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解决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是乖乖文文的经典作品。作为一名敬业态度的急诊科大夫,路恬终于等到把自己‘熬’死了!一夕再次穿越,竟成了被父母被抛弃的野孩子。但是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但哥哥而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并且,娃娃亲已婚夫还撕破脸皮不认人,打了哥哥,搂着寡妇逼她跳河。TMD!一个二愣子也敢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老虎不火力全开,当她是病猫啊!虐渣男,斗极品,挣银子,上京城。哥哥考试,她赚钱,兄妹齐心把家富。幸福和快乐的小日子刚重新开启,竟找到了了身陷泥潭的亲生父母!什么?!官家小姐!?二皇子求娶?!但是侧妃!确认说的是她?我去!她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当小妾!难为之际,某个不时会出现的冷听这议论声,大概是急诊科又接了落水的病人,她连夜跟了三台手术,实在坚持不下去,再睡会儿吧~。路恬这边还在犯愁县令夫人那边究竟会如何,村里人却传遍了她要嫁到县令府的事情。左右是媒婆打探路恬的时候多说了什么,让大家我以为这事成了。路恬正迟疑是找关掌柜帮着,但是赶快把变蛋做完提前离开了,那边常婶就风风火火的跑来了。“恬恬,你要嫁出去?”“啊大约是媒婆打听路恬的时候多说了什么,让大家以为这事成了。。...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小说-第44章 解决全文阅读

路恬这边还在发愁县令夫人那边到底会如何,村里人却传开了她要嫁到县令府的事情。

大约是媒婆打听路恬的时候多说了什么,让大家以为这事成了。

路恬正在犹豫是找关掌柜帮忙,还是赶紧把变蛋做完提早离开,那边常婶就风风火火的跑来了。

“恬恬,你要嫁人?”

“啊?”

常婶看路恬的样子,原本的着急平缓下来,“外面都在传你要嫁给县令公子了,还说刚刚来了一个媒婆打听你家,代替县令公子来向你提亲。”

“常婶,这事不一定呢。您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媒婆听说了我的名声,又赶紧回去了,估计人家县令家不会要我这样的进门。”

常婶听着,心却没有放下,“恬恬哪里不好?我就是怕那个县令公子配不上你。”

“自然不会。我确实不想进县令府,常婶可别这么说。”路恬摇头表示千万别夸她。

“是,反正你们马上去京城了。若是县令那边真的揪着不放,你就往后拖。”

“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反正不到半个月她就要离开了,县令夫人再着急也不可能半个月时间都不给。

到时候他们直接离开,山高水远,随县令那边什么反应。

“那你就别听外面的人乱传,这件事咱们......”

“路姑娘,你在家吗?”

媒婆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路恬脸色一变,站起身。

“恬恬,是那个媒婆?”

路恬点头,“常婶先坐,我出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常婶起身。

路恬也没拦着,抬脚去开门,视线看向带着笑的媒婆和马车上原封不动的东西,眼底神色微沉。

“路姑娘别误会,县令夫人考虑了一下,觉得路姑娘和县令公子有点不合适。车上这些东西是县令夫人特意交代给送来的,说是感谢姑娘上次救了县令公子。”

媒婆也是个有眼色的,看路恬脸色不好,立刻开口解释。

对于出现在路恬身边的常婶,媒婆只是笑着点点头,估计是已经知道路恬家只有兄妹两个生活。

路恬听完媒婆说的第一句就松了口气。

不过,“礼物就算了吧,我救人只是随手的事情。”

媒婆摇头,“我建议路姑娘还是收下为好。这是县令夫人送来的。你推据了亲事,总不好再推了县令夫人送来的东西。万一夫人觉得路姑娘是不识抬举,再因为这个生气,那就不好了。”

路恬听言,眼帘微动,点头,“也好。多谢您提醒。”

“客气客气,来,路姑娘,我帮忙给您拿进去。”

“好。”

两个箱子上着锁,不知道装的是什么,明面上一共六匹布,路恬送了两匹给媒婆,然后把人送走。

看看手里的钥匙,路恬打开了两个箱子,其中一个里面放着各种包装好的药材。

大概是因为她会医术,县令夫人特意让人准备的。

另外一个箱子里是一些胭脂水粉和首饰。

首饰里面有一个很细的金镯子,但也是纯金的,剩下的都是银器打造,真正的真金白银。

“这县令夫人还真大方。”常婶看着里面的东西感慨。

路恬也深以为然的点头,然后拿起里面唯一一个小匣子,打开。

“银子?”路恬看着两块银锭子,二十两,“这县令是个贪官吧?”

