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穿成真小孩了怎么办

快穿之总有人想阻止我上天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快穿之总有人想阻止我上天是玄泽初霁的经典作品。先天身体孱弱的女孩莫锦辰也可以得到了再次穿越各种世界的机会。突然有了和健康身体的莫锦辰则表示,她也可以然后秀,秀到和太阳肩并肩。 光团子系统:不,宿主帮帮我您下去。 一步步搜集世界的善意,完成4原主的遗愿。咦,为什么总有人在她准备好老天前把她拉下去?医生大大地等等我没病我还也可以秀,监护人大兄弟你别笑的那么柔和啦我瘆得慌,哥你别摘眼镜我错了还不行啊吗……并且怎么回事,有的世界自己居然连物种都改了?没事儿,任何障碍都会很大影响我老天滴。 这是一篇感情漠然的白切黑的皮皮辰女主渐渐被救赎的小宠文,女主是个很温柔如水的人(大约)。可能会明明四周一片祥和,但是只要靠近一看,便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因为窗台前的女孩面色苍白的和纸一样,嘴唇带着淡淡的青紫,淡薄的好像风一吹就倒了。。究竟是自家的,莫昀但是见状将小莫锦辰抱出来,全然不顾她的哭嚎争扎带去浴室。好吧,会照料小孩此外有点儿精神洁癖的莫爸爸看见孩子摔到水里的第一反应时是洗非常干净。“我自己来!”一天之内争扎效的两次的小莫锦辰有脾气了,露着小白牙就得去咬莫昀。哼,连哄都不哄她。好吧,不会照顾小孩同时有点洁癖的莫爸爸看到孩子摔到水里的第一反应是洗干净。。...

快穿之总有人想阻止我上天小说-第十七篇,穿成真小孩了怎么办全文阅读

到底是自家的,莫昀还是上前将小莫锦辰抱起来,不顾她的哭嚎挣扎带去浴室。

好吧,不会照顾小孩同时有点洁癖的莫爸爸看到孩子摔到水里的第一反应是洗干净。

“我自己来!”一天之内挣扎无效两次的小莫锦辰有脾气了,露出小白牙就要去咬莫昀。

哼,连哄都不哄她。

“不要乱动。”在差一点点被莫锦辰咬到后,莫昀终于说出了他进门的第一句话,同时捏住了小莫锦辰脸。

“呜呜呜!”在武力绝对压制的情况下,小莫锦辰还是没有逃过再一次被洗刷干净的结果。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荸荠,刮去了两层皮的那种。

生气了,真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最后小莫锦辰坐在床上,莫爸爸给她吹头发的时候她还是没有缓过来,眼圈红红的,气的像一个河豚。

莫昀看了看女儿,突然觉得小孩怎么这么麻烦。

明明之前很乖根本不用操心啊。

“睡觉。”他叹了口气准备给她盖上被子。

“不。”莫锦辰一把推开了他的手:“就不。”

......孩子不听话怎么办,好急,在线等。

“......为什么不睡觉?”莫昀问道。说句实话,他的气质偏冷清,面无表情起来还真有点严肃。

“关你屁事。”莫锦辰的心智虽然被限制了,但是记忆还是没缺多少的。所以,比起一般的小孩,她的词汇量杠杠的:“要你寡,辣鸡。”

光团子在意识里泪流满面,它心累,同时还有一点点觉得宿主对它其实还蛮不错了。至少不骂粗话。

莫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耐心,才没有马上把闺女拎起来教育一顿。

“行,你不说原因我陪你耗着,我们都不睡看谁耗的过谁。”本着正确教育的方式,莫昀坐到了床尾。

他开始反思自己对女儿的教育是不是真的忽视太多了。

小莫锦辰确实是困了,身体留下来的记忆几乎九点前都睡了。特别是今天哭了两场,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看着女儿的头和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莫昀无奈。难不成真让他和一个小孩计较?

只能等她耗不过睡过去了再说吧。

小莫锦辰慢慢趴到床上,伸出手轻轻捏着莫昀的衣角。

“要熊。”她的脸埋在被子里,发出闷闷的小奶音:“要熊.....”

“熊?什么熊?”莫昀愣了一下,好半天才想起来,女儿身边的那只毛绒熊不在这里。

“我给你拿。你放哪了?”莫昀想站起来,衣角却被拉住了。虽然力道不大,但他还是顺着不再站起来。

“......阳台。”

这下莫昀想起来了,那湿答答挂在阳台上的褐色小熊,一回来看到女儿摔在阳台那,原来是想拿熊。

“小熊今天不能给你。过几天干了我给你拿下来。”莫昀想不想,还是哄道:“要不白天给你买新的?”

新的熊比?

小孩子心智的莫锦辰好歹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干脆利落地答应道:“好,都要。”

小孩才做选择,大人什么都要。

莫锦辰觉得自己成熟稳重极了。

困意袭来,可是她还是睡不着。明明很困,困到难受。

是因为怀里少了什么吗?那个陪伴了原主短短一辈子的熊。陪她熬过打雷,陪她熬过想爸爸妈妈,陪她熬过所有疼痛和害怕,甚至陪她熬过死亡的......那个毛绒熊?

连身体都形成记忆了啊,原主到底是孤单成什么样,才会将一切寄托给一个不会说话的毛绒玩具?

“我睡不着......”小莫锦辰眼睛都睁不开了,手却将莫昀的衣角抓的更紧:“我真的睡不着,我没骗你。我害怕......”

“......唉。”莫昀很轻的叹气,也侧卧在莫锦辰边上,轻轻地拍她的背:“睡吧,不怕,我在边上。”

许久许久不见声音,莫昀看过去,小莫锦辰已经睡着了,柔软的发丝贴在脸上,很小声的哼唧着什么。无意识又委委屈屈地用脸蹭莫昀帮她撩开发丝的手。

这种感觉很微妙,可以说从莫锦辰出生到现在,莫昀陪着她就没几次,更别说看着她入睡了。现在感受到手里温暖滑嫩的触感,莫昀不经想起来,不久前自己的女儿似乎还是个小婴儿,竟然不经意间,就长这么大了。

自己似乎确实不够称职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