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挨打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干姜总共有七十三斤,卖了三百三十二个铜板,路恬把几个品相也不是很好的土茯苓一同作为礼物了药铺。拿着三百多个铜板,路言立马给路恬买了肉包子。两人坐在驴车上吃完,路言就地去了一家调料铺子买了白糖。抱着两块巴掌大的糖出,路恬一脸的肉疼。就这么一点点下拿着三百多个铜板,路言立刻给路恬买了肉包子。。...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七章 挨打全文阅读

干姜一共有八十四斤,卖了三百三十六个铜板,路恬把几个品相不是很好的土茯苓一起送给了药铺。

拿着三百多个铜板,路言立刻给路恬买了肉包子。

两人坐在驴车上吃完,路言就近去了一家调料铺子买了白糖。

抱着两块巴掌大的糖出来,路恬一脸的肉疼。

就这么一点点下等的糖就要她五十多个铜板,这年代,糖真的是个奢侈品啊。

路言看着,也觉得心疼。不过今日挣了三百多个铜板,妹妹想花就花吧。

当然,路恬也不是买来自己吃的,而是准备做糖霜山药豆卖。

两人打听了集市在的地方,驾着驴车到了集市。

这边已经有很多人,两人交了铺位费十个铜板,找了一个不是很好的地方停下。

“哥哥帮我再把山药豆洗一下。”路恬一边往锅里加水,一边让路言给自己帮忙。

“好。”

兄妹两人的动作很快,洗干净的山药豆下锅,清水煮个半刻钟捞出,然后控干水份。

另外又单独起锅,里面放一些清水和白糖熬煮到白糖起泡转成小火,这个时候倒入煮好的山药豆翻炒,一直到把糖炒干,每个山药豆上慢慢挂上白色的糖霜就好了。

“恬恬,你还会做这个?”路言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眼底更是藏着莫名的神色。

他希望看到妹妹有生气,有活力。

可是,这几天下来,妹妹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难道跳一次河就会让人有这般大的改变?

“哥哥,别楞着了,快给人家拿。”

刚刚炒山药豆的时候那种香甜味传出去好远,不等出锅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

路恬笑容里带着稚嫩,用早就准备好的签子给客人穿上山药豆。

大的一文钱两颗,小的一文钱三颗。山药豆又是个稀罕物,很多人都愿意花几块铜板尝尝鲜。

路言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妹妹是他亲自从河里救出来的,如今变的不一样是好事,他不应该胡思乱想。

这边围满了人,两大盆山药豆很快就卖光了。

路恬抱着荷包笑的见眉不见眼,那边路言纵容的笑着收拾东西。

“哥哥,去掉买糖的,咱们还赚了一百多个铜板,明日再去山上摘剩下的。”

“好。不过,那些山药豆咱们留着吃,我看你也喜欢。”

“我吃什么都行。”路恬倒是无所谓,只要是吃的她都喜欢。

把荷包收好,跳到路言身边,“哥哥,我饿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如今都已经午时了。

“走,上车。”

身上将近四百个铜板,两人也奢侈了一次,中午要了两个小菜,吃了米饭。

用过膳之后又在市场买了点肉以及便宜的猪下水和米面等。

看着一车东西,路恬甩着扁扁的荷包,“哥哥,只剩一百二十多个铜板了。”

路言脸上一直带着笑,“没事,这一车东西够咱们吃一个月了,以后挣的铜板都能留下。”

“哥哥说得对。”

两人顶着落日的余晖从村子的另一头绕到村后,然后回家。

避开人是不想让人看到这一车东西,免得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胡乱揣测。

将驴车赶回院子,两人把车上的东西全都收起来。

路言去还马车,路恬则是留在家里整理买来的东西。

将面粉倒进缸里,大米也收好,路恬开始打水清洗猪下水。

如今正值寒冬,买来的猪肉刚好做成腊肉。

她这边刚把水倒进盆里,大门便被人敲响了。

砰砰砰!

“恬恬丫头,你在家吗?”

门外声音不是很熟悉,路恬不确定来人是谁,起身应声的同时顺手用一个竹筐盖住盆里的肉。

“在家呢,谁呀?”

“恬丫头,我是李大娘。你哥哥和唐家那几个打起来了,衣服破了,你快拿件衣服给你哥哥送去。”

听到这话,路恬快速转身往里间去,随意的拿起一件路言的衣服,然后又进去了一趟厨房,手里多了一根近一米长的棍子。

“在哪里?!”

来喊人的李大娘看路恬这架势,微微愣住,“就在唐家西南角那块空地上。”

路恬点头,“好,多谢。”

说着话,抬脚出门,快速把门锁好,路恬小跑着朝村里而去。

*

“松岩哥,打死他!这个野种敢联合那个贱人坑老子!今天还敢从咱们门口经过,真是找死!”

唐松柏抬脚胡乱的踢着路言,嘴里还不停的骂着。

“还用你说,一个没人要的野种也敢欺负我们唐家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唐松岩,身材魁梧,相貌和唐松柏差不多,年龄看上去十七八岁,脸上带着凶狠。

此时的唐松岩骑坐在路言身上,右拳不停的落下,朝着路言的头部和脸部打。

路言被按在地上,两只胳膊抱着头,咬紧牙,使劲挣扎,却动弹不得。

此时的路言很后悔自己刚刚没有绕路。送完驴车,他想早点赶回家,想着天都快黑了,应该不会碰到唐家人。

没想到,他已经走过唐家了,却迎面碰到唐松柏和他的哥哥从外面回来。

他原本不予理会,打算直接离开,却被唐松岩直接拽住衣服!

后面,很显然,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的,自然而言就动起了手。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家都在做饭,外面人很少,指望别人来喊住两人是不可能了。

路恬离得很远就看到唐松柏叫嚣着在踢一个被压在地上的人。

不需要多问,那个躺着的肯定是她哥哥。

路恬把怀里的衣服一丢,撸袖子,抬手!

一言不发,二话不说,两手握住棍子,干净利索,位置精准,朝着唐松柏的后背使劲打下去!

啪!

“啊!!!”

唐松柏刚感觉到有人接近,一转头,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棍子已经落在身上,极致的痛感让他的脸都不由扭曲!

那边拳头伸出去,还没打下去的唐松岩也知道来人了,转身......

砰!

“啊!”

路恬直接往唐松岩手腕处打下一棍子。

趁着两人叫疼,路恬手上动作不停,朝着还没起身的唐松岩后背又是一下!

紧接着,再一棍!朝半起身的唐松岩腿上打去。顺势抬腿,伸脚,踹在唐松岩腰上。

本来就失去平衡的唐松岩直接摔出去,倒在地上,疼的呲牙!

这边反应过来的唐松柏怒骂着上前,“贱人!你找死!”

路恬眼睛一眯,棍子抬起,朝唐松柏伸出的手打去,“老娘说过,别招惹我!你偏偏不听!”

手里有棍子,路恬动作生猛,力气用到最大,直接砸下去。

“啊!”

唐松柏又挨了一下,后退,抱着自己的胳膊,眼睛泛红,瞪着路恬,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路恬把两人打开,赶紧去把满脸是血的路言扶起来。

看着路言被撕坏的衣服上染着零零碎碎的血,路恬抿唇,眼睛猛地一眯!

但还是轻声关心路言,“哥哥感觉怎么样?”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