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凶残?

软玉生香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软玉生香是月下无美人的经典作品。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前天脑子犯晕,陈宁静是户部右侍郎,尚书是狗大户裴大壮他祖父……)————————里面祁文府和谢渊还在说话的。暖帘之外,谢青珩握了双手握拳心,直接后转身就走。他没想起祁文府来府上竟然是为了陈氏和苏阮,并且祁文府上次的话他也听的很很清楚。陈宁静死了,堂暖帘之外,谢青珩握了握拳心,直接转身就走。。...

软玉生香小说-第46章 凶残?全文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软玉生香》在线阅读

(昨天脑子犯晕,陈安宁是户部右侍郎,尚书是狗大户裴大壮他祖父……)

————————

里面祁文府和谢渊还在说话。

暖帘之外,谢青珩握了握拳心,直接转身就走。

他没想到祁文府来府上居然是为了陈氏和苏阮,而且祁文府刚才的话他也听的很清楚。

陈安宁死了,堂堂一部侍郎,又牵连了次辅,这消息就算是皇上强行压下来也压不了多久,到时候南氏一系定然会想尽办法替南元山脱罪,而暗害陈安宁之人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拦。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当初苏宣民手中的那本账册。

苏宣民已死,陈氏和苏阮就成了所有人矛盾的中心。

南家的人定会想方设法的寻找她们,而想要害南家的人更是容不下她们……

谢青珩握紧了拳心,大步朝着锦堂院那边走去。

……

苏阮将谢娇娇带回了自己住处后,谢娇娇就自己寻了个地方坐着,安静的翻起了书看。

苏阮瞧了她一眼,摇摇头,自己忙起了第二天苏宣民禫祭的事情。

采芑和澄儿帮着她准备着禫祭要用的东西,而苏阮则是伏在桌上写着什么。

那天被谢青珩瞧见了她的字迹之后,苏阮就尝试着换了一种笔法,看似和以前的差别不大,可行文之间金戈铁马,笔画流转间带着杀伐之意。

此时就算是有人拿着祁文府的笔迹来对比,怕也无人会说两种字迹相似。

苏阮想起祁文府,手中拿着的笔顿了顿,笔尖的墨迹落了些在纸上。

“也该来了吧……”

“什么来了?”

谢娇娇刚翻过一页书,就听到不远处苏阮的低喃声,她以为苏阮在与她说话,不由抬头看着苏阮。

苏阮笑了笑,放下笔拿着帕子擦掉纸上的墨迹,然后说道:“没什么,五姐,你很喜欢看书吗?我搬来这边跨院的时候,发现这边有两箱子书,只是不知道是谁扔在这里的,像是已经闲置了许久了。”

谢娇娇闻言惊讶:“都是什么书?”

“史记,策论,还有一些杂书,我之前随便翻了翻,也没细看。”

苏阮看着她道:“五姐要是喜欢的话,待会儿让人搬去你那儿,反正放在我这里也是无用。”

谢娇娇脸上顿时浮现惊喜之色:“真的,你全都给我?”

苏阮笑了笑:“反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不如替它们找个喜欢它们的主人。”

谢娇娇原本对苏阮是秉持着不亲近不排斥的想法,毕竟陈氏如何、苏阮怎样,那都是二房的事情。

她虽然不喜欢苏阮之前的尖锐,却也没有谢嬛和谢青阳那么讨厌她。

如今苏阮居然送她两箱子书,谢娇娇顿时便觉得她亲近起来,连笑容也真切了许多。

“太好了,我正愁我那儿的书看完了,要怎么求着我哥给我带些回来呢。”

王氏不喜欢她看书,老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看书还不如学着管家,所以每次她想要看什么书,都得让她哥哥谢成安从府外偷偷带回来。

如今多了两箱子,少说也能看上一两个月了。

谢娇娇露出秀气的梨涡来,高兴道:“谢谢你阮阮。”

一个是生疏礼貌的六妹,一个是亲昵的阮阮,

这称呼简直是飞跃似的拉近。

苏阮瞧着谢娇娇高兴的模样,心中觉得好笑。

这姑娘可真是好哄。

两箱子书就能哄的她眉开眼笑的。

苏阮瞧着谢娇娇眼巴巴望着她的模样,知道她想去看书,便开口道:

“采芑,你带着五小姐去看看之前收起来的那两箱子书。”

说完她对着谢娇娇说道:

“五姐,你去看看,若有不要的书便留在这边,要的就先挑出来,待会儿让采芑她们给你送过去。”

谢娇娇高兴的点点头:“好!”

采芑领着谢娇娇去了侧厢那边找书,苏阮俯身开始收拾桌上写好的经文,还有禫祭要用的祭文,刚准备起身时,就听到门外传来澄儿的声音。

“大公子。”

苏阮抬头,见谢青珩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开口叫了声:“大哥。”

“阮阮,我有话要与你说。”

谢青珩的声音有些不对劲,眉峰也是紧拢着。

苏阮也瞧出了不对来,扭头让旁边的澄儿退下去之后,才开口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阮阮,你父亲当初有没有给你和你娘留下什么东西?”

谢青珩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苏阮正在折纸的动作微顿了顿,片刻间就自如的继续将那些祭文折起来,将其放在一旁的盒子里后,这才佯装不解的看着谢青珩问道:“大哥问这个做什么?”

谢青珩说道:“你父亲前去荆南任知州之前,曾经在户部任职,京中盛传他离开京城的时候,带走了一本与户部有关的账册,所以之前你们在荆南时才会遭人追杀。”

“你们这次来京,父亲本已经将你们在荆南的痕迹全部抹去,可是谁知道依旧有人查了过来,如今那人寻到了府里,要向你们讨要这本账册。”

“阮阮,这账册可在你手中?”

苏阮不动声色的看着谢青珩问道:“来要账册的是谁?”

谢青珩刚要开口说话,门外就传来祁文府的声音。

“是我。”

这声音苏阮熟悉至极,却又隐隐带着些陌生。

祁文府和谢渊走进来的时候,谢渊看了眼提前来“通风报信”的谢青珩,有些不明白向来不太喜欢陈氏母女的大儿子,什么时候与苏阮这般亲近了。

谢渊开口道:“阮阮,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苏阮却没有回答谢渊,只是抬头朝着他身边的祁文府看去。

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同样是那样冷清的眼神,只是跟上一世初见时相比,眼前这人更年轻了许多,虽然板着张脸,但是眼睛里头远没有后来她入祁家之时那般淡漠。

祁文府见着苏阮时也是愣了下,万万没想到,苏宣民的女儿居然是个这般娇软白嫩的小姑娘,长得跟粉团子似的,那比豆腐还嫩的脸蛋儿仿佛一掐就能捏出水来。

祁文府:“……”

开什么玩笑!

谁跟他说这苏家姑娘能力斗壮汉,格外凶残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