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你可真抠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是西母娘娘的经典作品。新书《胭脂虎和碧螺春》已开———————————————————————————————————————-最畅销作家姜靥所在的小说网站被人公司收购了,公司收购方正是她青梅竹马但有名无实的金主老公。本着合约精神,姜靥和他在公司豪无瓜葛。虽然一线小花想撩他,合作伙伴想睡他,门当户对的富家千金还跑来跟他相亲对象.....是可忍孰不可以忍,舞会上,被传是大佬金丝雀的女人款款走到男人身边,对着一众莺莺燕燕昭告主权,“我是他明媒正娶,结婚了七年的发妻。”甜宠爆笑,单向单恋,评论交流跳到碗里来。读者群894785972镜子里的姜靥微微蹙眉,却依然美得不可方物,让人不禁联想若是美人展颜笑靥如花,当是何等的倾国倾城。。看老妈被震住了,苏尧把包一扔瘫在沙发上,“幸亏允诺的那个学长在旁边,看我受被欺负,帮我说了几句话,他就我以为人家是宋知意了,说了一堆不好听的话,接着就走了,诶,那么一桌子菜,点的都是他自己喜欢吃的,账也没结,什么人啊,幸好意思告黑状。”“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儿,你跟我好好说说。”苏母坐到她旁边,这才仔细看了看女儿的脸,好像真的哭过,“你不是跟宋知意在一块儿?”。...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小说-054 你可真抠全文阅读

看老妈被镇住了,苏尧把包一扔瘫在沙发上,“幸好许诺的那个学长在旁边,看我受欺负,帮我说了几句话,他就以为人家是宋知意了,说了一堆难听的话,然后就走了,诶,那么一桌子菜,点的都是他自己爱吃的,账也没结,什么人啊,还好意思告黑状。”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儿,你跟我好好说说。”苏母坐到她旁边,这才仔细看了看女儿的脸,好像真的哭过,“你不是跟宋知意在一块儿?”

“不是,什么宋知意,宋知意那么穷会去国贸跟我偶遇么,我跟他谈恋爱的时候日日省吃俭用你又不是不知道,是许诺的那个学心理学的同学,上次帮我做心理辅导的。”

苏母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都是你王阿姨,拐了八道弯儿的亲戚,估计她也不了解这个人如何,夸的像朵花一样,听说赚的多就.....不就是有几个糟钱么,瞧把他能的,你等着,我现在就给王阿姨打电话。”

“怪什么王阿姨,要不是您王阿姨能知道么……”

苏尧听着母亲对着那边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对方也是慷慨激昂,两人把人渣从头到脚骂了一遍,最终商量出一条“毒计”。

再也不给丫儿介绍对象了!

趁着对方还没拉黑自己,苏尧听从母亲的指示,把对方微信头像——一张人模狗样的西装职业照,直接转发给老妈,再由老妈发到了姐妹群里。

老阿姨们瞬间热血沸腾,跟看通缉犯似的,把此男拉进了相亲黑名单。

“往后再有人想给他介绍对象,可得好好考虑考虑,你放心好了,你这几个阿姨别的能耐没有,就是人脉广,有一个是专门混人民公园的,到时候我让她把这人照片发到他们的群里去。”

苏尧觉得这招没什么用,这年头总有见钱眼开的父母。

“诶,做父母的,有哪个不是盼着孩子好的,尤其那些大龄未婚女的爹妈,你去人民公园转转,随便逮着一个问问,都告诉你一句话,不图多有钱,但图人品好!这些姑娘们挑了那么久,难道是为了挑个人渣么?”

苏尧想想也对,自己这也算神农尝百草,以身试毒造福广大姐妹了。

“就怕他以后找了同行,或者工作上认识的同事什么的,”苏母拿着照片看了半天,皱眉道,“他是做投行的么,我怎么看着像卖保险的?”

噗嗤笑了出来,苏尧揽着妈妈的肩膀道,“咱也不知道啊,投行里的人,从来都是只听过没见过,我有时候都怀疑,世界上真有这种职业么,会不会是小说里为了给主角戴光环编的呀,妈,我以前上网,在论坛跟人讨论剧情,有个人一言不合就开始吹牛,说自己是做投行的,我那时还纳闷儿,做投行的会来这种宅男宅女聚集地么,他们可是成功人士啊,分分钟上千万,那么忙,还有功夫看电视剧?”

“不过你放心,他的同行或者工作中认识的女人一定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人家才瞧不上他了,你以为他只是因为忙而没对象么,他是因为事儿,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但他的优越感吧也就只能在圈外显示,圈儿内人不吃那套的。”

苏母点头,过了一会儿,猛然想起什么,一拍女儿的大腿道,“你说的那个心理医生,有女朋友么?”

“..........”

“许诺跟他都是医生,许诺说他好,就是圈内人说他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内行都觉得不错,肯定是真的不错。”

“妈,心理医生都是骗人的,就是....陪人聊天的,没什么技术含量。”

“呸,一个小时两千块,你聊一个给我看看,做医生的,还是心理医生,又不脏又不累,说出去还体面,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苏母的兴趣点突然转移到了沈默身上,这让苏尧有点儿难以招架。

“我怎么知道,我聊天也很贵的,一个广告谈下来也是百十来万,比他贵多了。”

苏尧单方面结束了聊天,拿着手机逃命去了。

一进屋就收到一条信息,是沈默发来的。

“明天晚上六点来咨询。”

“靠,”骂了句脏话,苏尧发了条语音给他,“沈医生,这还没过完年了,你这样对下属太苛刻了吧。”

对方很快回复了她,不过不是语音,而是文字,“因为大家都还在休息,所以只能由我给你咨询了,一般节假日期间诊费会更贵。”

“但是节后我已经排满了,而你的病又耽误不得。”

“.......”对着手机苏尧做了个扇巴掌的手势,“现在知道了,早干嘛去了。”

抱怨归抱怨,第二天晚上的时候,苏尧还是准时出现了。

一身balmain套装,简直就是霸道女总裁化身,为了让自己看上去白一点,她故意多涂了些粉,虽不至于用力过猛,但搭配红唇黑裙,愈发冷艳魅惑。

沈默依旧是一身白大褂,一个人坐在咨询室,看见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昨天要是穿成这样,估计对方不敢太造次。”

苏尧大大方方坐在他对面沙发的正中间,笑道,“你今天最好也不要太造次。”

点点头,男人语气出奇温柔,“好。”

半个小时的催眠过后,苏尧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眼线都哭花了,沈默居高临下看着蹲在地上不起来的她,面露无奈。

纸巾一张一张递过去,看她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男人看了看手表,皱眉道,“你饿么?”

正哭的起劲儿的女人抬头,眼前一片模糊,像是隔着瓢泼大雨,看不清对方的神色,“饿。”

叹了口气,他为什么要约她这个时间来。

两个人出了诊所,沈默开车,车上放着白噪音,是流水的声音,可以让病患镇静。

过了一会儿,车子开到一处偏僻的小胡同,苏尧看他熄火,突然警惕道,“沈大夫,你这是要干嘛?”

“下车。”多一句话也懒得说,他就算图谋不轨,也不会对一个妆都哭花了的女人下手。

苏尧对着后视镜把脸擦了一下,见勉强看得过去,这才跟他走进去。

胡同里全是卖小吃的,各色招牌,只是因为过年的原因,大部分都关门了,只有一家馄饨店还开着。

“你就请我吃这个?”

“你可真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