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再遇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小姑娘,你叫我什么?”男子闪着绿豆大的星星眼,一脸终于等到找到了知己的期待模样。路恬嘴角不自觉抽了抽,望着皮肤煞白,大嘴,塌鼻,努力瞪大绿豆眼的男子,很想丢下东西先跑为敬。她活了两世,第一次见长相这般,滑稽可笑的人。但是,她对金钱的渴求让她突然停住了脚路恬嘴角不自觉抽了抽,看着皮肤煞白,大嘴,塌鼻,努力瞪大绿豆眼的男子,很想扔下东西先跑为敬。。...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22章 再遇全文阅读

“小姑娘,你叫我什么?”男子闪着绿豆大的星星眼,一脸终于找到知己的期待模样。

路恬嘴角不自觉抽了抽,看着皮肤煞白,大嘴,塌鼻,努力瞪大绿豆眼的男子,很想扔下东西先跑为敬。

她活了两世,第一次见长相这般,滑稽的人。

不过,她对金钱的渴望让她停住了脚步。谁让这个男子身上穿的金光闪闪,各种金银玉器差点晃瞎她的眼。

“呵呵,咳~”

路恬清了清嗓子,“那个,公子,要不要尝尝看......”

“你再叫一遍!”男子很激动的上前一步。

路恬看此,后退,“那个,公子有什么问题吗?”

男子摇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说完,激动的哈哈笑了几声,“小姑娘,你的眼光太好了!只有你叫我公子,他们见了我都躲着我!小姑娘,你说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我绝对义不容辞!”

路恬看着男子不能自己的激动,默默往后挪了挪,额头不自觉开始冒汗。

她如果刚刚看清楚这个男子的正面,她也会直接绕开。

都怪她这贪财的心啊!看人家穿的华丽就乱叫。

不过,都已经让自己为难了,咬着牙,继续吧。

路恬努力扯出笑脸,“公子,可以尝尝我手里这道菜吗?不瞒您说,这是我自己做的,想卖给望澜酒楼。”

“啊?菜?这是什么菜?”

“公子不如尝尝看?”路恬尽量忽视眼前这张奇特的脸,说着话,把盘子往前推了推。

男子绿豆大的眼睛转了转,抬手用竹签扎起一块变蛋放到口中。

咀嚼几下后,在路恬隐隐期待的眼神下,眼睛瞬间放光。

“好吃!这个味道太特别了!你放心,老关肯定会买的!我马上就跟他说。”

啊?路恬眨眨眼,这么,简单吗?!

男子话落,又动手扎了一块变蛋,然后对酒楼门口的一个伙计招手,“小六子,叫你们掌柜......”

哒哒哒......

一串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男子的话。

路恬下意识往传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正午的暖阳下,阳光照在骑马之人脸上银色的面具上。

身材高大的男子笔挺的坐在马背上,一身黑色劲装,白色披风。

还有从身边经过时,那匹马往她这边看了一眼,以及一道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路恬嘴巴微张,眼帘轻颤了一下。

在十几匹马跑过去的瞬间,路恬把手里的盘子往刚到的小六子手里一塞,抬腿追上。

“庆子哥先等一下。”

丢下这句话,路恬看着那边已经从望澜酒楼后面的胡同拐进去的十几匹马,快速的跟上去。

本以为跟上去也不一定能看到人,因为他们的马太快了。

没想到她气喘吁吁的停在胡同口时,十几匹马和两个黑衣人正站在望澜酒楼的后门准备进去。

“等等。”路恬怕来不及,先出声,再继续跑近,“你们住在这里吗?呼~”

路恬喘着粗气问着,“我能进去看看吗?那个,我是大夫,你们谁受伤了?”