给县令公子娶个姨娘就准备这么丰厚的东西,还真是大手笔。

“还真不是。”常婶看着,“县令夫人的娘家是做生意的,家大业大,有的是银子。在咱们看来很多,在县令夫人眼里恐怕不算什么。”

“原来是这样。”

路恬拿出一锭银子想给常婶,想了想,又放回去。

常婶肯定不会要这些银子,还是等她走的时候再留下吧。

这些东西都算是白得的,更是她不太想收的,给常婶一些也不心疼。

“常婶,这两匹青蓝色布料您拿回去给林叔他们做衣服,还有这些胭脂水粉,我平常也不用,留给我也是浪费。这些首饰您也挑四个,自己留一个,等将来再给你家三个儿媳妇。”

常婶摇头,看着这么一堆东西从头到尾的眼神都是纯正的。

“这么好的料子给我们家那几个干粗活的穿浪费了。胭脂水粉我也用不到,银首饰我更不能要,你快收起来吧。这一路去京城,就算用不到,也能换些银子。”

“银子我可以自己挣,还真不差这点。”路恬坚持,不等常婶挑,直接把两匹布塞她怀里,又挑了四个分量差不多的银首饰,最后把胭脂水粉一包,全都给了常婶,并且把人推出大门。

“你这孩子,我都说了不要,你们留着,恬恬......”

常婶抱着东西,实在拗不过路恬。

“好了,常婶再说,我等下把银子也分你一半,快回去吧,我还要收拾东西。”路恬说着,把大门一关,不让常婶把东西送回来。

“行,收下,收下!今日是拖了恬恬的福。”

常婶抱着东西回家,有村民看到,眼红的瞥嘴。

路恬则是不管外面的传言,简单把东西收拾一下,之后开始研究那一箱药材。

她准备做出一些应急的药丸,万一在路上有个感冒风寒的也不用麻烦的熬药。

还要做出一些防身的药粉之类的,万一遇到坏人,最起码要保证自己和哥哥的安危。

路言知道家里多了这些东西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

“恬恬,咱们要不要给县令夫人回些东西?”

“我觉得不用。当时我救了她儿子,她才送了这些东西过来。而且,一开始还想让我去给她儿子做妾。咱们再有十来日就离开了,没必要和他们来往,人家县令夫人恐怕也看不上咱们送去的东西。”

“说的也是。”路言赞同的点头,而后无奈又温和的看向自己妹妹,“恬恬,下次再有什么事你最起码要跟我商议一下。”

县令夫人让媒婆来提亲的事,恬恬竟然什么都没说。

也怪他看书看的太入神,平常家里偶尔也来人,他基本上不过问,只关着门看书。

“又不是什么大事。如果真的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肯定第一时间就来找哥哥。”

路恬靠着路言撒娇,眼睛微眯。

她现在忙活这些事情一个是为了挣银子,另外一个就是为了这个相依为命的哥哥。

其实,在她心里,父母亲大概找不到了。往后的生活就是兄妹两人互相依靠。

她有时候能够感觉到路言的无能为力和压抑。

她也明白,路言心里一定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才会拼命的读书。

哥哥这样,她看着心疼,却又不好阻止。

好在还有两个多月就到科举的日子了,哥哥再辛苦一下,不管结果如何,都能稍微放松下来。

“恬恬,哥哥保证,过了这段时间,你再也不用辛苦。”

“好,我相信哥哥。”

热门