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三人驾着马车往家走,路恬扭头看了几眼身后。“庆子哥,于家有几个孩子?”林庆看一看了走远,才张口,“我娘说于家总共生过五个孩子,但是,其中四个都早夭了,就大春哥活下去了,并且还成了亲。”“那大春是怎么死的?”路恬记忆中完全也没任何对于家的了解“庆子哥,于家有几个孩子?”。...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20章全文阅读

三人驾着马车往家走,路恬转头看了一眼身后。

“庆子哥,于家有几个孩子?”

林庆看看已经走远,才开口,“我娘说于家一共生过五个孩子,不过,其中四个都夭折了,就大春哥活下来了,而且还成了亲。”

“那大春是怎么死的?”路恬记忆中完全没有任何对于家的了解。

“我娘说是生病,半年前就突然没了。”

“啊?那吕佳佳为什么不回她的娘家?”

看吕佳佳那个样子好像还挺怕于老头的。而且,她和唐松柏混在一起,于老头不可能不知道这事。

既然这样,吕佳佳完全可以回娘家,也完全可以再大大方方找一户人家。

林庆瞥瞥嘴,“那吕佳佳从小就无父无母,一直跟着她叔叔婶婶长大。自从吕佳佳嫁过来,她娘家就没有人管过她,估计回去了也没好日子过。”

林安接着道,“我娘之前说过,于伯伯和于伯母也不愿意放人。还说什么免得大春哥孤单之类的。”

路恬听到这里,眼帘微动,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了。

总之,吕佳佳以后生死都是于家的媳妇。

只是,“于家怎么不把吕佳佳看好?”

让她和唐松柏不清不楚的,对死去的大春也不公平。

林庆摇头,跟个大人似的叹口气,“于伯母眼睛哭瞎了,于伯伯什么活都要干,还要顾着于伯母,根本没那个精力一直看着吕佳佳。”

路恬听到这里,心里觉得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刚好三人也到了家门口,路恬便直接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那吕佳佳怎么样她都不关心,问这些就是纯粹的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

林庆兄弟俩帮着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路恬也顺便看了一下碎掉的瓷罐。

包掌柜多给了十个,碎掉的一共有六个,没有那么严重。

路言知道路恬打算做秋梨膏,看到这一堆东西,也不多问,直接帮着收拾。

下午半天时间,兄妹两个把所有瓷罐清洗干净晾起来。

第二日开始做秋梨膏。

路言帮着削皮,把梨切成小块。

路恬则是把梨捣碎成汁,之后把银耳泡开,再把银耳切碎备用。

差不多的量之后,直接把梨汁放在锅里熬。这中间加一些切碎的银耳和蔗糖,一直熬到梨汁粘稠,变成焦黄色的膏状就可以了。

步骤很简单,就是需要足够的耐心。

路言看着锅里冒着热气的成品,再闻着空气中的香甜味,自己拿了个碗放在灶台上。

“我尝尝。”

“好,哥哥不能吃太多,这个很甜,尝一下味道就可以,回头我们留几罐。”

“嗯。”

路言端着碗坐在旁边吃,路恬继续忙活。

除去吃饭的时间,兄妹两人一直在做秋梨膏,一天时间做出八十多罐,摘回来的秋梨才刚用了不到三分之一。

“我们今日就做这些,哥哥,我明日把做好的送去药房卖,到时候再买些罐子回来。下一次去就等变蛋好了一起带过去。”

“可以,这些都听你的。”

两人把做出来的秋梨膏封好口,又收拾的差不多,那边林安过来问明日去不去县城,他们又挖了不少干姜。

路恬跟他们约定好第二日一早一起去。

*

翌日,仁兴药房门口,先是很顺利的把林家的干姜卖掉,之后路恬拿了几罐秋梨膏给包掌柜尝尝。

“生津润肺,清心止咳,比较适合老人和孩子吃,也没什么副作用,包掌柜觉得一罐可以卖多少?”

路恬之前没想过价格,对于这个时代的市场她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想问问包掌柜的意见。

和包掌柜接触过很多次,她也算了解了一些,至少包掌柜不会坑她。

“里面放了白燕窝和蔗糖?”包掌柜尝了一小口之后问道。

“是。”

“嗯,味道不错,入口即化,还有止咳的功效。”包掌柜沉吟了一下,“这样吧,二十文一罐,我全收,如何?你后面做的也全都给我。”

“二十文?”路恬心里开始算账。

这里有八十多罐,二十文能卖一千六百多文,一下子就回本了,绝对可以的。

她对这个价格还是比较满意的,就是不知道包掌柜打算往外卖多少。

“丫头,考虑的怎么样?你若是同意,咱们就敲定这件事。至于后面我能卖出多少,那就是我们药房的事。”

“行!这个价格比我预期的要好一些,我很满足了。”

包掌柜闻言,捋着胡子笑笑,“你这丫头也爽快,后面你需要多少瓷罐,我送你了,如何?”

“真的呀?可能还需要三百个左右,您若是都能给我,那我就晚几日做好了一块送来。”

“可以。”

包掌柜带着人把车上八十多罐秋梨膏全都拿下来,之后给了路恬一两半银锭子和一百多个铜板。

药铺的伙计又帮着装了三百个小瓷罐,三人便赶在中午前回了村子。

接下来几日,路恬就忙着做秋梨膏,路言帮着做比较吃力的活,空闲下来就看看书。

用了三日时间把所有的秋梨膏做出来,一共做了二百八十三罐,路恬留下二十三罐,剩下的二百六十罐卖出去。

这些秋梨膏,去掉七百个铜板的成本,能挣六千一百多个铜板,也就是六两多。

十天的时间挣这些,路恬非常满意。只是,再晚几日就到严寒的天气了,就算上山也绝对找不到秋梨了。

虽然她还会做枇杷膏之类的,但那些水果都不在这个季节成熟。

如今她最期待的就是变蛋能不能成功。

又等了两日,变蛋腌制的第八日,路恬拿出了一个打开。

“黄色透明的?”路言好奇的看着。

他很清楚的知道当时放进去的都是生鸡蛋,没想到裹上生石灰之后竟然可以变成这样。

“可以了,非常好,我们拿几个蒸一下尝尝看。”

其实也可以直接切开拌了吃,不过,路恬的习惯是蒸一下。

路言不懂这些,自然应下。

这日晚饭,桌子上就多了一道凉拌皮蛋。

“哥哥,你先盛饭,我把这一份送给常婶他们尝尝。”

“好。”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