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路恬,你能不能帮帮我?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路恬眼睛微眯,看了看路言,低下头沉吟片刻。路言则是拧眉,脸上很较为明显的被染烦燥。而常婶则是带着腻烦的看向大门,那吕佳佳自己不好好的过日子,也不给别人安分。门口,吕佳佳带着一个长相尖酸刻薄的妇人和两个十七八岁的汉子一同会出现。看见路家的大门开着,吕佳佳很奇怪了路言则是拧眉,脸上很明显的染上烦躁。。...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33章 路恬,你能不能帮帮我?全文阅读

路恬眼睛微眯,看了看路言,低头沉吟。

路言则是拧眉,脸上很明显的染上烦躁。

而常婶则是带着厌烦的看向大门,那吕佳佳自己不好好过日子,也不让别人安生。

门口,吕佳佳带着一个长相刻薄的妇人和两个十七八岁的汉子一起出现。

看到路家的大门开着,吕佳佳奇怪了一下,再往前走几步,看到院子里的马车,心里‘咯噔’一下。

“你,你怎么会在家?!”吕佳佳下意识问出口。

她前几日明明都打听好了,路恬今日会和常氏一起去县城。

一大早她就赶紧去叫了婶婶一家过来,说了情况,让堂妹过来。

堂妹之前嫁过一次人,再加上为人有那么一些尖酸刻薄,不好找婆家,婶婶一直在头疼这件事。

她现在在大河村是真的活不下去了,所以,要想办法讨好婶婶,回去生活或者再让婶婶帮着找个差不多的人家。

至于厉害的路恬,只要堂妹成了她的嫂子,路恬也不能太过份!

她把一切都想好了,也趁着路恬不在家才把人叫来,如今是什么情况?娇娇呢?

路恬听到这话,脸上讽刺明显,“吕佳佳,你这话问的真好笑,我为什么不能在我自己家?”

吕佳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扯着嘴角笑的勉强,“不是,我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见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来过,穿着粉色的袄裙。她对这边不熟悉,我怕她不小心进了你家。”

路恬双手抱臂,直直看着吕佳佳,语气带着凉意,“是吗?但是你刚刚没进门就让我哥哥把人交出来,看那样子就好像你知道那个‘小姑娘’来了我家?”

“吕佳佳,那小姑娘都十六七岁了,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迷路了会随便进人家院子,是吗?”

路恬声调上扬,带着质问。

吕佳佳眼皮一跳,张嘴,无话可说。

“你给我死过来!”长相刻薄的妇人扫了一眼院子,转头对吕佳佳喊了一句,没有任何顾忌。

妇人转身走,吕佳佳面皮发紧,根本没心思再停留,硬着头皮跟上。

路恬看着,眼帘微垂,转头看常婶,“那个是吕佳佳的婶婶吗?”

“八成是,以前没来过。这次过来估计是把主意打到你哥哥身上了,你们两个注意点,平常出门都把门锁上。”

吕佳佳都带着人过来了,显然是想‘捉奸在床’,逼着路言认下这桩事。

路恬拧眉,“吕佳佳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管。但是,她想利用我哥哥达成自己的目的,我一定要让她尝尝哭都哭不出来的滋味。”

“恬恬,快过年了,别多事。他们没占到便宜,你们防备着些,只要不出什么事,就别管她。”

常婶这么说也是为了兄妹两人好。他们之前和唐家闹了好几次矛盾,已经惹的村里不少闲言碎语。

要是再和吕佳佳那边生出些什么事,也显得兄妹俩不是什么好的。

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平平顺顺的过年比什么都好。

“可是......”路恬心里有些咽不下这口气。虽然哥哥没吃什么亏,但是,不能让人觉得他们可以不计较任何事。

尤其,吕佳佳这次是打哥哥的主意,让她心里有些恼火。

刚刚让吕娇娇离开,她想着,只要他们不再继续,这事也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不过,吕佳佳那句质问的话和吕家那架势又把她的火气点起来了。

“别可是了,恬恬,你听婶子的。那吕家又不住大河村,就算来也就这一次,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时候过来呢。你们俩多注意点,别让他们再钻了空子。他们若是真的没完没了,你放心,我帮你出面。”

“哎~行,听婶子的,今日这事就算了。”

“对。”

这边路恬放弃找吕佳佳的麻烦,然而,大年初一,吕佳佳自己却出了事。

“怀孕了?!唐家的种?!”路恬除了惊讶再没别的情绪。

对她来说,吕佳佳就算不是仇人也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人,她更没有怜悯吕佳佳的心情。

除了不会幸灾乐祸,外加不会去刻意打听什么,她内心完全没有任何波动。

只是,她事不关己的该怎么忙活便怎么忙活,却偏偏有人不想让她平静。

大年初三,路恬本想准备些东西去县城给药房和酒楼的两个掌柜送些东西拜个年。

她这边正准备去常婶家借板车,一出门,吕佳佳红着眼站在门口,看样子好像是站了好一会儿了。

“嗯?有事?”路恬没什么情绪的问,连大门都没出。

“路恬,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不能!”路恬干脆又冷漠。

吕佳佳没想到路恬会这么直接,或者说,她心里不希望得到这样的回答。

“难道你要让我这个孕妇给你跪下吗?”吕佳佳说着话,眼泪缓缓流下来。

话是可怜巴巴的说,但是话中意思带着十足的威胁。

路恬挑眉,无所谓的道,“你想跪便跪,关我什么事?”

吕佳佳真的搞不清楚状况,难道她路恬还舍不得她跪?

“你,路恬,你可别后悔!”

路恬奇怪的看了吕佳佳一眼,“我有什么后悔的?你怀的又不是我的孩子。”

话音落,路恬根本不在意吕佳佳什么表情,如常的去隔壁常婶家借了板车。

忙忙活活的套好马车,装好东西,吕佳佳还真在门口跪下了。

路恬扫了一眼,淡定的出门,锁门,赶着马车离开,从头到尾都没看吕佳佳几眼。

而吕佳佳看路恬真的赶着马车走远,大门也锁的死死的,也不确定路言在不在家,瞬间气结。

人都走了,她自然不可能再继续傻跪着。

*

县城

路恬刚把车停在药房门口,那边一个眼尖的小斯立刻就进去喊了包掌柜出来。

路恬正在拿东西的时候,包掌柜已经出来了。

“恬丫头,先别忙活了,快来,我问一下,你那边还有秋梨膏吗?我们主子特别喜欢,你若是还有,他愿意花大价钱买。”

“包掌柜,秋梨膏是秋梨做出来的,这个时候就算有秋梨,也做不出那个味道。”

她用的是野生秋梨,普通的梨子也可以做成,但是味道会差很多。

包掌柜失望了一下,不过立刻笑着摇头,“无妨,那就等下年再说。”

路恬笑笑,没有说话。下年应该是没有了。

寒暄了几句,路恬从包掌柜这边买了些软筋散之类的毒药和各种药材。

她现在倒是能做出一些简单的毒药,不过不敢保证效果。

加上现在制作变蛋就很忙,她更想练习一下制作药丸。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