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穿成真小孩了怎么办

快穿之总有人想阻止我上天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快穿之总有人想阻止我上天是玄泽初霁的经典作品。先天身体孱弱的女孩莫锦辰也可以得到了再次穿越各种世界的机会。突然有了和健康身体的莫锦辰则表示,她也可以然后秀,秀到和太阳肩并肩。 光团子系统:不,宿主帮帮我您下去。 一步步搜集世界的善意,完成4原主的遗愿。咦,为什么总有人在她准备好老天前把她拉下去?医生大大地等等我没病我还也可以秀,监护人大兄弟你别笑的那么柔和啦我瘆得慌,哥你别摘眼镜我错了还不行啊吗……并且怎么回事,有的世界自己居然连物种都改了?没事儿,任何障碍都会很大影响我老天滴。 这是一篇感情漠然的白切黑的皮皮辰女主渐渐被救赎的小宠文,女主是个很温柔如水的人(大约)。可能会明明四周一片祥和,但是只要靠近一看,便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因为窗台前的女孩面色苍白的和纸一样,嘴唇带着淡淡的青紫,淡薄的好像风一吹就倒了。。通过光团子的帮着,莫锦辰找到了了剧本作品改编的那部小说。小说名为诸行无常,洋洋洒洒几百万字,整理汇编出一个规模庞大世界里的故事。一下子看完是不可能会的,莫锦辰看了一会就放下自己了。一是确实迟了,小孩的身体撑忍不住,另另一方面是太被压抑了。时时处处都是伏笔和陷阱,人性和欲一下子看完是不可能的,莫锦辰看了一会就放下了。一是确实迟了,小孩的身体撑不住,另一方面是太压抑了。处处都是伏笔和陷阱,人性和欲望交织,恶意和愚昧杂糅,扭曲出黑暗而悲哀的画卷。。...

快穿之总有人想阻止我上天小说-第三十二篇,穿成真小孩了怎么办全文阅读

通过光团子的帮忙,莫锦辰找到了剧本改编的那部小说。小说名为诸行无常,洋洋洒洒几百万字,汇编出一个庞大世界里的故事。

一下子看完是不可能的,莫锦辰看了一会就放下了。一是确实迟了,小孩的身体撑不住,另一方面是太压抑了。处处都是伏笔和陷阱,人性和欲望交织,恶意和愚昧杂糅,扭曲出黑暗而悲哀的画卷。

莫锦辰觉得这部小说要不用有些诙谐的语气掩盖了晦涩难懂的黑暗,否则肯定属于未成年人禁止观看的范围。写出这个故事的人肯定经历了很多,不过为什么还能用玩笑的口吻写出来,这人要么已经从泥泞中出来高高在上,要么心理变态。

便宜爹让自己这么小的闺女参与演这种剧,不担心小孩子长大后成一个小变态?

好吧,剧本改编了,一些隐藏的黑暗和矛盾已经没那么明显了。而且她只是参与演幼年时期的小孩,而且是大部分时间都懵懂无知的小配角,怎么可能有啥大影响。

莫锦辰关上电脑揉揉眼睛走到客厅从冰箱里拿零食。桌子上放着饭菜和纸条,房间里冷冷清清的,时钟嘀嗒嘀嗒。身后的灯将她的影子拉的老长,就像当年那个抱着熊站在角落的小女孩。

莫锦辰打了个哈气,转身回房间了。

过了一段时间,莫锦辰也慢慢觉得自己居然有点忙起来了。一方面综艺还有后几期,另一方面她也准备去剧组了。

诸行无常其实已经开拍了,只是原定的演幼年蓝星的小演员因病去世,所以蓝星这边的剧情才拖下来。现在定了莫锦辰,她自然要尽快跟上进度。

为了符合年龄,导演和编辑商量后修改了剧本,将蓝星改成五岁小孩,苏攸之改成六岁。六七组组长的名字对调一下,其他剧情几乎不变。

莫锦辰现在快四周岁,演五岁孩子倒不是很维和。

最有意思的是,苏攸之的小演员倒算半个熟人,正是之前综艺合作过的幼年霸总可乐,大名宋一楠,实力派演员宋韬峰的儿子。

本来之前大胡子导演还担心可乐沉稳有余,但是气场太强不像更小的那个孩子。现在剧本稍微改了,反而更为和谐。

可乐和自己父亲在剧组见到莫昀和莫锦辰的时候,可乐还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莫锦辰的目光,惹的周围几个大人善意的笑容。

当然这善意的笑不包括莫锦辰和莫昀,两个笑的一个比一个勉强。

莫锦辰:笑个锤。

莫昀:才多大就惦记我闺女?

当然这只是个小闹剧。今天莫锦辰来可是有正事。一方面来剧组看看熟悉一下,另一方面,虽然导演那边一眼相中让她走了后门,但是流程还是要走一下。据说是这本书的原作者兼编辑想见见新换的“蓝星”。

莫昀带着闺女一路往约定地点走,一边担心女儿紧张安抚道:“没事,你就正常去见一个叔叔。他问你的问题如实回答就是了。”

莫锦辰今天才知道她要去见的是原作者,原小说她看了大半,说实话她不是很想见这个作者。

用羽毛一样轻的笔触写和泥泞一样的黑暗,写出这样文字的人会是怎么样的呢。莫锦辰有点不情愿地放慢了脚步。而且蓝星虽然在全书戏份不轻,但她只是演幼年蓝星,小角色,作者有什么好见的。

估计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不在她吧。莫锦辰看了看牵着她手的便宜爹,突然觉得大树底下凉快归凉快,但虫也多。

“来了?”突然大胡子叔叔的声音传来,莫锦辰抬头看到大胡子叔叔在招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

“快进来,等你们很久了。”大胡子叔叔爽朗地笑着,伸手摸了摸莫锦辰的脑袋:“小星辰今天也很漂亮,快,进来吧。”

“叔叔好。”莫锦辰乖巧地打招呼,余光看到一个人从房间走出来。

“这位就是......小蓝星?”温和带着浅浅笑意的声音响起,一身白衬衫白裤子的青年走出来,目光没在任何别的地方停留,只是认真带着柔和地看着莫锦辰,透着淡淡的凉意。

明明看起来很无害,可那一瞬间莫锦辰觉得头皮发麻,几乎要炸起来。

“云延?!”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