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国际惯例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是西母娘娘的经典作品。新书《胭脂虎和碧螺春》已开———————————————————————————————————————-最畅销作家姜靥所在的小说网站被人公司收购了,公司收购方正是她青梅竹马但有名无实的金主老公。本着合约精神,姜靥和他在公司豪无瓜葛。虽然一线小花想撩他,合作伙伴想睡他,门当户对的富家千金还跑来跟他相亲对象.....是可忍孰不可以忍,舞会上,被传是大佬金丝雀的女人款款走到男人身边,对着一众莺莺燕燕昭告主权,“我是他明媒正娶,结婚了七年的发妻。”甜宠爆笑,单向单恋,评论交流跳到碗里来。读者群894785972镜子里的姜靥微微蹙眉,却依然美得不可方物,让人不禁联想若是美人展颜笑靥如花,当是何等的倾国倾城。。陆老先生的外孙子叫人打了的事情,一夜之间引起轰动A大。安然第二天准时到了学校,她连辞职后报告都准备好好了,走入办公室还没坐定就有几个同事凑回来,“安老师,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什么....怎么一回事?”安然也有点儿懵。“你们前天吃饭时怎么一回事啊,我们据说贾安然第二天准时到了学校,她连辞职报告都准备好了,走进办公室还没坐下就有几个同事凑过来,“安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小说-061 国际惯例全文阅读

陆老先生的外孙子叫人打了的事情,一夜之间轰动A大。

安然第二天准时到了学校,她连辞职报告都准备好了,走进办公室还没坐下就有几个同事凑过来,“安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安然也有点懵。

“你们昨天吃饭怎么回事啊,我们听说贾老师今天一早就被人堵在家门口了,直接带到了校长办公室,那阵仗,比逮犯人还厉害。”

“是啊,门外停了好几辆车,全是军队的,看牌照就知道。”其中一个女老师压低了声音,众人在彼此交汇的眼神中全都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贾仁义这次死定了。

“我还是不太明白,昨天吃饭发生了什么么,”看着对方面露疑惑,安然挽了挽头发掩饰心虚,然后继续解释,“我昨天先走了,家里有孩子....”

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了,贾仁义犯事了?那几个人男生他也不放过?他手指不是都折了一根么?

“我说呢,哎,安老师,幸亏你走的早,要不然啊估计也要被拖累。”

“就是就是,听说昨天吃饭的时候有学生跟贾老师打起来了。”

“啊?”安然一脸震惊,她知道那些学生拍了视频,贾仁义应该不敢轻举妄动,难道后面又出了什么事么?

是有人威胁他,还是他威胁人家,一言不合就动手了?

“真没想到,咱们学校这么卧虎藏龙,这个学生估计背景不简单啊。”

几个人正说着,外面忽然又走进来一个同事,大伙儿马上迎了过去,“怎么回事,是哪个学生啊?”

“就是那个,前几天有人为了他要跳楼那个,我跟你们说,这个学生可真是不简单啊,我本来以为他就是个爱炫富的二世祖,原来人家爷爷是.....”指了指上面,意思再明显不过,“这一家那是根红苗正,虽然后来和商贾人家联姻了,但两家都是清白人家,而且一向低调,我刚才上网查了下才知道,这顾家家大业大,是纳税大户,还年年做慈善,一个是为帝都抛头颅洒热血,建功立业的,一个是为了帝都经济做出卓越贡献的,你说说,贾老师这次,能不凉凉么?”

“简直是大快人心啊。”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安然也是吃了一惊,她完全没想到被打的会是顾炎,以他那种少爷脾气,怎么可能让自己吃亏。

“安老师,校长让您过去一趟。”正琢磨着,系主任走进来叫她出去。

身边的同事忙拉了她一下,低声嘱咐,“安老师,见机行事,你的职称还要靠贾仁义呢....”

没说完就闭了嘴,因为看见对面的同事正在使眼色,这才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了。

安然当然明白,这个女老师自然是为她好,万一形势和他们猜测的不一样,今天落井下石,明天贾仁义全须全尾地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拿她开刀。职场上见风使舵是很自然的事情,但也要看得远,才能知道未来的风向,凡事给自己留些退路,是聪明人的选择。

正所谓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可她偏偏不想留这一线,留着干什么呢,给贾仁义或者像千千万万像贾仁义那样的败类做可乘之机么?

不论顾炎是因为什么原因跟贾仁义发生冲突,她都不可能向着贾仁义说话。

抛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一点,还因为她是个老师,只要她还有一点的良知,就不可能对那种人手软。

推开校长室的大门,虽然安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里面的阵仗之大,还是吓了她一跳。

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各坐在一边,一个身后跟着两个穿军装的副官,一个身后跟着两个穿西装的保镖,顾炎像大爷一样坐在中间,嘴角还有血迹,眼眶全是淤青。

就这样,看见她来了居然还能笑出来。

“安老师,你可来了....”说完这一句就开始捂着脸,是真的很疼。

贾仁义下手够狠,她昨天打他的时候还以为他不怎么样呢。

安然忽然有些后怕,受了伤还能把顾炎打成这样,如果两个人真的一对一,她到底是不是贾仁义的对手?

是谁说的来着,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技巧都是屁。

顾老爷子要心疼死了,忙道,“你好好待着吧,我都跟你说了先去医院,你就是不听,这儿有我和你外公了。”

“就是,有我们两个在,你还不放心?”陆老爷子的拐杖使劲凿了两下地板,气得哼出了声。

校长双手紧握,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什么也不敢说,最后只狠狠剜了一眼贾仁义。

“爷爷,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出了事总要自己处理吧....”

“那你给你外公打电话干嘛?”顾老爷子对他出事后先给外公而不是自己打电话这件事耿耿于怀,很是不开心。

顾炎机灵,马上笑道,“我当时不是懵了么,人在危急时刻总是会先想到至亲的,所以我就给您二老都打了电话,可我只有一个手机啊,w在y前面,就先给外公打了....”

按照国际惯例,以字母顺序排列,没毛病。

安然差一点儿笑出来,只不过这儿的气氛实在诡异,所以她及时忍住了。

两个老人马上就被哄好了,何况现在也不是争这些小事都时候。

“爷爷,外公,我坚持过来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安老师。我想校长要处理这件事肯定要把在场的人都叫来,担心安老师无辜被牵连其中,所以想来解释下,人家本来就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结果大晚上被他喊去喝酒,还要听他胡说八道,受不了就先走一步,他又开始用毕业的事情压榨我们,校长,他可不光是打我这一件事那么简单的。”

掏出手机开始播放视频,安然虽然看不见,但听声音却发现,顾炎把视频剪了。

略过了她动手的过程,一切变成了贾仁义以职称想要挟,她愤然离席,然后紧接着就是酒店监控,顾炎被贾仁义拳打脚踢。

贾仁义刚想辩驳,就被校长喝道,“闭嘴。”

顾炎狡黠一笑,开始跟两位长辈介绍起安然来,“爷爷,外公,这就是安老师,上次跳楼的事多亏了她救了那个女学生,要不然咱们家可就麻烦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