人公司收购了,公司收购方正是她青梅竹马但有名无实的金主老公。本着合约精神,姜靥和他在公司豪无瓜葛。虽然一线小花想撩他,合作伙伴想睡他,门当户对的富家千金还跑来跟他相亲对象.....是可忍孰不可以忍,舞会上,被传是大佬金丝雀的女人款款走到男人身边,对着一众莺莺燕燕昭告主权,“我是他明媒正娶,结婚了七年的发妻。”甜宠爆笑,单向单恋,评论交流跳到碗里来。读者群894785972镜子里的姜靥微微蹙眉,却依然美得不可方物,让人不禁联想若是美人展颜笑靥如花,当是何等的倾国倾城。。姜靥边敷着面膜边接电话,看了看时间,会觉得敷得差不多了,这才结束了了单音节的回复。“你的意思是,你的相亲对象想通过你,见江云飞?”“靠不不靠谱,刚朋友见面就对你提要求,赤裸裸地借助啊。”“你这是典型代表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你表姐知不明白这件事?”““你的意思是,你的相亲对象想通过你,见江云飞?”。...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小说-029 渣男二世祖全文阅读

姜靥一边敷着面膜一边接电话,看了看时间,觉得敷得差不多了,这才结束了单音节的回复。

“你的意思是,你的相亲对象想通过你,见江云飞?”

“靠不靠谱,刚见面就对你提要求,赤裸裸地利用啊。”

“你这是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你表姐知不知道这件事?”

“好吧好吧,我帮你问问他,可是你要保证,你不会把我们俩的事情说出去,不然的话,我就撬了林深,气哭你!”

姜靥挂了电话,把面膜叠起来往脖子上一贴,起身往书房里跑去。

江云飞看她跑得一只拖鞋都没了,脸上还挂着姨母笑,眉头不自觉就皱了起来。

满脸警惕。

她前几天就是这样凑过来,让他帮忙给那个叫苏尧的销售总监升下职。

他说要等一等,看看对方的表现再定,她就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江云飞,你认识渐露的老板么,林深,认不认识?”

“你认识?”

“我认识他的相亲对象,许诺。你记不记得,你替她买过东西。”

“他让自己的相亲对象来找你,见我?”

点了点头,姜靥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干脆把另一只鞋也脱了,“你也觉得不靠谱是不是,所以呢,你还是帮忙见见这个人,如果不是好人的话,我就让许诺别惦记了。”

江云飞无语,这都是什么逻辑,人家找她托关系,她让自己去相面。

“那要是人还可以呢?”

“那就要看他对许诺怎么样了,好就处处看,不好就算。”说完又加了一句,“要是真心的好哟,利用的不算。”

他们彼此当就是利用的关系,江云飞也不知道自己这些年的真心她看不看得到。

“那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么?”

不知道这个“TA”指的是谁,姜靥回道,“许诺知道,但林深不知道。”

“别让他知道。”

商场上明枪暗箭,两个人要是真夫妻也就算了,而这样的合约一旦传出去,对自己和姜靥都有影响。

他是无所谓,可却不想她受到一点伤害。

姜靥“嗯”了一声,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像是合作伙伴一样,做着一门叫“婚姻”的生意,谁也没有再进一步。起初的无奈之举慢慢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如今亭亭如盖,依旧是满树光秃秃的枝桠,不见繁花。

“你告诉她,过几天等我从横店回来再去见他。”

“横店?你去那儿干嘛?”姜靥一愣,无良宠妃已经开拍了,所以她要跟着进组几天,其实就是意思意思,看看剧本还有没有需要改动的,但她不知道江云飞也要去。

他之前也没说呀。

“我去看看他们有没有浪费我的钱。”

姜靥再次翻了个白眼。

“那,你和我们一起么?”

“应该是同一个航班吧。”

直接拿过他的手机让他“画押”,姜靥打开app查了下他的航班号。

“江云飞,赵絮棠是不是也一起过去?”

毕竟是同一个公司的,所以他们三个要一起出现在头等舱么?

那是什么场景?

太狗血了。

“不知道。”江云飞不关心别人,他只是“恰巧”知道她要去,所以“恰巧”跟她买了同一张机票。

仅此而已。

“我们两个好像不挨着,”姜靥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嘀咕了一句,“那个,明天要是我和赵絮棠一起,你就换个座位,好不好?”

“你要我和她一起坐?”

“是要你和我一起坐!”她可不想换了赵絮棠之后身边又坐些奇怪的人,更不想赵絮棠和江云飞坐一起,说完又补了一句,“我不要和她挨着,我讨厌她。”

“哦。”

江云飞回了一个单音节。

嘴角往上扬了下。

“去帮我收拾行李吧,我帮你见林深。”

.......

挂了电话,许诺回到桌子上,“他说他要去横店,等过几天回来就见你。”

林深彻底愣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约了这么久都见不到的大老板,她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他记得她刚才说那人和她表姐是同事,既然是同事,又很熟,那大概是同级别,但如果是同级别,怎么能让江云飞轻易答应呢?

是因为许家的关系么?许家在帝都,还是有些人脉的。

好在林深不是那种扭捏的人,既然让人家帮了忙,就该好好感谢,总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在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身为男人的面子。

“我该怎么谢你?只要我能办到,条件随你开。”

连忙摆了摆手,许诺忙着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要你做什么......”

“我知道,可我总要谢你。”她越是这样,他反而越不好意思。

就算她真喜欢他,而他对她也不讨厌,婚事和生意也不能混为一谈,一码归一码,否则就太渣了。

“你都帮了我两次了,给我看病,又帮我介绍人,总要有所表示,你....想要什么?”

许诺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不是星星眼,巴巴儿看着人家,所以赶快低下了头。

她要什么,她想要他呀。

可是这怎么说呢。

“我,没什么想要的....”

林深知道自己强人所难了,只好换了个方式,“那,你想好了告诉我?”

“嗯嗯,”点了点头,这是不是就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一生羁绊的开始?

回到家,许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实在忍不住在群里发了个信息。

“我该找他要什么呢?”

她总不能让他再请她吃顿饭,或者陪她看电影什么的吧,那也太丢人了。

“要他呀。”

过了半天,苏尧回了一句,她刚刚收到郑女士的感谢微信,一块石头落地,终于可以操心操心表妹的终身大事了。

安然把念念哄睡了,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时间,看着那条信息半天没缓过神来。

她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时候了,同样是不到三十岁,人家情窦初开郎情妾意,而她仿佛已经把一生都经历了。

叹了口气,终是什么都没回。

正想要放下手机,微信忽然又闪了起来。

她打开一看,标着“渣男二世祖”备注的头像发来一句话。

“安老师,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你想要什么,你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