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公平!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这边林安听见这话一瞬间怒火节节攀升,扭头就得跟站在门口的于氏理论......“安子哥,你刚听见野犬吠了吗?叫的尤其不好听!我跟你说,野狗但是不讲人道的,有时候候发狂了,见人就咬,你说是也不是所以被打死?”路恬径自向前走着,视线都没往唐家瞟几眼。于氏说话的于氏说话难听,但是也没指名道姓的说她,所以她不需要认领这些脏话。。...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12章 公平!全文阅读

这边林安听到这话瞬间怒火高涨,转头就要跟站在门口的于氏理论......

“安子哥,你刚刚听到野狗吠了吗?叫的特别难听!我跟你说,野狗可是不讲人道的,有时候发疯了,见人就咬,你说是不是应该打死?”

路恬径直往前走着,视线都没往唐家瞟一眼。

于氏说话难听,但是也没指名道姓的说她,所以她不需要认领这些脏话。

林安的火气在听到路恬这些话的时候熄灭,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路恬,你说谁呢你?!你就是个浪蹄子,跟你那个娘一样!这都是你娘教你的吧?我儿子不要你了,你马上就找到下家了。你们......”

于氏嗓门拔高,瞬间把里面的唐老三吸引了出来。

而这边的路恬眼神瞬间冷下来,猛地转身,声音沉寒,“于氏!你若是再敢骂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呦~你来呀,你来,你来撕,你敢吗?你......”

“恬恬,看我的。”林安在于氏第二次开口的时候就开始撸袖子了,使劲的瞪着于氏。

在路恬说要撕烂于氏的嘴时,他就要上前。

路恬看此,赶紧拉住他,“别急。”

把林安拉住,路恬带着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那边脸色难看的站着的唐老三,还有嘴里不停冒出脏话的于氏。

“我说于氏,你张嘴闭嘴都是浪蹄子,是不是你经常做这些事情啊?我记得几年前经常有个卖豆腐的过来,每次都要停在你家门口,有好几次还进去呆了许久才出来。你们是不是......”

“你放屁!路恬,你个贱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哪有卖豆腐的?!”于氏气急,连着骂人加否认。

这村里根本就没来过卖豆腐的!

那边唐老三皱起眉头,有些怀疑,又有些不相信路恬的话。

路恬嘴角几不可见的扯了扯,很是笃定的道,“怎么没有?那个人个子不高,每次都挑着单子......哦,那时候我比较小,也有可能看错了。”

路恬说到这里,看于氏脸上没有那么激动了,又继续道,“那个人不一定是卖豆腐的,现在想想,那个人挑着扁担也很轻松,会是什么呢?卖棉花的?卖......”

路恬在这边纠结着那个人卖什么,而唐老三的脸几乎变成绿色,于氏更是气的准备走过来打路恬。

“你个贱蹄子说什么呢?!我啥时候跟......”

“路恬,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唐老三心里起了疑心,现在看于氏的样子很像是被揭穿后的羞恼!

前几年除了农忙,他经常跟着路士杰进山,一走就是一整日,两个儿子那时候读书,白日里也几乎不在家。

如果是真的,这个贱妇竟然敢背着他偷人!

路恬眼底寒光划过,很自然的道,“当然是真的!以前不懂事,还以为于氏在买东西。现在我长大了,听着她一口一个‘贱蹄子’的骂,突然就想到了那时候看到的。”

说到这里,路恬看向于氏,“好好的妇人,谁家会一口一个浪蹄子的骂人,肯定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才能张口就来。”

唐老三听到这里,瞬间被说服。

确实,村里这么多媳妇,还真没几个张口就这么骂人的。

“于氏!你给我老实说!那个人到底是谁?!”唐老三转头对于氏发难。

于氏摇头,又恨又气,“没有,根本就没有!你别听那个贱丫头胡说!她是故意,啊!”

唐老三此时已经完全相信有那个人的存在了,她总觉得于氏满脸写着心虚。

这边路恬看着,冷冷一笑,拉了拉林安的衣服,转身,“走吧。”

林安脸上有些呆滞,愣愣点头,跟在路恬后面继续走。

身后唐老三沉怒的质问声和于氏的叫喊声越来越远,路恬心情渐渐转好。

记忆里,于氏那个人经常在原身父亲上山的时候去找元氏。

原身那时候觉得于氏挺好,现在想来,于氏真的很虚伪。

而且,于氏心里其实非常讨厌她娘吧?

元氏容貌姣好,平时也只在家里带着孩子做做饭,偶尔教他们兄妹弹琴,画画。

相比较那些顶着大太阳去地里干粗活的农妇,活得简直像个大小姐。

以前的于氏经常说元氏好福气之类的。心里恐怕是羡慕嫉妒的吧。

而之后,在她父母离开没多久,于氏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没有来过路家,更是对他们兄妹百般嫌弃。

估计,这些都是因为嫉妒元氏积压在心里的怨怼。

人就是这样,你过得好,又能带给她好处时,她完全可以隐藏性子对你阿谀奉承。

一旦你出了事,她立刻毫不掩饰的把心里积压的不满表现出来。

“恬恬,你说的是真的吗?于氏真的......”

“不知道,我编的。”

“啊?!”

“她骂人太难听。以后咱们经常去村长家租驴车,总不能每次经过这边都要挨骂吧?”

而且,于氏说她勾搭人,她反过来说于氏偷人。公平!

林安听完,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到了,我去敲门。”路恬说着话上前敲响了村长家的大门。

“谁呀?”

“我们是来租驴车的。”路恬高声应。

里面很快传来脚步声,随着门被打开。

“恬丫头,安子,进来吧。”村长媳妇笑着让两人进门。

路恬走进去几步,看着打扮的还挺年轻的村长媳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那个,您家明日用驴车吗?如果不用,我们想租一日。”

“不用不用,你们赶走吧。”

路恬点头,看了林安一眼,林安会意,跟着村长媳妇去牵驴车。

这边路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铜板递给村长媳妇,“这是租驴车的铜板。”

“没事,不急,明日再给就行。”村长媳妇客套的推辞着。

“您拿着吧,这样我们用的也安心。”

村长媳妇笑着接住,“行,那你们慢点。”

“嗯。”

两人慢慢把驴车牵出门,正准备离开,那边村长从堂屋出来,叫住了路恬。

“恬丫头,你等等,我跟你说个事。”

“嗯。”路恬嘴上应着,心里其实有些奇怪村长能跟她说什么。

那日打架的事情算是过去了,村长应该不会再多说才对。

村长站在门口,沉吟片刻。

那边村长媳妇没说话,转身进了屋子。

路恬看此,转头看向林安,“安子哥,你先去前面等我一下。”

“好。”林安应声,牵着驴车往前面走。

“村长请说吧。”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