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完蛋了!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翌日清晨一大早,路恬如愿以偿自己一个人下山。在路言写满不安心的眼神中,路恬很乖巧的对他挥,沿着低缓的山坡慢慢的走。路言但是不安心,但,确实像小妹说的,不好好的读书学习的话,科举就会有好的排名,到时候找父母的事情就要遥遥无期。这边路言也不是很安心的回了家,路恬在路言写满不放心的眼神中,路恬乖巧的对他挥手,沿着平缓的山坡慢慢走。。...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15章 完蛋了!全文阅读

翌日一早,路恬如愿自己一个人上山。

在路言写满不放心的眼神中,路恬乖巧的对他挥手,沿着平缓的山坡慢慢走。

路言虽然不放心,但,确实像小妹说的,不好好读书的话,科举就不会有好的排名,到时候找父母的事情又要遥遥无期。

这边路言不是很放心的回了家,路恬则是蹲在一处干草里看着路言离开。

不怪她忽悠路言,要不然没办法自己一个人上山。

她前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地方也有大山,自己经常偷偷上山找各种好吃的。

若说碰到动物,概率是非常非常底的。

这处连面的山脉延伸的很远,像那种吃人的大型动物一般都不会在这种小山上生活。

再一个,他们的父亲打猎十几年,不可能没上过山顶一次。却从未听他说过遇到老虎,野猪之类的。

那就说明,附近几座不算很高的山上都没有大型猛兽。

看着路言走远,路恬起身转了个方向朝旁边的山上走去。

前天在树上看到的东西就是在这个方向,一直走应该可以找到。

路恬一边上山一边时不时爬上树查看周围,在这期间遇到过一些不是这个季节的草药,基本上都没什么用。

经过几次爬树观察,路恬终于找到之前看到的一片黄色东西——秋梨。

不光树上一片,地上掉的更多。

路恬在树下走了一圈,大部分都是坏掉不能吃的。

抬头看看有七八米高的树,路恬背着背篓,爬树。

没一会儿功夫,背篓装了一大半,树上还有许多都没有摘。

路恬慢慢下了树,之后沿着原路下到山脚,把背篓里的梨全都倒在一处灌木中。

稍微遮掩一下,路恬再次上山摘。如此反复走了六趟,终于把所有梨摘的差不多。

看了看刚过午时的天色,路恬没有回家,而是简单吃了些东西继续往山上走。

如今十月底,科举是下年四月底,距现在还有五个月。

去掉路上一个多月,他们还要提前去京城了解一下情况,也就四个月时间可以挣银子。

而这四个月时间,她要买一辆马车,因为他们到京城之后不一定回来了,租马车是不可能的。

她从书上了解过,马匹加上马车,最便宜的也要四十两。

一个月的吃食,就算节省点,也要一两银子。

再然后是到京城后的住处。她和路言都不熟悉京城,到那边肯定不可能马上就挣银子。

所以,最少也要准备二十两银子。

用四个月的时间,挣六十多两银子,压力有点大呀。

脑子里盘算着需要的东西,路恬也慢慢的爬到了山顶。

山的另外一侧能看到一条很宽的官道,绵延到很远的位置,一直消失在天边。

几个月后他们去京城可能也会走这条路。

路恬站在山顶看了看四周,而后把视线放在周围。

大部分都是光秃秃一片,山上石头比较多,就算有药材大部分也已经凋谢,根本不能用。

“白跑一趟。”路恬失望的感叹了一句,转脚准备下山......

“咦?!”

转身的时候,路恬的目光被陡峭山壁上的一抹绿色吸引了目光。

这个光秃秃的山上还能有绿色的东西,太稀奇了。

也不能说稀奇,一路上来,确实有生长在夹缝中的一些小草还是绿色。

但是,山壁下面那个不一样。那是一株很大的铁皮石斛!

铁皮石斛,对心血管等疾病都有很大的作用,生长环境都是极其恶劣的山壁上。

在现代有人工种植的比较多,价钱在四五百一斤。

而在一开始,铁皮石斛稀缺的时候,纯野生的几乎可以达到五千多元一斤。

这个年代就算有人工种植的也绝对没有现代的多。而这一株野生的,价钱绝对不低!

分析好价钱,路恬内心开始激动。为了银子,不管怎么样都要把这颗铁皮石斛弄到手。

看了看陡峭的石壁,路恬把背篓放下,然后小心的坐在崖边位置,脚一点点试探着往下。

铁皮石斛在下面三四米远的位置,她只要小心点就能拿到。

路恬一点点的往下走,每走一步都很小心,中间时不时会踩掉一些碎石块和泥土。

山下的官道上,几百米远的位置,十几匹马沿着官道快速奔驰。

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披着白色狐裘斗篷,脸上还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

其身后清一色穿着黑色劲装的护卫,连挡在脸上的面具都是黑色。

快速行进中,最前方的男子突然抬手并勒住马绳!随后,十几人全都停下,看着从山上滚下来的小石块。

刷,刷,刷!

几道拔剑声刚出,云珟再一次阻止,并且顺着石块滚落的方向往上看。

此时的路恬正在吭哧吭哧的扒拉铁皮石斛周围的石块和泥巴。

刚刚太后悔没把铲子一起带上了,这颗石斛最少有三年了,根茎粗壮,深深的埋在石缝底下,结实的无法撼动。

路恬看挖的差不多了,一只手扒住一块石头,另一只手拉住石斛,使劲往外拽......

一只手试了试,拉不出来,路恬重心往下,两只手一点点的开始拔......

噗呲~

石斛出来了,路恬也因为突然的轻松没控制好力道,身子开始往后仰。

“呀!妈呀!别掉下去呀!啊!......完蛋了!完了!啊......”

身子往下坠,路恬脑海里都隐约出现路言深受打击的样子了,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流一滴泪。

“嗯?”

一声闷哼后,路恬紧紧闭着眼睛,缓和一下疼的麻木的身体和受惊过度没反应过来的大脑。

没死?!

缓缓睁眼......

“那个,你,谢谢你。”干巴巴的道谢,路恬看着面具下暗如深渊的眼眸,‘咕咚’咽口口水。

云珟面无表情,事实上,也没人能看到他的表情。声音毫无起伏的吐出两个字,“无妨。”

随后就这么看着躺在他胳膊上,没有任何动作的小丫头。

他很想把人扔下去,但是,手臂有点麻。

刚刚本打算绕一下走过去的,就听到这丫头掉落的时候嘴里不停的喊着完蛋了。

他抬头就看到一个掉下来的人,又刚刚好落在他这个方向。

当时,手好像先一步本能的伸出把人接住了。

也因为没有准备,直直接住了一个人,手臂受到大力撞击,让他一时缓不过来。

路恬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身子有些僵硬,看男子没有放下她的意思,右手往云珟脖子上一搂。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