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滚出村子!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松岩!松岩!你哪里疼?你睁开眼睛眼看一看娘,松岩!”“快睁开眼啊!啊!我的孩子呀!......”于氏把唐加大力度染血的衣服埋在后院,正准备好出门时去看一看自己大儿子那边怎么样,转脚就看见被放到两块木板上抬回去的人。于氏丢下手里的锄头,一路小跑着跟随进了堂屋,摸于氏扔下手里的锄头,小跑着跟着进了堂屋,摸到自己儿子的时候只觉得冰凉一片,心下大骇,又惊又急,根本顾不得许多,当下开始哭喊。。...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30章 滚出村子!全文阅读

“松岩!松岩!你哪里疼?你睁开眼看看娘,松岩!”

“快睁眼啊!啊!我的孩子呀!......”

于氏把唐大力染血的衣服埋在后院,正准备出门去看看自己大儿子那边怎么样,转脚就看到被放在一块木板上抬回来的人。

于氏扔下手里的锄头,小跑着跟着进了堂屋,摸到自己儿子的时候只觉得冰凉一片,心下大骇,又惊又急,根本顾不得许多,当下开始哭喊。

“松柏,松柏,快去请大夫,去前面村把大夫请来,你哥哥他要不行了,快去!”

唐松柏被交代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准出他那屋,还说今日这些事都跟他没关系,要不然他别想去京城参加科举。

心里带着这些顾忌,唐松柏听到喊声也没任何动静,依然躺在床上闭着眼假装睡觉。

而那边的唐老三,后背的伤刚包好,现在还疼的发抖,根本不打算多动弹。

唐老大和唐老二这个时候有些不想管,他们怕村里人觉得他们也参与了这事。

不过,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侄子去死。

“老二,你带松海去请大夫,这边有我。”

“好。”

村里几十个送唐松岩回来的人没有走,站在院子里看着,那边村长也带着村里几个长者一起来了唐家。

唐老二看此,脸色微变,也不多说,赶着家里的驴车就去找大夫。

而于氏抹着眼泪,看着大儿子一动不动,吓的声音都变了调,“松岩啊,你可不能有事,松岩......”

看看叫了半天都没动静的二儿子,于氏心里顿时拔凉一片。

她知道自己家男人和大儿子要出去偷马的事,做这些主要就是为了让松柏去参加科举。

本来她不想让他们父子去的,但是,她说的话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现在好了!当家的伤了,松岩连眼睛都睁不开,小儿子管都不管!

“老天爷呀,你怎么这么不开眼!你快收了那个害人的妖女吧,她这是被河妖附了身,要不然怎么会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啊!”

于氏泪眼模糊的转头,看着村长和几个站在门口的长辈,跪着朝他们去,磕头。

“村长,二爷,五爷,你们可得给我们家松岩作主呀!路恬她肯定是个妖女,她是个祸害呀!以前她连门都不出,说话都不会大声。自从跳了河,她就变了,她肯定不是人,村长,您快请人除了那个祸害为咱们村......”

“于氏!你不要在这胡说八道!恬恬变成这样还不是被你家那个好儿子害的!你们家儿子逼的人家跳河,现在还不要脸的去偷人家东西,你现在还抹黑恬恬,你才是老妖婆!”

林庆是常婶交代跟过来的,常婶让他看看唐松岩的情况,她担心这边严重了对恬恬两个不好。

“林庆!你被那个狐狸精迷昏头了吧?你们兄弟两个最近跟那个妖女走的那么近,是得了什么不能说的好处吧?!我就知道她是个不要脸的,幸好我家松柏不娶她了!我呸!”

于氏满脸恶意的扯着嗓门骂,净说那些让林庆下不来台的话。

林庆被气的脸都红了,却不会像于氏那样出口说脏话,“你,于氏你胡说!恬恬就是带着我们挣银子,我们根本......”

“呸!挣什么银子?!挣得不干净的银子吧?”于氏把林庆看成和路恬一伙的,字字都在极尽的侮辱他们。

“你们家才挣不干净的银子,你们家都是小偷,你儿子是个小偷。恬恬心好,没报官,要不然你儿子肯定被抓进去了!”

“你才被抓进去呢,你......”

“够了!于氏,你真想让你儿子去蹲大狱吗?!林庆说的是真的,要不是本村长跟路恬兄妹说好了,他们天一亮就去报官,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儿子!”

“你们去偷东西被逮个正着,抓进去也是应该的!再闹腾,本村长就不管你家的事了,让他们直接去找县令老爷!”

村长沉着脸,气怒着道。

他自然不会相信于氏的胡说八道。村里那个河淹死过好几个人,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河妖。

再说了,路恬被逼的都想死了,现在想开了,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

以前的路家就挺神秘,那路士杰还会些功夫,他的女儿会打架也不奇怪。

至于妖女。

路恬要是真会妖术,唐家人早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了,哪还容他们三番五次的找麻烦。

于氏听着村长的怒喝,瞬间闭上嘴,心里也反应过来林庆说的确实有理。若是真的去找了官老爷,松岩肯定要进大牢。

那边唐老大和唐老三原本想让于氏去闹腾的心思也在村长说完这些话之后暂时消停下去。

村长扫了一圈,冷哼,抬手请几位长者和自己一起坐下。

几位长者没开口说话,村长看向唐老三质问,“你知道今日这件事吗?”

唐老三不敢有大动作,生怕牵扯到身上的伤口,“村长,还真不知道。是松岩这个孩子糊涂,没想到他能干出这样的事。村长,松岩肯定不是真的想偷马,估计是上次被路恬那丫头打了,面子上挂不住,只是想把马藏起来,出口气而已。”

唐老三直接把所有事情推给唐松岩。

于氏听的直瞪眼,却也不敢揭穿唐老三,只坐在地上拉着唐松岩哭。

而林庆则是冷哼,想说唐老三也去了,恬恬说了,是他们父子俩。

不过,当时只逮到唐松岩,说了他也不会承认。

村长和几位长者很显然不相信唐老三的话。若是出口气,何至于带着斧子去。

“唐老三,不管这事你知不知道,本村长跟你说清楚!那匹马若是没事,一切都好说。到时候你们赔路家一两银子,这事就到此为止!若是......”

“什么?!一两银子!不可能!”于氏听到这里,想也不想的反驳,眼睛瞬间瞪圆,告状,“村长,你被路家那两个野种骗了,松岩只是给那匹马吸了点蒙汗药,什么都没......”

“闭嘴!”唐老三火冒三丈的呵斥于氏。

蠢货!

于氏被这么一吼,瞬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后知后觉的冒出一身冷汗,眼神发虚的低头。

“哼!唐老三!你行!”村长和几位长者失望的看着几人,站起身。

“用了蒙汗药,没把马偷走就用斧子砍,想杀了那匹马!对不对?!”

村长这话是问话,也是肯定,说完之后接着道。

“唐老三,本村长丑话先说在前面。若是那马没事,这银子你赔了,什么事没有。若是那匹马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路家兄妹报官,你唐家就给我滚出大河村!”

后面几个老者点头,“不错,我们几个过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的,唐老三,你看着办吧。”

“确实。不要等马的主人回来再连累到我们。”

“是,我们这个村子不留惹是生非之人!”

“......”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