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提醒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嫂子怎么还站出来了?快坐定,坐好了,咱们这立刻就就走了。”“对呀,坐好。”“......”几个妇人拉着于氏再次坐定,望着路恬的马车迅速从身边走远。她们现在的但是明白路恬的很厉害了,这大过春节的但是别惹上那丫头了。人家现在的像是有什么生意,手里有“对呀,坐好。”。...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32章 提醒全文阅读

“嫂子怎么还站起来了?快坐下,坐好了,咱们这马上就开始走了。”

“对呀,坐好。”

“......”

几个妇人拉着于氏重新坐下,看着路恬的马车快速从身边走远。

她们现在可是知道路恬的厉害了,这大过年的还是别招惹那丫头了。

人家现在好像有什么生意,手里有银子,可不是以前能比的。

至于拉住于氏,也是因为想省点租车的铜板好多买些东西。

“于氏最近到处找人给松岩那孩子说媳妇呢。”

坐在后面的常婶说了这么一句,路恬转头,“找人伺候唐松岩?”

常婶点头,“可不是。不过,估计有些难。经过这么一闹,谁都知道他们唐家做的那档子事,再不喜欢闺女的人家也不愿意往他们家送。”

“确实。”

常婶脸上有些犹豫,还是开口说了,“也不止这个原因,恬丫头,我跟你说了也是提个醒,以后见了他们家人就尽量避开点。”

路恬见常婶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倒是好奇了,“什么事?”

“这,就是这几天村里传的,我也不知道真假。说前几天于氏回娘家想让她表哥家的侄女嫁过来照顾松岩。那边自然不愿意,然后两边就都急了。后来于氏的表哥好像说漏嘴了,说一个爹的怎么嫁?”

“啊?什么意思?”常婶说的有些含糊,可能觉得她还太小,说的太直白了不好。

“就是,松岩可能不姓唐。”

“不是吧?”路恬忍不住瞪眼,惊讶自己的神机妙算。

她之前故意骂于氏,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那于氏和她表哥......

“常婶,这事咱们村怎么会有人知道?”那于氏的娘家好像离这挺远的。

“刘家媳妇和于氏娘家同村的,她回去的时候人家那边都传开了,这事自然也传回来了。”

路恬摸摸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吧。”

常婶给路恬整理了一下披在身上的厚衣服,“恬丫头你以后见了他们家的人躲远点,别觉得自己会打架就不注意。万一那唐家人有个什么算计,真的做出伤了你的事,那你这辈子可就完了。”

路恬眨眼,表示明白的点头。

她理解常婶话中的深意。

于氏自己能那般不检点,现在又对她恨急,难保不会做出没有下限的事情毁了她。

*

县城的集市热闹非凡,两人一起逛了一个多时辰把需要的东西都买了。

马车速度比较快,赶在午时之前回到家。

路恬刚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劲,堂屋里有女人的声音,还有哥哥生气赶人的声音。

“姑娘还请自重!我并不认识你。”

“我都说了我堂姐是吕佳佳。她说了,你还没有成亲,家里有匹马,是个读书人,长的好看,又有银子。”

女子的声音带着捡到宝一般的兴奋。

“这位姑娘赶紧从我家离开,否则我便报官了。”

“报官做什么?人家是女子,我才是吃亏的那个好不好?”

故作娇滴的声音从外面听着就让人觉得做作。

路恬和常婶对视一眼,故意弄出大些的动静,“追风慢点,别撞到门喽,撞坏常婶家的板车咱可赔不起呦。”

“你这丫头,不让你赔。”

“哎呀哎呀,常婶最好了,我马上把东西搬下来哈。”

“不急不急......”

“哎呀,言哥哥,你弄疼人家了~”

这声音传出的同时,路言也臊红着脸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更是看到救星一般的往路恬这边跑来。

路恬则是惊讶的看看路言,再看看房间,故意很夸张的大声问:“哥哥,你在家招女支怎么不提前给我打声招呼?我和常婶可以在县城吃完饭再回来呀。”

“恬恬,别乱说,我没......”

常婶也拉了一下路恬的胳膊,“你这丫头。”

“你说谁是女支?!”

屋里的女子终于露面,穿着一身崭新的粉色袄裙,脸上带着娇气,长相一般般,脸上的胭脂厚厚一层,说话间恨不得都能掉下来。

路恬看到人,蹙眉,“你不是的话?怎么在我家?”

吕娇娇瞪大眼,很显然的生气,抬手指向路言,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他欺负了我,他要娶我。”

路恬扯了一下嘴角,脸上溢出冷笑,转头看路言,“哥哥,你这眼光......”

“恬恬别听她瞎说,我什么都没做。”

“真的?”路恬拍拍小心脏。

路言脸色严肃,“自然,你还不了解我吗?”

路恬听言,点头,“确实。若是哥哥看上这样的货色,我宁愿哥哥娶个男人回来给我当嫂子。”

“你,你说我还不如男人?!”吕娇娇被气的脸色通红,怒瞪着路恬。

路恬脸色瞬间一冷,懒的再跟她废话,“这里是我家,现在我请你马上出去!你若是不走,我立刻报官说你擅闯民宅!到时候可别怪我把你送去大牢!”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出去打听打听,有什么是我路恬不敢干的!”

也许是路恬气势真的吓人,也许是吕娇娇觉得家里有人她也做不成什么,于是一甩手,撂了句‘等着瞧’就跑走了。

路恬看着人出门,转身,正对着路言,两只手抬起,分别捏住路言的脸,咬着牙,恶狠狠的道,“我都说了让你把门关上,你又忘!”

路言挤着眼睛,身子微微往下低,嘴里认着错,“我看书就忘了,以后一定关好。”

路恬轻轻瞪眼,手上也同时松开,“哼,以后就把你锁在家里。赶紧搬东西,然后帮常婶把车送回去。”

“好好,都听你的。”

常婶看着感情要好的兄妹两个,跟着一笑。

至于那个头一次见的女子,刚刚提到了吕佳佳,就说明这件事是吕佳佳搞出来的。

吕佳佳和唐松柏的关系没有故意瞒着人,今日这事是不是唐家有意为之还真说不准。

只是一件小事,他们也没必要非揪着不放,免得再和谁生了嫌隙,显得路家兄妹两个是惹事精。

只是,他们不在意这件事,却不代表设计这件事的人会善罢甘休。

三人刚把东西收拾好,常婶也准备回去了,大门外呼啦啦传来一堆脚步声,还有吕佳佳离的老远就传进来的声音。

“路言,你把娇娇怎么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