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送马?!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搂住云珟的脖子没别的目的,她而已想借势站起身,接着一直这样。这时候,云珟也缓过劲来,并也没把人扔一直这样,不是放到了马背上。“啊!住口!不准吃我的石斛!你这破马,呃......”说起一半,路恬会觉得不对劲儿,扭头,对上一双沉沉暗自的目光。路恬默默的把石斛拿这时候,云珟也缓过劲来,并没有把人扔下去,而是放在了马背上。。...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16章 送马?!全文阅读

搂住云珟的脖子没别的目的,她只是想借力起身,然后下去。

这时候,云珟也缓过劲来,并没有把人扔下去,而是放在了马背上。

“啊!住嘴!不许吃我的石斛!你这破马,呃......”

说到一半,路恬觉得不对劲,转头,对上一双沉沉暗暗的目光。

路恬默默把石斛拿到怀里,低头,有些心虚的解释,“那个,石斛是药材,很珍贵的。这株石斛说不定能卖十两银子呢,你的马吃的那些都有二十个铜板了。”

这个解释让路恬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人家刚刚救了她一命,她却在这计较着那一点点石斛,太不应该了!

只是,野生石斛这么珍贵的东西,拿来喂马真的太暴殄天物了。

云珟倒是没有生气,十两银子,确实不少。

“下去吧。”

“哦哦,好。”正懊恼自己不该那么小气的路恬不好意思的把胳膊从云珟脖子上拿开。看了看周围没有借力的地方,她又不好意思的拉住云珟一只胳膊,然后缓缓从马身上滑下去。

路恬站到地上,云珟身下的马转头来吃路恬手里的石斛。

路恬躲了一下,而后重新伸出手让马儿吃,“吃吧吃吧,再吃两口就行了,这是药材,每日只能吃一点点,吃多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嘴里说着大方的话,路恬脸上不觉流露出肉疼。

没办法,谁让她是一个穷人。这颗石斛对她来说是银子。

马儿吃了一口石斛,云珟收回眼神,抬手拉马僵......

“等等。”路恬开口,看看不停往她手上凑的马,又看看石斛,最后一咬牙,把石斛递给云珟。

“这位公子,谢谢你救了我。你的马儿喜欢吃,就留给它吧。不过,每日只能吃一点点,别吃太多。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我是被摔懵了才那样的。”

路恬内心提醒着自己,不能小气,不能小气。

小命保住她就知足了,她不想欠人情。野生石斛虽然难求,但是也没有她的命值钱。

云珟面剧下的眉毛微扬,眼神微动,扫了一眼路恬的穿着,“十两银子不要了?”

“银子没了还可以挣嘛。公子救了我,我也没什么可以回报的,就把这个给你的马儿吃吧。”

云珟弯唇,接过,“你刚刚是为了采这株药材掉下来的?”

“嗯!”路恬重重点头。对对对!所以,收下石斛,救命之恩就还完了哈。

云珟看路恬脸上很明显的表情,垂眸遮住眼底划过的一丝笑意,沉默了一下问道,“去哪里?”

路恬眨眨眼,视线又在石斛上停留了一下,而后指了指身后的山,“那里。”

云珟看看山顶,又看看周围,对身后手下使了个手势,而后什么也没说,打马快速离开。

路恬没有看到云珟的手势,奇怪的看了一眼走远的人,往后退了两步,开始发愁怎么回去。

“姑娘。”

“啊?”路恬后退是给这些人让路的,一抬头就看到两个黑衣人停在原地。

“会骑马吗?”

路恬点头,“算会吧。”

前世医院组织去内蒙旅游,她练习过几日。

路恬话落,黑衣男子把手里的马绳递给她,而后一言不发的和另外一个男子骑着一匹马离开了。

路恬明白他的意思之后,十几个人已经走很远了。

“送我的?”路恬喃喃的对着空气问道,而后嘴一列,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嘿嘿,吃小亏,占大便宜,哈哈......”

*

天色黑沉下来,路恬背上满背篓的梨,骑着马往家赶。

还没到村口,就看到一个人影匆匆往这边走。

“哥哥?”

“恬恬!恬恬,是你吗?!”路言的声音带着着急,随后抬脚跑过来。

“哥哥,是我!”

“恬恬,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受伤了吗?咦?这是马?从哪弄的?”

路言扶着路恬下了马,脸上的急色褪去,对眼前的马好奇起来。

“哥哥,在山里遇到了两个迷路的人,我给他们指了路,还给了他们吃的,然后两人说带的东西不够两匹马吃,所以给我一匹。”

她不可能把自己从山壁上掉下来的事情告诉路言,若不然以后别想一个人进山了。

而且,她到现在都不清楚那位公子是直接将马送给她了?还是,只是暂时借给她用一下?

“给你了?什么意思?”路言有些不明白。

“我也不清楚,反正他们留下马匹,没说很清楚就着急的走了。”路恬也一脸疑惑的解释着。

路言接过背篓,又拉着马绳,思索着,“可能是真的没东西喂马,又赶时间,所以便把马儿交给妹妹了。”

“可能吧。”

“那,那两人问妹妹住在什么地方了吗?”

“没有。”

“还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了。”

“哦......”

兄妹两人探索着马儿到底要不要还给人家,两人都没注意,经过的一处破房子里有两个人看到了牵着马走远的兄妹两人。

“松柏,路言他们是不是牵了一匹马过去?”吕佳佳靠在唐松柏身上,拧眉,眼底带着嫉妒。

唐松柏脸色也非常难看,没有说话。

刚刚兄妹两人大声说话传到了这边,所以他们知道那边是路言兄妹俩。

远远的,黑暗中,高高大大的,以及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兄妹俩确实牵着一匹马。

那匹马是从哪里来的?两人偷的吗?若不然怎么会这么晚牵回去?

“松柏,你说他们是在哪偷的马?咱们要不要报官?”吕佳佳恨恨的问道。

“报官?!”唐松柏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对呀。如果真的是马,肯定是他们兄妹偷来的。马儿是什么?那可是富贵人家才有的。就算是一匹病马,也要二三十两银子呢。我可不信路家还有银子买马。”

唐松柏听完,深以为然,“你说得对。不过,不着急报官,咱们先看看路家从哪弄来的马儿。”

若是那匹马真的是偷来的,也不一定非要报官。

去京城就需要马车,如果能把那匹马要过来,他们自己家就可以做车身。

如此,就不需要找村长借银子了。

这边吕佳佳也是个人精,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唐松柏想要做什么。

“松柏,咱俩可说好了,你去京城要带上我才行。我可受不了那个死老太婆了,每日看我那么紧,让我给她儿子守活寡!你不能丢下我。”

“当然不会了,我怎么舍得呢。”

“这还差不多~”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