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查案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放人吕娇娇后的五日时间,路恬除了日常制作完成变蛋是试着做各种药丸。她之后没做过,在在现代用的大部分都是西药,因为制作完成出来没那么很容易。即使药丸看上来成形,虽然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但是,这些事情不能够心急,没办法一点点来。除了一件事让路恬耿耿于怀。那就她之前没做过,在现代用的大部分都是西药,所以制作起来没那么容易。。...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39章 查案全文阅读

放走吕娇娇之后的三日时间,路恬除了日常制作变蛋就是试着做各种药丸。

她之前没做过,在现代用的大部分都是西药,所以制作起来没那么容易。

就算药丸看上去成型,但是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不过,这些事情不能着急,只能一点点来。

还有一件事让路恬耿耿于怀。那就是关于吕佳佳。

吕佳佳想要把她送去唐家,现在吕娇娇和沈氏都不管她了,不知道她一个孕妇要怎么对付她?

咚咚咚......

“恬恬,在家不?”

“常婶,我在呢,进来吧。”路恬坐在厨房门口,伸出半个身子应声,看着常婶进门。

常婶挎着一个篮子,进了厨房把篮子放地上,掀开,“这是我家的鸡这段时间下的蛋,有七八十个,给你们做变蛋用。”

路恬看了一眼,摇头,“常婶,你还是拿回去吧,我这是做生意用的,哪能要你家的鸡蛋。”

“怎么不能要?反正是自己家的鸡下的,我攒了这么长时间才攒这些,你别嫌少就行。”

路恬推辞,她肯定不能要,“常婶若是坚持给我,那我就全都制成变蛋,到时候卖了银子给你送去。”

“你这孩子,我可没这个心思。行,那我不给你,我留着自己吃。”

“就是嘛。”

把篮子放到一边,常婶搬了个凳子坐下,看着路恬忙活,叹口气,“上次的事情庆子跟我说了,你最近能不出门就别出去了。”

“嗯,我知道。这几日庆子哥和安子哥每日都在门口劈柴,是不是也怕有人来我家。”

这三日常婶家门口劈柴声不断,林安和林庆还时不时的注意着他们家这边的动静,很明显是担心唐家和吕佳佳做出什么事。

“对呀。安子这两日老跟我说想来你家住一段时间,给你哥哥作伴,也能放心,我正好想问问你哥哥怎么想的。”

“不用,没必要这么小心,他们唐家又不是土匪,若是有什么事我就大喊。”

“也行。”常婶点头,“你俩睡觉别那么死,实在不行我给你们抱一只大狗过来养着,好歹能帮着看个家。”

“养狗就算了。”路恬拒绝,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常婶,我不瞒着您。其实,我和哥哥再有一个多月就打算去京城。这匹马对外说还有人来取,其实那两人是直接把马送给我了。”

“啊?”

“我最近制的变蛋也挣了不少银子,车厢也订好了。现在陆陆续续准备一些路上用的东西。至于这间院子,到时候就交给常婶帮忙看管着。”

常婶听到两人要走,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开口就是阻止。

“恬恬,这一路去京城要走一个多月,中间经过各种地方少不得麻烦,你们兄妹两个还是孩子,就不能晚几年再......”

“常婶,我哥哥要参加科举,我们还要找父母亲。与其留在村子里时时刻刻提防着唐家,我宁愿和哥哥一起去京城。到时候如果我们不回来了,这间院子就直接送给常婶了。你放心,我会让哥哥写个证明给您。”

“这,这......”常婶不知道该说什么。听到两人可能不回来了,心里突然就有一种说不上的心情。

这院子是不错,普通的三间,却是瓦房,比村里很多人家的都好。

不过,她宁愿不要这院子。

自己家老二对恬恬很是不一样,这段时间她也看出来了大概,还想着将来恬恬能嫁过来也是不错。

如今......

安子知道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样。

路恬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常婶也是让他们有个心里准备。

前几日常婶开玩笑的说让她做她儿媳妇,应该是知道安子的心思了。

早点告诉常婶,让常婶有个心里准备,也希望常婶能理解。

至于安子,他们根本不可能。

一个是安子年龄太小,在她眼里就是个小孩。

另外一个就是,她和唐家闹的那么难堪,要是真的嫁给安子,等于给林家拉仇恨。

最后,她会制作变蛋,如今已经引起县令公子的注意,若是嫁到林家,也是给他们找麻烦。

反正,她和林安是绝对不合适的。

至于她想嫁个什么样的人,现在还真没有任何想法。

也许她根本找不到一个能够真正理解她的人,说不定她会孤身终老。

“你这丫头,说的我心里难受了一下。”常婶叹气,“我知道你们早晚要走,就是没想到那么快。”

路言读书那么好,如果不去参加科举就真的可惜了。

只是,路家就剩兄妹俩,去京城需要的银子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她一直觉得最起码要等路言二十三四岁以后。

如今恬恬能挣银子了,早点进京也好。

就是可惜了,可惜恬恬不能嫁到他们家,安子那边......

“常婶,我和哥哥又不是不回来了。若是哥哥考的不好,我们肯定还会回来生活。若是哥哥考得好,我们也会抽时间回来看看。”

“是,你哥哥有学问,将来如果能做官是最好不过的。”常婶说着话站起身,“我看看有啥要准备的,这一路可是要走很远。”

“常婶,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您不用管。”

“哪能不管,我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给你们兄妹俩做几身衣服吧,我回去看看家里有啥好看的料子。”

常婶说着话起身往外走......

“常婶,真不用。还有,这事不要跟别人说。”

“知道,你快忙你的,我谁也不说。”

话音落,常婶已经出了大门。

路恬站起身,看看重新被关上的大门,和常婶没拿走的篮子,嘴角微动。

*

忙活一整日,路恬洗漱好陪着路言看了会儿书就去睡了。

睡到半夜,路恬听到堂屋门被悄悄打开的声音,一个机灵,瞬间翻身起来,拿起放在床头的擀面杖。

上次买的那根擀面杖路恬拿来当防身的武器用了。

“恬恬,你醒了?”

黑暗中传来路言的声音。

“啊?哥哥。是你开的门吗?”

“是,我怕吵醒你才轻轻开门。你醒了就先起来,我听到外面有点动静,不知道什么人吵吵嚷嚷的。”

“好。”路恬这时候也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了,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

穿戴整齐,两人站到院子中,这时候大门也被敲响了,外面是一个陌生男子强势的声音。

“开门,衙门的人,查案!”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