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打算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送走常婶,望着黑透的天,路恬也也没功夫处理猪第一次下水了。干脆现在的天气冷,放到屋后也坏不了。掏出肥肉炼了不少油,后又蒸了米饭,炒了个鸡蛋和肉丝,兄妹俩就吃饭时。“哥哥多吃肉,我做了很多,这个猪油渣也非常好吃,了也没油了。”路言放下自己书,望着妹妹自己拿出肥肉炼了不少油,之后又蒸了米饭,炒了个鸡蛋和肉丝,兄妹俩开始吃饭。。...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十章 打算全文阅读

送走常婶,看着黑透的天,路恬也没有功夫处理猪下水了。索性现在天气冷,放在屋后也坏不了。

拿出肥肉炼了不少油,之后又蒸了米饭,炒了个鸡蛋和肉丝,兄妹俩开始吃饭。

“哥哥多吃肉,我做了很多,这个猪油渣也好吃,已经没有油了。”

路言放下书,看着妹妹自己做出来的饭菜,既心酸又欣慰。

刚刚他去帮忙,被赶出来了,还担心妹妹做不好。

“哥哥,快点快点,尝尝我的手艺,然后夸夸我。”路恬动手给路言夹菜,眼神忽闪忽闪的看着路言,让他快点吃。

路言看着,不由一笑,点头,“好,我吃。”

路言夹起肉丝,放到嘴里,嚼了两下就开口夸,“真好吃,就像书里写的,色香味俱全。”

“切~哥哥说的真夸张。不过,我还是很开心。说明我很聪明,看看就能学会。”路恬眯着眼睛笑,而后自己也开始吃。

“对,恬恬特别聪明。”

兄妹两人说说笑笑的吃完饭,路言继续看书,路恬收拾碗筷。

之后想了想,又把猪下水清洗干净,然后放在锅里卤着。

锅底放几根木柴,加上足足的水,火灭了也不用管。

收拾好一切,路恬搓着冻的麻木的手回了屋子,往小炉子边一坐,随手把一本医书打开,又看看身边的路言。

“哥哥,你明日就别跟着上山了,隔壁的庆子哥和安子哥会和我一起去。”

路言身上有伤,跟着上山也干不了什么,还浪费读书的时间。

“这,恬恬一个人根本挖不了多少。”

路恬摇头,“没事,那些干姜总共也没多少,我明日把山药豆摘了再挖点干姜,之后再找找别的。总之,哥哥安心在家看书,准备好年后的科举。”

“科举......”路言眼眸一缩!之后是久久的沉默。

路恬脸上换成认真,“哥哥,我知道你担心银子的事情。不过,你相信我,我有办法挣银子,咱们一定会去京城。”

路言并没有被路恬这些话说动,摇头,“恬恬能有什么办法挣银子?让你每天挖药材也不可能,况且山上根本没那么多药材可以挖。”

“科举的事情不急,再等五年,我就可以做教书先生了。到时候也能攒下银子去京城。”

路言不想把这个重担放在路恬身上,要科举的是他,照顾妹妹更是他的责任。不论如何,都不能让恬恬那么辛苦。

路恬仰头,夸张的叹气,“我亲哥竟然不相信我,太伤心啦!”

“你这丫头~”路言笑着伸手摸了摸路恬的头发,眼里带着宠溺,“哥哥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想让你这么累。何况你认识的药材也不多,上山还那么危险,我自然不愿看到你辛苦。”

路恬明白这些,挑着眉问路言,“那哥哥有没有想过,万一唐松柏这次科举进了三甲,我们要受多少欺负?”

听到这话,路言一滞,拧眉。很显然,他没有想过。

路恬趁机劝说,“所以呀,哥哥从现在开始好好读书,我好好挣银子,咱们也去京城试试。到时候若是找到了商机,我们就不用回这个村子了。”

“不回来?”路言反对道,“不行!万一爹娘回来了,咱么岂不是错过了?!”

他相信爹娘肯定在某处,因为某些事情暂时无法脱身。

路恬心里叹气,五年了,不是短短的五个月。要是还活着,最起码也有个信吧?

“哥哥,常婶家就在这,咱们去京城的事情又不会瞒着。万一爹娘回来,可以让常婶帮忙跟爹娘说一声。另外,你参加科举,如果名次靠前,说不定能传到爹娘耳中。对吧?”

路言也知道这一点,他担心的是自己不在的期间爹娘回来了怎么办?

万一爹娘没有办法再去经常找他们怎么办?

万一......

不过,除去这些,妹妹说的是对的。想要找到爹娘,参加科举是最快的办法。

“好,我好好读书,恬恬想办法挣银子。不过,恬恬不可以那么辛苦。不然,我就不读了。”

路恬对自己这个固执的哥哥没办法,点头,“好,我肯定不会累着自己。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我上山,哥哥留在家里。”

“好。”

*

第二日一早,路言起的很早,煮了粥,热了菜,做了简单的饼子。

吃完饭后还用碗装了饼子和菜,再用干净的布包上放到背篓里。

“恬恬中午记得吃饭,不用挖太多,若不然你背不动。还有......”

路恬在路言各种不放心的叮嘱声中出门,转脚朝常婶家去。

还没走到常婶家门口,林家的门打开了。

“恬恬。”

“常婶,庆子哥,安子哥。”路恬对走出门的三人打招呼。

因为是邻居,关系也不错,路恬和林庆,林安还算熟悉。

“上山要小心点,别着急,下午早点下山,别等到天黑才回。可千万别往上走,知道了吗?”

“还有,你们两个顾好恬恬,别让她太累,不用着急挖药材,听到了吗?”

常婶交代着三人,顺手把包好的吃的放在背篓里,“早去早回......”

三人应着声,各自背上背篓朝后山走去。

常氏家有公公照顾,还有一个小儿子,中午还要给出去干活的男人做饭,就算想跟着去也没办法。

这边路恬走在中间,林庆兄弟俩一边一个,好奇的问路恬,“恬恬,山上的药材真的能换很多银子吗?”

“对呀,昨日我娘说你给我们的肉就是用卖药材的铜板买的。”

“当然可以。不过干姜不太好挖,你们要费劲一些,到时候可不许偷懒。”

“嗯,我们不偷懒,只要能换铜板,我们以后天天上山。”

“对。”

三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前日挖干姜的地方。

“就是这里。庆子哥,安子哥,你们记住这个干草的样子,以后每年霜降前都可以上山来挖,也就半个月时间,其他时候不能挖。”

“为啥?”

“因为这个时候干姜刚好,就跟收庄稼一样,有季节的。”

“好,明白了。”

路恬告诉两人怎么挖,又看着他们挖出一些才放任他们自己干活。

“庆子哥,我去那边摘山药豆,你们能看到我,摘好我就回来。”

林庆正要点头,林安直接站起身,“恬恬,我跟你一块去。我娘说了,不能让你自己乱跑,万一摔了就不好了。”

路恬看看他,笑着摇头,“没事,上次我和哥哥一起来的时候已经摘了一半,我自己去就行,安子哥不用跟着。”

林安不愿意,抬脚走到路恬身边,把她的背篓拿上,“我帮你。”

路恬看林安坚持跟着去,也不再拦着。

“好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