她跟过来是因为他们上次救过她性命,后面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给了她一匹马。

她心里还一直惦记着这事呢,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人,没想到今日竟然遇到了。

闻到血腥味,猜测有人受伤了,身为医生,想看看病人的情况也算是一种本能。

若是别人她可能不会关心,但是这些救过她的人对她来说不一样。

“姑娘,我们没事,你请回吧,主子需要休息。”

路恬听着这冷冷的回绝,再看看黑衣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心里翻白眼。

要不看在那匹马的面子,她才懒得管。

“行!那我就不打扰了。对了,问一下,你们上次留下的马......”

关于马的事情,她心里一直不定,趁现在确定一下对方的想法也好。

“那匹马是主子送你的。”其中一个黑衣人淡淡的说完,转身就要进院子。

“你会医术?”玄恒从里面出来问路恬。

在路恬眼里,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没有任何差别,只淡淡点头,“会。”

“进来吧,我家主子受伤了。看在他上次救了你的份上,帮他处理一下伤口。另外,今日的事情不能跟任何人说。否则......”

玄恒没有说完,但是周身若有似无的杀意让路恬明白后果她承受不了。

路恬下意识拧眉,有些反感这种威胁。她又不是八婆,自然不会到处说这样的事情。

再说了,他们这些人一看就非富即贵,和她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就算说给那些村里的叔叔婶婶听,估计人家也以为她在吹牛。

更何况,她会医术的事情还真不能乱说。

“带我进去吧。”路恬没有说什么保证的话,也没有这个必要。

玄恒没再多说,转身在前面带路。

没办法,如今只能冒险用这个小丫头了,他们中唯一一个会医术的玄开现在还赶不过来。

若是去找县城那些大夫,二皇子手底下的仁兴药房就在这附近,可以说县城大部分大夫都和药房的掌柜有交情。

如此的话,这家酒楼说不定就暴露了。

所以,现在也只有相信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了。

*

同一时间,仁兴药房的后院也迎来了一群黑衣人。

包掌柜赶紧下令让人把县城所有大夫请过来。

“主子,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黑色斗篷下的男子气息不稳,躺在软榻上,有些恼,有些怒,又有些不甘,“这次又遇到渊公子了,他一个江湖人抢铁矿做什么?!”

包掌柜躬身,不知道该说什么。

渊公子,好像是几年前出现的杀手组织头目,习惯带着银色面具,武功卓绝!到现在为止都没人知道这个渊公子长什么样子。

好几次与主子碰上,主子就未从他手里占过便宜,这次更是受伤严重。

“主子这次受伤,还是多休息一段时间再回去吧,免得皇后娘娘知道了跟着担忧。”

“嗯,你下去准备吧。”

“是。”

*

路恬跟着玄恒去了后面一个院子,进门,带着面具的云珟正斜躺在炉边的软椅上。

“主子。”

“公子,你伤哪里了?”

玄恒和路恬的声音同时响起,云珟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路恬在,眼底情绪也没有丝毫波动。

“嗯。”

“把脉吧。”玄恒上前几步站在云珟身侧。

路恬闻言,摸摸鼻子,有些不自在的道,“那个啥,我不会把脉。你就说哪里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她是急诊科大夫,又不是中医!

虽然上一世他们急诊科去过老中医教学。但是,她这个忙的团团转的人哪有心思学什么把脉,到现在连把脉的皮毛都不懂。

“你不会把脉?”玄恒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云珟也不由多看了路恬几眼。

上次救下这个丫头是无意而为,随手送马是因为一时心情不错。

当时看路恬对那株药材那般在意,最后竟能把药材拿给他喂马。他觉得这种纯粹的心思很难得。

“我确实不会把脉。不过,公子应该是受了外伤,帮你包扎伤口之类的我绝对没问题。若是还有别的症状,你仔细说一下感觉,我也能判断出来。”

在现代靠机器,在古代最主要的就是望闻问切。再根据她多年的经验和扎实的学习基础,一般的病应该都能确定。

至于怎么治疗嘛~

她现在不是正在抽空研究古代的草药吗?!

玄恒觉得不靠谱,也不敢冒险,正要拒绝......

这边云珟已经站起身,开始解衣服扣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